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君须知
南湘子2020-02-06 16:492,476

  歌停舞歇,四周静。明安宸汐起身离席而去。小九只得火急火燎的跟在她身后。她不知道,这位一向温柔良善的九姑娘怎么就忽然如此任性离场了。只余身后一众人面面相觑。

  明安府外。两边灯笼高架,盈盈灯火照亮脚下青石板路。明安宸汐一手握着长柄开始慢慢的往里添灯油。小九只提着一盏盛着灯油的莲花盏站在她身后。

  两个人,沉默的走了一路。她们从府门一路点灯添油来到护城河边。河面上,灯火盈盈。那些都是信女们的祈祷。有人说将心愿写到,河灯上。河神看见了,便会使其愿望成真。

  明安宸汐忽的叹口气。

  小九将莲花盏搁到河岸边,自己则席地坐在河阶上,用手撑着下颔望着面前那条波光粼粼的河水。星光晓落,岸边笑语欢声。

  书生才子三三两两集聚起来,或吟诗作对,或把灯游湖。豆蔻女子,掩唇嬉笑怒骂而过,她们的声音很响,一半是喜悦,一半是希望这声音可以引起旁边的人好奇着看过来。

  小九笑望着,人头涌涌的那一端。相较于烂漫喧哗的彼岸,此岸反倒显得宁静了许多。

  明安宸汐沉默的宛若一座雕像。她不说话,小九也不会打破沉寂,她天生就不是那种会妙语连珠的人,她适合安静,安静的等待别人来打破沉寂。

  “今夕何夕,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小九讶异的仰头望着明安宸汐,她的声音如冰水融化后的冷。她问道:“九姑娘,你在思念谁?”

  “思念……”明安宸汐喃喃自语的念道。只微微一颔首,眼角滑落。她在思念谁?忘记了,脑海中那一段模糊的记忆,依稀只记得她与一个说过这几行字。似乎,也是在这样一个河灯飘零的夜晚。

  悠悠护城河上,绝尘箫声响。小九抬头看去,只见灯火盈盈中,那艘小画舫分灯破浪而来。箫声渐响,她举头看去却见端坐在小画舫船头上那个人,三千银丝随风轻扬,长眸微斜。衣襟带风。

  他细长眼眸横斜,掠过河面孤灯落在小九脸上。小九身子莫名的颤了颤,他是——南宫绝。

  吹箫者何人,却是看不清。隐隐约约中,她只见一个白色身影闪过。

  明安宸汐冷声道:“回去吧。”

  说着,便转身离去。小九最后朝着小画舫看一眼,夜色正浓。在那浓稠如黑墨一般的暗夜里,她只看见,一个身影从画舫处弯身钻了出来。

  暗夜中,那人长身玉立,潇洒如风。手中轻转碧玉蓝箫。南宫煜翩然立于船头上。望着那渐走渐远的明安宸汐。薄唇微带三分笑意,戏谑道:“三哥,我似乎还缺个夫人是不是?”

  “过慧易折,情深不寿。她注定不是久命之人,何必选她?”南宫绝只坐在画舫中。声冷如冰。

  “也许是因为,普天之下,只有她一人配的上我。”南宫煜拇指间转动着碧玉蓝箫,道:“只是不知道,这九姑娘的越女词,又是为谁念的呢?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总之不是为你而做的。”

  “那便让我为她和一曲吧。”话落,箫音复响。乐音清冷孤绝,有时候缠绵悱恻的似乎是在恋人身边的耳语。岸边一地芳华女子,纷纷围堵在河岸周围。

  手帕轻摇,花果投掷到画舫上。那里有人喊着:“六公子!六公子!”

  南宫绝双眉微皱,脚步一转。避开一个从岸边砸过来的果子。待站稳后,他冷声道:“这就是你的魅力,南宫煜?”

  他没有回答他。唇边箫音溢出,渐传渐远。岸边路过的外地人,好奇的看着这一岸热情的姑娘,问道:“吹箫者谁?”

  “楚丘公子,南宫煜也。”

  问路人只称了句,善。

  这一夜,护城河上越女扬。这一夜,一首诗篇被街头巷尾传诵。那人说:“今夕何夕,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须知。这是南宫煜的心声,也是南宫煜对明安宸汐的心声。他说,我喜欢你,就是要让你知道。

  灯火掩映,宴终人散。明安府中只余一地狼藉,由着一群丫鬟仆从洒扫收拾。

  明安宸汐穿过院中一排扶苏木,分花佛柳一路往自己院子回时。只转过一个游廊,便看见明安灏轩坐游廊上,身边站着的是卫盏疏。

  小九再见到那二人之后,猛的低下头。心虚一般的躲在明安宸汐身后。

  明安灏轩再看见明安宸汐缓步朝他走来那一刻,眉中似绽开了一束火树银花。他柔声道:“宸汐,你回来了。”

  那语气,仿佛是在关怀一个贪玩而不知回家的孩子。

  明安宸汐朝着他微微颔首,沉默的向卫盏疏行了一个礼。“二哥,你在这作甚?”

  “酒喝多了,被卫尊拉着来这吹吹风,醒醒酒。”明安灏轩慵懒道。

  “如此,便不叨扰二哥雅兴了。”话落,脚步匆匆而去。小九一路沉默紧跟在她身后。

  明安灏轩凝望着明安宸汐身影转过游廊,最后消失不见。他沉声黯哑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连予命术都不可以吗?”

  “予命术,一人只能施展与被施展一次。”卫盏疏声音淡漠。他是无情无忧的修仙人,红尘于他眼中只是纷扰。如果他对这红尘还有半点关系,那便是责任。

  历届逍遥仙尊,守护是他们一生的使命。

  “我真羡慕你。”明安灏轩笑说。眼眸中暗含一丝伤感。“还剩多少时间?”

  “这个重要吗?”卫盏疏问。

  “重要。”明安灏轩声音黯哑。扶苏叶落,月华破碎跌进下屋檐,印在他那张孤冷无奈的脸上。“让我有个提前有个准备。”

  “只剩一年。在这一年里,她会……”卫盏疏忽然沉默,他不知道告诉明安灏轩这件事会不会很残忍。

  明安灏轩见他忽然停顿一番,焦急嚷道:“她会怎样?”

  “那些被你施法除去的记忆,会慢慢重回到她脑海中。这是一个人临死前,对生命的回忆。”凉风拂过,一阵扶苏花落。卫盏疏的声音,清冷的砸进明安灏轩耳中。让他莫名的开始绝望。

  “那些已经被除去一次的记忆,应该再被除去一次。”明安灏轩一双冷眸带着一丝邪冷。他不允许,她重新记起那个人,他也不允许,她再为那个人伤心落泪!

  “你做不到的。任何法术禁咒都不可能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那些发生过的事情,早已存在。你已到了一个无力回天的地步。”卫盏疏的声音很冷。

  冷到只是陈述一个事实,却让明安灏轩手上的青筋一根根冒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