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风弄2017-07-07 20:165,908

  这天天气稍好,大日头被挡在云后,没有前两天热。

  娉婷刚刚把要洗的衣服洗好,擦擦汗,正打算去晒,陈妈妈进天井来了。

  “小红啊,忙呢?”

  “刚洗好。陈妈妈赶着要吗?昨天的已经干了,我收下来还没叠……”

  “不急。”陈妈妈叫住端起盆子往晾衣竿走去的娉婷,笑着说,“先把衣服放下,有事和你说。”

  于是娉婷放下盆子:“什么事啊?”

  “前两天我衣裳上那两个小口,是你补的?”

  “我见破了一点,找了针线补的。陈妈妈看还过得去吗?”

  陈妈妈啧啧道:“岂止是看得过去,我几乎瞧不出哪有口子了。难为你这么巧的手。”她捧起娉婷的手,叹着看了片刻,抬头道,“小红啊,你有这手功夫怎么不早说?我告诉你,小姐喜事近了,正赶着制衣裳呢。全府上下能使的针线丫头就那么几个,我只怕赶不及。从今天起,你不要干这些粗重活了,到里面做衣服去吧。”她是花小姐的奶娘,说起小姐的婚事比谁都起劲。

  “这……”最近身体已经大好,正打算随时开溜。在外面当粗使丫头还好逃一点,入到里面,恐怕难度就大了。

  “这什么?难道你还只想当个粗使丫头?”陈妈妈拍拍娉婷的手,“就这么办。花管家那里我和他说去。你今天就到里面去,专做女红,其他杂事一律不管。”不等娉婷张口,陈妈妈就高高兴兴地去了。

  娉婷没有办法,只好收拾了东西进内院。

  花府是东林都城中一家有名的商家,专做丝绸生意。花老爷只有一个女儿,婚事自然越隆重越好,光是准备出嫁时的衣裳就指定了四五个擅长女红的丫头。

  从粗使丫头到内院的女红丫头,吃穿用度都好了不少。但娉婷从小在敬安王府里受少爷宠溺,哪里会把这些看在眼里。幸亏她性子喜欢随遇而安,目前生活环境虽然比从前差了许多,也不如何计较。

  不知为何,负责缝制嫁裳的丫头都被安排在花小姐所住的小院的侧屋。

  “多漂亮的绸子,要是我嫁人时能穿上这么一件衣裳,不知有多美。”小屋内,几个丫头各自坐在一角,低头拈针引线。做得乏了,便开口说说话。

  “别瞎想了,你能有这么好的福气?”

  先开口说话的是和娉婷一道被选进内院做女红的若儿,模样娟秀,见紫花笑话她,哼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没这个福气?”

  “好了好了,快点干活吧。”陈妈妈也在屋里低头忙着穿线,猛一抬头,见娉婷静静坐在角落里聚精会神,不禁放下手里的活,悄悄走过去。“哟!这好针线!”

  陈妈妈高声一夸,把娉婷吓了一跳,手里的针几乎扎到自己。

  “好小红啊,你真是手巧。”陈妈妈取过娉婷手上的衣裳,仔细对着光眯起眼睛看上面绣得栩栩如生的彩凤,她在花府管事多年,对刺绣深有研究,忽然疑惑道,“这等手艺,恐怕咱们东林找不出两个呢。哎,我怎么瞧着你这凤凰翅膀不像东林的绣法,倒有点像……”

  娉婷心一跳,笑着将衣裳拿回来继续低头绣:“什么这个绣法那个绣法的,就陈妈妈见识多,我可只管绣得好看就成。”

  她的刺绣在归乐国也算一绝,虽然敬安王府向来不外传她的绣品,但常有与王府来往密切的官宦家慕名托王府中人求一件她的绣品。

  娉婷也是个懒散人,除了为少爷绣一两件贴身之物外就不肯多动手了,结果,竟造成敬安王府娉婷姑娘的绣品千金难求的行情。

  趁陈妈妈不注意,将手中已经绣好的凤凰翅膀全部挑了线重绣。如今身在不测之地,万万不可大意暴露身份。

  好不容易将挑了的凤凰翅膀绣好,刚想歇一歇眼睛。帘子一掀,竟走进一个年轻的美人来,身段苗条,穿着一件淡紫的绣花衣裳,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小巧的鼻头,脖子上戴着一串亮闪闪的珍珠链子。

  陈妈妈一见,连忙站了起来,笑着嚷道:“小姐怎么来了?”

