第十八章 深情处
南湘子2020-02-06 16:492,311

  夜如水,风过微凉。

  明安灏轩听闻卫盏疏那一番冷言冷语后。双眸瞪得如铜陵一般大,眸中暗红充血。脖子上那根青色的大动脉,清晰浮动。一直以来,他都是以沉默或狂傲示人。今夜,竟难得的发了脾气。

  “卫盏疏!你不是仙吗?仙不是无所不能的吗?你倒是拿出一个办法来!”明安灏轩吼道。

  卫盏疏沉默转身,只遗一个萧索的背影与他。他知道,他没办法劝服明安灏轩。他的固执宛若千年寒冰,纵使盛夏炎炎,也无法将其溶解。

  卫盏疏走了。游廊下,只于明安灏轩在原地痛苦咆哮。“砰——”一声巨响,是他的拳头砸到木柱上的声音。当即柱子凹陷成洼,血从他紧拽的拳头里滴落下来。点点红血,宛若他眼中珠泪。

  西窗旁,明珠光辉下。小九一页页轻翻着从密室带出来的一部书。时而手结法印,时而口中念念有词。这是一部修仙法术书,是明安宸汐特意为她选的。只说,她命中有仙缘,应当可以领悟其中精妙。

  于是今夜,她便在明安宸汐的屋子里挑灯夜战了。不是她不愿回去,而是明安宸汐今夜睡得颇不安稳。时时梦呓,整个人宛若陷进了可怕梦魇中。

  “不……”明安宸汐忽然喊起来。

  小九连忙将手中的书本一扔,转身提起裙摆就奔到明安宸汐床边。薄纱帐外,小九跪在明安宸汐床边。她看见,明安宸汐那张白皙的脸上,此时煞白若透明。额头上满布汗珠。

  她连忙伸手拿着帕子为她拭去额头上的汗珠。明安宸汐一颗脑袋开始左摇右晃起来,双手不安的挣扎。口中说着听不清的梦呓。

  小九赶忙摇着她的身子道;“九姑娘,九姑娘,你醒醒,快醒醒!”

  或许是由于这过大的推力,将明安宸汐从梦魇中拖了出来。她一双眼,空洞的望着头顶上的帐帘。单衣被汗水一层层的浸湿。

  小九见她醒过来了,忽的松口气。她一口气没彻底送下来,却见明安宸汐脑袋使劲的晃着,一声声痛苦凄厉的叫声从她口中,蹦出来。

  这一次,不只是小九彻底吓坏了。同时也惊醒了,整个院中侍候的人。丫鬟婆子纷纷从外面涌进来。见着明安宸汐一双手抱着脑袋在床上左翻右腾的。

  于妈连忙指挥着让小九按住她。免得她一会头疼的去撞墙,那一边早已派腿脚麻利的丫鬟去请二爷。

  小九几乎将整个身子压在明安宸汐身上。她不明白,为什么明安宸汐会忽然变成这个样子。明安宸汐只连连喊着痛,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夜明安灏轩根本无法入睡。他一晚上都在游廊里吹风,思虑后续。因此在听闻到明安宸汐屋子里的响动后,不用人来请他,他便纵身提步飞到明安宸汐的屋子里。

  刚踏进明安宸汐寝室的那一刻,明安灏轩心神巨震。“统统给我滚开!”他纵身飞上前,一把将小九拎起来,就往门外丢过去。

  小九被这一拎一丢,弄得脑袋有些混沌。她只感觉风呼呼的从耳边飞过,身边有很多冷眼旁观的人。她都做好了,会被砸出血的准备。身子却蓦地一停。

  鼻翼下一阵冷梅香袭来,她只觉得自己被人一把捞住身子。她慢慢抬头,却见卫盏疏一脸淡漠的搂过她的身子,是他免了她一次砸地之苦。

  小九仰头望着他。她想与他说一声谢谢。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卫盏疏便很快将她扶好。然后一脸漠然的从她身边走过,大步朝着明安宸汐那头走过去。

  卫盏疏只在床边看了看。明安灏轩一双手扶着明安宸汐的肩膀,转头朝着卫盏疏喊道:“救她!我求你!救她!救救我妹妹!”

  卫盏疏一手祭出金针只在明安宸汐脖颈后插下去。很快,还疼痛挣扎不安的明安宸汐身子一软,脑袋耷拉在明安灏轩的肩膀上。这一次终于彻底安静了。睡梦中,明安宸汐仍然睡得不安稳。

  卫盏疏凝眉沉思。他以为明安宸汐回忆起从前的事,还是可以有一段时间的。没想到,却这么快。

  明安灏轩扶着明安宸汐小心翼翼的让她平躺下去。再亲手为她盖上被子。于妈见这里头没什么事情了,是故当即遣散众人离去。房中只遗小九,卫盏疏还有明安灏轩三人停步站于此处。

  明安灏轩一手紧拽松开,而后再紧握着。骨节被捏的吱吱作响。满室寂静,这一夜明安灏轩静坐在明安宸汐床前,他一手握着她的手。

  泪忽然滑落。小九几欲惊呼出声。卫盏疏及时的一把捂着她的嘴,轻轻的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在这个时候。小九连忙点点头,她只是震撼,震撼像明安灏轩那样的人,竟然也会落泪。

  她记得在青灵山上,重伤的他面对南宫绝也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轻佻表情。如今,那样的一个人,竟然半跪在明安宸汐床边,点点泪落。

  明安灏轩握着一手紧握着明安宸汐的手。凤眸微红。那指尖粗粝的大手轻轻贴上明安宸汐的眉眼。这个人,是他的妹妹,他们的身上有着一样的骨血,她跟他冠同一个姓氏。如今,她的生命在慢慢消耗,他却无能为力。强大如他,竟然有一天也会这么无力。

  “你知道什么是最痛苦的吗?宸汐?”明安灏轩声音嘶哑,每说一个字就像在哽咽。

  他说:“最痛苦的事情是,一个强大至极的人,却护不住自己的至亲之人。宸汐,你可知,凡间三十三座宫阙楼宇,最高高不过离恨天,倘若今日,你我阴阳相隔,你又怎么对得起你曾答应母亲的事情。你曾说过,四海八荒要陪我看遍,如今你做到了吗?”

  看着那样的明安灏轩,小九眸子忽然一红,鼻头一酸。眼泪缓缓滑落。她曾在一本书上看过,人间四百四病难,最痛的是牵念。现在说的应该就是明安灏轩了。

  她不忍再看这一幕,默默转身,往外走去。卫盏疏双眸沉静如水,人生一世,有生就有死。草木一秋,春来必然繁盛,秋去难免凋零。对于这一份必然,他找不到一丝一毫伤感的理由。

  是故,他不理解这一份情,也不曾体会这一份痛苦。他沉默转身,缓步离去。只将这个一室,留给他们兄妹二人。

  屋檐下,小九正仰头望着天上一轮残月。现今是月隐西楼,很快就是黎明了。卫盏疏抬步出来,见小九正望着天上那轮圆月,忽然说道:“你也在悲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