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连挫两人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42,304

  众人只见一个身影从房梁落下,一名公子装打扮的人飘然落到地面上,此人手拿折扇笑嘻嘻的看着刘春峰道:“刘庄主不愧被誉为天下第一高手,郑某藏匿于这房梁之上已有1个时辰,可笑这些沽名钓誉之徒竟没有发现郑某,看来中原武林中人不过如此啊,哈哈哈”

  众人见此人如此嘲笑,虽然恨得直咬牙,但此人却又偏偏说的句句属实,无不羞愧的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刘春峰见众人如此模样哈哈笑道:“郑先生不要逞那口舌之快,刘某早有耳闻,魔教左阳主王城座下有两大高手,一位叫孔有德,血罗刹的功夫以练得登峰造极,另一位嘛,号称魔教第一智者,一身落樱飘雪诀的功夫也登临化境。郑纯先生,不知刘某说的可对?”

  郑纯听后,哈哈大笑道:“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刘庄主刚一出庄,就已将我神教情况摸得八九不离十了。不错,在下正是郑纯。此次来到澶州,郑某对你们正道的联盟也观察了很久。有几句肺腑之言说与庄主不知道庄主可否愿意听听。”

  “郑先生有话但讲无妨。”

  “好,刘庄主,俗话说得好良禽择木而栖,大辽国自开国以来坐拥土地万里,带甲之士百万,我辽国皇帝乃真命天子,你朝太宗如此雄心壮志遇我皇也犹如土鸡瓦狗,顷刻间灰飞烟灭。如今,我皇率领天兵欲统华夏,军容之威亘古未有。依郑某之见,大宋朝廷积弱已久,军队废弛,百姓软弱,你等在这里抵抗好比以卵击石一般。刘庄主文武兼备,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若弃暗投明,郑某可担保刘庄主荣华富贵享尽一生,不知刘庄主意下如何啊?”

  刘春峰听罢,哈哈大笑:“郑先生说笑了。刘某不才,受诸位同道所托,恬为此次联盟之主。先生如此抬举刘某,刘某十分惭愧。不过刘某也有几句话说与先生。我大宋自太祖皇帝黄袍加身以来,几位皇帝励精图治,百姓富足安康。你辽国本为游牧民族,趁我中原大乱之时窃取神器,自你朝建立以来,占我幽云十六州,经常掠夺我百姓财产,如此暴行实在是天地所不容。你魔教本来起源于我中原,虽教义与行事为我中原正道所不容,但归根结底还是中原人创立的中原教派。谁知你教竟然如此恬不知耻,数典忘祖助纣为虐,为了一己私欲陷故国相亲兄弟于战乱之中,受水深火热之苦。如此不仁不义之辈还敢与刘某妄谈天命,真是可笑。刘某有一言相劝,你等如此刻幡然悔悟,顺天命,行正道,还能给你等后世子孙积几分功德,等到来生还可能投胎转为人身。不知郑先生意下如何啊。”

  郑纯听后心里那个气啊,说来说去我们反倒成了人面兽心的禽兽了。这刘春峰果然睿智过人。平静了下情绪,郑纯笑道:”既然道不同不相为谋,郑某也不在多言。刘庄主被誉为天下第一高手,郑某不才,到想向刘庄主讨教一番,不知刘庄主可否赏脸?”

  郑纯话音刚落,就见一名身着雪白长袍的中年男子厉声喝到:”啊呸,盟主是何等身份,怎么能和你这般人同场较艺。在下昆仑派掌门华千行,来领教下你魔教高招吧。“

  郑纯也不恼怒,手摇纸扇也不说话,笑嘻嘻的上下打量着华千行一番后啧啧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昆仑派的华掌门,郑某久闻昆仑派在中原是一等一的名门大派。不过以郑某之见恐怕也是枯名钓誉罢了。”

  听郑纯如此奚落,华千行怒极反笑道:“好好好,今天就让你魔教余孽尝尝我昆仑派的手段。”话音落下,只见华千行抽出随身宝剑手捏剑诀向郑纯眉心刺去。郑纯练就的落樱飘雪诀乃是一等一的轻功功夫,只见郑纯一闪身,那华千行只感觉眼前还留有华千行的残影,就失去了知觉。刘春峰瞧得仔细。那郑纯闪身躲开了华千行的一剑,来到华千行后背,变拳为掌三记手刀砸向华千行的脖颈。而这一切只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刘春峰也不禁暗叹,这郑纯的轻功当真了得。

  观战的众人见华千行只一招就倒在了地上,莫不暗自思量,如果自己上去,不知能够抵挡几何。

  郑纯背手而立,环视众人笑道:”这华千行不过如此,不知还有哪位高人能够指教一二。”话音刚落,场上走上一人,双手合十口诵佛号:“阿弥陀佛,郑施主果然好手段。贫僧法号不戒,向郑施主讨教一下。”

  “原来是少林寺达摩院首座不戒大师,还请大师手下留情。”话没说完,郑纯虚晃一招,向不戒和尚袭来。不戒和尚毫不惊慌,右手结指,只见内力形成十三朵小花向郑纯冲去。郑纯见状暗自思量,这秃驴果然好本事,已达先天之境,内力已经外形化物,这一手拈花指的功夫真的漂亮。

  闪开花朵的攻击,郑纯打开折扇,只见扇上画有山川。郑纯笑道:“郑某博览群书,据说这世上真有神仙,有遮天揽月的本事。在书中曾看到神仙有一仙器,名叫山河扇,郑某没有神仙本领,自己胡乱钻研了几招,还请神僧赐教。”

  说完,郑纯催动内力,不戒和尚只感觉眼前仿佛飘来一座高山,瞬间将内力形成小花碾碎向自己压来。不戒暗叫不好,左手变拳为爪,形成一龙头嘶吼着向大山吼去。这一龙一山对峙在空中。片刻间分不出高低。

  “好!不戒神僧不愧为达摩院首座,不仅这拈花指的功夫出神入化,更练就了龙爪手这一神功。依在下看来这郑纯妖孽要输了。”众人见不戒和尚如此神威无不喝彩叫好。

  刘宇在场外看的真切,虽说两人在比拼内力看着不分上下,但可以看到不戒和尚脚下的石砖已经崩裂,额头上也沁出了几颗汗珠,反观郑纯则还是那么儒雅,脸带笑容,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果不其然,场上瞬息万变,只见不戒和尚一口鲜血喷出,登登登向后倒退了十几步,口诵佛号:“阿弥陀佛,郑施主好身手,贫僧不是对手。”

  “哈哈哈,人道是天下武学出少林,在郑某看来,恐怕是言不符实吧。不知还有谁能够指教一番那?”

  众人见不戒和尚都不是对手,一时间竟鸦雀无声,无人敢上场来。

  “哈哈哈,果然是一群徒有虚名之辈,刘庄主,看来还得你来啊。”

  “杀鸡焉用牛刀,本人不才,来向郑先生讨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