  来的竟然是花小姐。娉婷一直在外面干粗活,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姐。屋里的丫头立即都站了起来。

  “奶娘,你也在?”

  “当然,小姐的嫁衣,我怎能不好好看着进度?你看看这珠片,是我一片一片从……”

  花小姐似乎并不喜欢陈妈妈唠叨,迅速看了喜气洋洋的红绸子一下,眼中掠过一丝厌烦,然后把眼光转到几个负责女红的丫头处,似乎在寻找谁。

  将丫头们一个一个打量过,最后目光落在娉婷处。

  “你,跟我来一下。”花小姐指着娉婷说了一句,也不等娉婷反应,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娉婷惊讶地指指自己,看着陈妈妈。

  “小姐叫你去呢,傻站着干什么?去啊。”陈妈妈轻轻在她肩上一推。

  花小姐找我干什么?不可能是发现我的底细了吧?

  娉婷暗自揣测,掀帘子走了出去。跟着小姐入到小院的主屋,一阵让人舒服的幽香传来。娉婷深深吸了一口,暗道:这花老爷对小姐真不错,这种产自严寒地带的冰香极为珍贵,只有王公贵人才买得起,他竟然买来给女儿用。

  花小姐见娉婷入了屋,对她招手道:“你过来。”

  娉婷走到跟前,花小姐亲自掩了门,扔给她一套衣裳,吩咐道:“你换上。”

  衣裳做工精致,布料质地上乘,一看就知道是花小姐自己的衣裳。

  见娉婷一脸困惑,拿着衣裳思索,花小姐嘴角一翘,露出个狡黠的笑容:“我看了看,只有你的身形最像我。唉,我本来不想另找人的,偏偏冬儿那丫头今天病了,只好临时找个人。”

  “好美!”逼着娉婷换了衣服,花小姐绕着娉婷转一周,似乎挺高兴,眼中连连闪烁,兴奋道,“没想到你的身形真的和我一样,若不看脸,定觉得你是个美人。”她天真烂漫,说话毫无顾忌。

  娉婷微微一笑,也不和她计较。

  “你叫什么名字?”

  “小红。”

  “小红,我要你办一件事。”花小姐神色忽然一变,悄声道,“办好了,我重重赏赐你,办砸了……我就狠狠地罚你。还有,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要是说出去了,我就叫花管家抽你鞭子!”她话虽狠,却说得一点威吓的感觉也没有。

  娉婷不禁觉得好笑,装出畏缩模样:“小姐,我一定不跟人说,一定好好听小姐的话。”

  “嗯,那就对了。你不要怕,我其实不凶的。”花小姐反过来安慰娉婷两句,解释道,“我要你今天陪我去城门外的半山寺上香。等到了寺里,我要你穿着我的衣服,乖乖坐在静思楼里弹琴。对了,你会不会弹琴?”真是冒失,到现在才想起这个至关紧要的问题。

  娉婷见花小姐紧张兮兮地看着自己,轻轻点头:“会一点……”

  “会就好。”花小姐又贴耳吩咐一遍,将关键重要处叮嘱了三四次,最后说,“不要怕,凡事有我。”拍拍自己胸口,又眨眨眼睛,好生可爱。

  娉婷不用问也知道花小姐要去私会情郎。如此大胆又率性的女子,真为她未来的夫家叹气。

  到了中午,轿子和花管家还有随行的家丁已经等在门口。花小姐出身大户人家,受父亲宠爱,可以出门的机会很少,每次出门都是难得的见情郎的日子,自然兴奋又紧张。

  “小红陪着我坐轿子。”来到大门,花小姐携娉婷的手一起上了轿子。她生性娇纵,下的命令通常莫名其妙,忽然硬要一个负责女红的丫头陪她去上香,自然没有人敢置疑。

  娉婷仍穿着自己平日的衣裳,花小姐要她换的衣裳放在随身的包袱里。她从小就在敬安王府里和少爷一起调皮捣蛋什么祸都敢闯,如今见花小姐可爱天真,也起了兴致,免不了全心全意帮她的忙。

  幸亏轿子很大,两个女孩坐着一点也不挤。

  “以前没见过你。”

  娉婷掠掠头发:“我都在外院洗衣服呢,小姐怎么会见到我?”

  “洗衣服?好累的活。”花小姐动动身子,换一边侧坐,取过一块桂花糕送进嘴,又拈起一块问,“你要不要?”

