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江湖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42,226

  话音刚落,众人一瞧说话的正是刘春峰之子刘宇。其实刘宇早就想上场与郑纯一较高低。几次想上去都见父亲向自己使眼色阻止自己上场。此刻见郑纯如此骄狂,毫不将中原好汉放在眼里,也不管父亲高不高兴。气沉丹田,单脚点地高高跃起,众人只瞧见刘宇仿佛在空中走梯子一般,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一个空翻落入场中。观战之人无不叫好。

  郑纯见是一青年飘然落下,细细打量一番,笑嘻嘻的说道:“公子仪表堂堂,这一手踏云梯的轻功又如此了得,公子想必是刘庄主的次子,宇公子吧。“

  “正是你家宇少爷,郑纯,少爷我在场下观看了许久,你口无遮拦多次言语羞辱诸位英雄好汉。莫非真当我中原武林是豆腐堆的?来来来,让你家宇少爷和你过几招,让你瞧瞧你宇少爷的手段。”

  “宇儿不得无礼,这里还轮不上你个后生晚辈来逞英雄,快快下场。”听刘宇如此说话,刘春峰皱眉喝止道。

  “父亲,这郑纯真的是好生无礼,宇儿来告诉他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话音未落,刘宇抽出随身宝剑,那郑纯只感觉迎面朵朵寒芒奔来,忙手持折扇与刘宇厮杀起来。两人交战了二十几个回合,郑纯心中暗道这刘春峰的儿子还真不是吹出来的,这一手刘家的荡魔剑法端的熟练无比。我打败前几个人都没用几个回合,与这后生小子缠斗了半天,说出去还不让人耻笑?看来是时候用杀招了。想着想着,郑纯提起全身内力,催动折扇,刘宇只感觉耳边好似传来毒蛇嘶鸣的声音。虚晃一招脱离战圈定睛一看,那郑纯双眼通红,头发阵阵摆动。他的身后仿佛有万千毒蛇如河流一般向自己涌来。

  “小子,郑某见你是后生晚辈所以没与你一般见识,你且尝尝郑某这招万蛇如洪的滋味如何。”

  话音刚落,刘宇就感觉郑纯内力形成的万条毒蛇在撕咬着自己每一寸皮肤。虽然自己已经提起全身内力抵御,但仍然无法减免万蛇撕咬所带来的痛苦。

  “哈哈哈,小子,知道郑某的厉害了吧。场下的众人听着,郑某不介意你们谁上场来救这小子。你们是群殴也好,还是车轮战也罢,我郑纯代表神教一并接着。刘庄主,在下觉得不如你就此上得场来,帮帮贵公子,莫要天下人看到你正道联盟的盟主,刘氏山庄的主人,天下第一高手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哈哈哈哈”

  众人听完郑纯所言,一个个眉头紧锁,窃窃私语

  “这郑纯当真是诡计多端卑鄙无耻啊。嘴里喊着让场下的诸位英雄救下宇公子,但实际上正是以退为进的计谋。如若有一人上得场上,那么就是默认了单打独斗不是魔教的对手。不救这宇公子把,这宇公子恐有性命之忧啊。”

  “是啊,这魔教之人真的是阴损狠毒啊。不过也是怪这孩子,不知道轻重,非要上场与郑纯打斗,只不过大家捧场夸赞了几句青年才俊,百年一遇的练武之才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命丧当场是小,这丢了我中原武林的脸可是大事啊。”

  “是啊,是啊”

  刘宇虽被内力形成的万条毒蛇困在当中,但底下观战人群的窃窃私语听得也是十分真切。一想到自己的窘境与人们的冷漠,少年心性大发。刘宇一狠心,咬破舌尖,强行逆转经脉中的真气循环,一边舞剑一边喝到:

  “日月生辉,寒芒万丈,九天神佛,斩尽魍魉。”

  观战的众人不知道刘宇喊的是什么意思,但只见刘宇手中的长剑越舞越快,飞舞的万丈剑芒伴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剑意冲碎了万蛇围困,摧枯拉朽般的向郑纯奔去。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刘春峰却不能不会知道。刘宇刚刚念叨的正是刘家四十六式荡魔剑法的第四十七式。

  对,就是第四十七式。不了解的人只知道他刘家的剑法只有四十六招,但准确的来说,刘家的剑法应该是四十七式荡魔剑法。刘家先祖刘兴在晚年观日月交替,顿悟出了这一杀招。此招是以深厚的内力催动,必须还要有一往无前不胜既死的剑意。

  绝大多数的先天高手,都是将内力外化于行。形成如山川、龙虎直接取人性命。而这招则是返璞归真,内力依然化形,却又化为无形,透过敌人肌肤,直接攻击敌人的重要器官,防无所防。一招制敌。

  刘宇虽然天资聪颖,是不可多得的良玉。但毕竟年龄太小,丹田中的内力绝不会催动如此杀招。而此刻刘宇能够使出这招剑法,想必是强行逆转经脉运行,短时间能够提升内力,但提升的时间过后,会带来一定程度的损伤。

  “哎,宇儿终究还是个孩子。”刘春峰想罢,自言自语道。

  郑纯原本以为这刘宇是在做垂死挣扎,但怎知这小子吵吵几句星辰神鬼之后突然犹如神助一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前无数的剑芒伴随着杀意已经袭来,避无可避。郑纯在江湖中混迹了多年,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生死考验。但这一次,他心里莫名的产生了恐惧。这恐惧是无比的强烈,这恐惧使郑纯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

  郑纯摇了摇头,努力将这种情绪甩开,他大吼一声,重新调动丹田中的内力,内力形成了一座铜钟将他守护在了里面。袭来的剑芒已经越来越近了,郑纯感到时间仿佛慢了许多,10寸,5寸,1寸,想象中剑芒被内力形成的铜钟抵挡住而破碎,或是剑芒击碎了铜钟刺到了自己的身上都没有发生。

  郑纯只看到剑芒透过铜钟穿透了自己的皮肤,就消散不见了。郑纯感到奇怪,自己并没有感觉到被剑芒刺穿的疼痛。而刚刚的一切都好像是在梦中一样。忽然,郑纯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与心脏就像被缴烂一般,自己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在感受着这无比的疼痛。郑纯眼睛一黑,身子慢慢的倒下,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陨落。死在了这名青年的剑下。

  郑纯只感觉浑身的力量已经消散殆尽,体内的生机也所剩无几。他努力的睁开双眼,手指软弱无力的指向刘宇低声的问道:“这是什么剑法?”后,双眼一闭就此陨落当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