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木樨花
南湘子2020-02-06 16:492,111

  八月冷月微凉,案前木樨花香。冷风拂过,带落木樨点点滑落在地。卫展疏白衣胜雪的衣袖上,沾了一层冷花香。风来时,带来不止是隐隐冷花香,还有若即若离的丝竹声。

  从城外引进来的河水,在院子里成一条活水河。小河面上,和风微醺。扁舟飘于其上,那上面还坐着一群捧着乐器的乐女,随着扁舟时而相聚,时而离散,扁舟上的乐音也会跟着起变化。

  小九一众丫鬟们站在最下游。一手拿着青竹长篱,帮着身边的人,捞客人看上的糕点或是菜品。这夜,明安灏棕在府中办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宴会。

  留音河岸边两端,设桌椅矮榻,由客人分坐两岸。一应食物酒水皆托在莲花掌盘上从上游漂流而下。客人若是看上什么,便可让一旁的仆从们从河中打捞上来,烹煮调和。

  小九正站在下游双目怔怔的望着那河上飘过的食物。她在想那些没有被打捞上来的食物会随着河水去到哪里呢?正当她神游恍惚之际,身边站着的一众仆从,忽然缓缓俯身朝着前来的明安宸汐,齐声道:“九姑娘安好。”

  小九闻声才回过神来,见明安宸汐正一株木樨花树下。木樨花色淡黄优雅,有花瓣落在明安宸汐乌黑的发髻上,宛若贴了一片花钿。

  明安宸汐笑目盈盈的望着小九,伸手朝着她招了招道:“一不留神,你就跑到这来了,是不是嫌弃我不好侍候。所以才溜得这么快?”

  小九想,若是连明安宸汐这样的人都不好侍候的话。那么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好侍候的人了。她想着连忙走到明安宸汐身旁,轻声道:“九姑娘,于妈安排我在下游侍候。”

  “你是我的人,除了我,没有人能让你做别的事情。记着,若是她再让你做什么,你可叫她来跟我说。”明安宸汐一听,秀眉微拧道。

  小九连连称是。之后便跟着明安宸汐,往上游走去。她的视线,时而瞟到,明安宸汐那只被纱布缠缚的手腕上。月华如水,她那受伤的手,隐在长长的袖袍里,掩埋不见。

  小九忽然想起,黄昏时在明安宸汐的屋子里见到卫盏疏再帮着明安宸汐号脉。她轻声问道:“姑娘身子可好?”

  “我这身子,好不了了。”明安宸汐淡淡的说着。没有悲叹,没有哀愁。她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小九连忙劝慰道:“怎么可能好不了,二爷,一定会为姑娘寻医问药的。而且。像姑娘这么好的人,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明安宸汐走在木樨花径上的步子忽然一顿,她问道:“像我这样的人……本就不该活着。”

  最后的声音越来越小。平地里忽然刮起一阵香风,木樨花落。小九忽然觉得有些伤感。小九忽的想起明安宸汐屋子里一层层厚重的帘子。那一层层的帘子,遮住了阳光。明安宸汐,她是见不得阳光的。

  小九一路跟着明安宸汐往上游走去。这一路走来,欢声笑语不断,鸟语花香不绝。留音河上,丝竹声声不绝。而小九此时看到明安宸汐的背影,却觉得那单薄的身影,甚是孤单。

  看着那孤冷清绝的背影,她忽然想起了卫盏疏。他们应该都是同样的人的。纵使身边,红尘喧闹纷纷,可是那喧嚣却不能沾染上他们半分。

  孤独到极致的人,气息是会感染的。

  上游河上,明安宸汐在属于她的席位上落座。小九站在她身后,抬头往旁边看过去。在这一排的女眷旁,坐在明安宸汐上头的还有八位姑娘。小九忽然想起,明安宸汐在家排行行九,人称九姑娘,那上面的那八位估计就是她的姐姐们了。

  对岸坐着的家主明安灏棕,其二就是卫盏疏,之后便是明安灏轩,还有明安灏然。明安府中只有这三位男儿,其余的都是应邀而来的宾客。

  “九妹,这位便是二哥从外头给你带回来的丫头?”隔着明安宸汐不远的明安宸萝,一双杏眸好奇的打量着她身后的小九。小九略微颔首,报之一笑回应。

  明安宸萝一双杏眸亮如璀璨星辰,颊边梨漩深险。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对很多人都是友好。明安宸汐笑道:“是啊,九儿与我有缘。”

  “她叫九儿,你是九妹,你们两个倒是相得益彰。”明安宸萝打趣道。之后似乎想起什么,一脸严肃道:“九妹,我听闻大哥和二哥特意请逍遥仙尊来为你诊治身子,你身子可是不好?”

  “老毛病,不碍事的。”明安宸汐回道。

  两人一言一语间,都是闲话家常。小九颇觉无聊,只将视线搁在对岸那株木樨花上。对岸的卫盏疏忽的抬眼,两人目光在空中相撞。小九愣愣的直视那双冷眸,那人也在看着她。

  千年寒冰脸上,依然没有半丝动容。小九猛地转头,不去看他。只在心里说,不就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吗?有什么好好奇的。

  “素来听闻,明安九女。弹得一手好琵琶,今夜良辰美景,美人在侧。若是得九姑娘一曲琵琶相赠,岂不是锦上添花。”

  小九听着那说话声。便沿着声音扫过去,却见是个公子站在岸边对着主座上的明安灏棕说道。小九低头看了看明安宸汐,却发现,她素手捏起杯盏。微微泯了一口茶水。

  本来正与明安宸汐聊得热火的明安宸萝,听着那公子的声音,却是没忍到明安灏棕说话。只拍案而起,朝着那人怒道:“弹得一曲好琵琶,就需为你演奏吗?你当我家妹妹是什么?琵琶女吗?”

  小九只感到惊讶。这不是一件很小的事吗?为什么引得这位八姑娘明安宸萝这么激动。正当她疑惑不解中,却听闻身旁的明安宸汐压低声音道:“世家大族里的女子,最忌讳的便是被人当舞女,歌女一般登台献艺。”

  小九连声应着哦。怪不得,明安宸萝这么生气。原来是在维护自己的妹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媚舞九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