  娉婷也爱甜食。每次有好吃的点心,王爷总命人为娉婷留下一份。此刻一见桂花糕,点头道:“要。”

  花小姐嘻嘻一笑,送到娉婷嘴里。

  桂花糕入口即化,一阵淡淡的桂花香味盘旋在舌尖。

  娉婷当了整整两个月的丫头,哪里能尝到这些细致点心,脸上露出一副陶醉的样子,啧啧道:“真好吃。”

  两人在轿子里说了好些话,渐渐熟络起来。

  不多时,一行人已经出了城门。

  轿子落地,花管家在外面毕恭毕敬道:“小姐,我们到了。”

  花小姐应了一声,携着娉婷出轿。早有庙里的师父迎了上来,将花小姐请入静思楼。看来花家是这寺庙的大施主。

  花管家和家丁、轿夫都不能进静思楼。花小姐和娉婷入到楼内,把门反锁。

  “花管家有时会远远地透过窗子的缝隙看。你穿上我的衣裳,坐在那里弹琴。”花小姐叮嘱道,“记住,琴声不要停太久,听不见琴声,师父们和花管家可能会进来查看的。”

  她一边说,一边匆匆换上一套早已准备好的书生衣裳,然后把脸上的胭脂全抹干净,立即化身为一名俊俏的公子,朝同样换上衣裳的娉婷眨眨眼睛。花小姐动作利落,看来这样的事早做过不止一次。

  “我走了,时间到了自然会回来。”她钻到角落,找到机关,打开一道暗门,得意洋洋道,“这条暗道除了我和他,谁也不知道。”

  娉婷在王府见多了机关暗道,这些东西几乎每座大府邸都会有,丝毫不诧异,见花小姐兴奋的背影消失了,微笑着摇了摇头。

  按照吩咐坐在琴前,手轻轻抚在琴上。

  五指触弦的感觉,让娉婷蓦感亲切。

  她很喜欢弹琴。指在琴弦上挑拨的畅快,简直就像喝下最醇美的酒一样,让人情不自禁地迷醉。

  敬安王府传奇一般的娉婷姑娘,没有多少人见过她的模样,大家却都知道她的智谋,她的刺绣,还有她出众的琴技。

  连大王都羡慕敬安王府有这么一个面面俱能的侍女。

  铮……

  如骤见满桌佳肴,首先尝一口开胃小菜般,娉婷轻轻一挑,发出一声淡淡虚渺的低音。

  沉而不钝,轻而有质。

  低音过后,却是连着几个高亢的亮音,如黎明时分山间蓦然被走兽惊起的白鹭拍打翅膀高飞出林。

  娉婷唇角含笑,纤纤玉指在琴弦上挑拨。铮铮琴音绕梁而升,叫人心旷神怡,慨然感叹。

  一曲完,有点累了。娉婷取了手帕抹抹额头的细汗,想起花小姐的嘱咐,不由得苦笑:“要不停地弹琴,岂不连手都要断了。可见小姐不懂琴。”

  忽然,门外响起一个男声。

  “在下一生之中,从未听闻如此仙曲。不知在下可有福分一睹小姐仙容?”声音清朗斯文,令人一听顿生好感。

  这人一定早就站在门外,听她弹完一曲才说话,可见是位知音。

  娉婷听见门外有人,略有心慌,不由得责怪自己忘了分寸,不经意间施展了琴技。娉婷啊娉婷,明明身在敌国,卖弄什么?小姐正在和她的情人相会,若这人推门而入,那可把什么都拆穿了。

  她尾指在琴弦上轻轻一挑,刚要回绝,那人忽道:“小姐琴音中有遗憾之声,看来今天不欲赐见。既然如此,只能等有缘之日了。”

  好一位善解人意的公子。

  娉婷暗赞一声,仔细听门外动静,隐隐一声低笑后,再无声音传来。她悄悄走到窗边向外窥看,廊下空无一人。

  已经离开了?担忧的心放松下来,灵动的眸子却掠过一丝遗憾。

  娉婷在窗前踌躇片刻,看见花管家正站在远处的大槐树下朝这边张望,忙把头缩了回去。

  到了傍晚,花小姐果然及时从密道回来,一脸欢悦,腮边泛出红晕,显然是开心过了一天。花小姐和娉婷换回衣裳,唤来花管家,打道回府。

  上了轿子,花小姐一路唧唧喳喳和娉婷说她今日会情郎的事,说到高兴时,忍不住捂住嘴呵呵地笑。娉婷见她如此活泼,也不禁为她高兴。

  “唉,可是一天这么快就过去了。”说到后面,花小姐又叹了一声,“若能不成婚,那该有多好……”

  娉婷也正觉得奇怪:“老爷这样疼爱小姐,为何会不顾小姐的意愿将小姐许配给陈家呢?”

  花小姐提起婚事就愁眉苦脸:“爹爹虽然疼我,却和许家是生意对头,他怎肯让我嫁给他最恨的人的儿子。这件事千万不能让爹爹知道,不然他一定会尽快把我嫁出去的。”

  “小姐啊,你的婚期已经近了,再怎么躲也躲不了多久的。”

  “这我也知道……”花小姐黯然,她看看娉婷,似乎忽然想到什么法子,抓住娉婷的手,瞪大眼睛道,“小红,只要你不把我的嫁衣绣好,那我是不是不用出嫁了?妙极妙极,你每天偷偷在我的嫁衣上开个小口,让陈妈妈她们忙活去,好不好?”她得意地眨眨眼睛。

  娉婷心中大叫幼稚,忍不住翻个白眼,刚要开口告诉花小姐这个主意实在不高明时,轿外传来一阵异动。

  一群不明来路的男人散开,将她们的轿子围得密不透风。接着,疏疏落落十几匹马,迎面缓缓逼近。

  这些人虽都是百姓打扮,却个个神色精悍,行动一致。

  天色已经有点发灰,花家轿子还未进城,路上不见其他行人来往。轿夫只道遇上大群强盗,都束手缩在一角。花管家总算还是忠心护主,胖脸抽搐着,勉强站在轿前,对着下了马迎面走来的一个似乎是头领的年轻男人拱手道:“这位大爷,轿子里是我家小姐。今天我们出来上香,带的银子都捐给寺里了,剩下的不多……”

  那年轻男人眉清目秀,看着花管家哆哆嗦嗦好不容易把话说完,微微一笑:“管家误会了,我是代我家主人送礼来的。”转身对轿子躬了一下,朗声道:“下属无礼,让小姐受惊了。”

  花小姐娇生惯养不知风险,只觉得大为有趣,隔着轿帘问:“你家主人要送什么礼物?”

  “小姐琴技无双,主人命我将这古琴送与小姐。”

  娉婷“咦”了一声,立即想起今日在门外求见的男子,她靠过去,在花小姐耳边说了一句。

  “你家主人是谁?”花小姐又问。

  那男子彬彬有礼答道:“请小姐恕罪,主人未曾允许在下说出他的名字。但主人说过,日后有缘,定当登门拜访。”说完,又行了一礼,将怀中的古琴小心翼翼交给花管家,便上马离开。

  其余人见他离开,也缓缓散开,各自去了。

  花管家见他们果然离开,立即松了一口气,将古琴递进轿子里,喘着大气说:“可真吓了我一跳!嘻嘻,一定是小姐在静思楼弹琴时,让这位有钱的公子听见了。我也正觉得小姐今天的琴弹得真好,连我都听得发呆了呢。”

  花小姐向娉婷打个眼色,轻道:“原来你的琴弹得这样好,我倒看不出来。”

  娉婷低头看那古琴,琴身为老桐木,曲指轻敲,桐木铿锵有声。

  娉婷不由得变色道:“凤桐古琴?”

  凤桐古琴极为罕见,少爷曾不惜千金仍未能求得。不知那主人是何身份,竟会轻易将这般贵重的礼物送出。

  “好琴赠佳人啊,没想到我无意中竟做了一次媒人,有趣有趣。”花小姐却很高兴,对娉婷道,“那人说他主人有缘会来拜访,我看他定是对你有意。”归乐、东林都是民风豪放之国,女子说到情爱之事毫不腼腆,直来直往。

  对我有意?娉婷静静打量那琴。

  心湖,如被突如其来的微风轻抚,不经意地泛起涟漪。

  对方做事果断,张弛有度,不疾不徐,先于门外驻足听琴,接着出言求见,不得允而潇洒告退后,此刻又派人以浩大声势赠琴,每一步都蕴含深意,暗合兵法。

  虽没有见过面,却已让娉婷好奇心大起。

  “小红,瞧你看着这琴只管发呆。”花小姐在她肩上一推,笑道。

  娉婷自失地一笑,目光还是没有离开古琴。

  东林不是吉祥之地,要处处小心才好。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芳不自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