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挑衅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42,698

  话音刚落,郑纯两腿一蹬死在当场。而一句这是什么剑法竟成了这位风云人物最后的遗言。人群中爆发出叫好的声音,刘宇见郑纯已死,紧绷的神经一松懈,双眼一黑晕倒在了场上……

  当刘宇睁开眼睛已经是1天过后。刘宇躺在床上只感觉身体犹如散架了一般没有半分力气。身上还不时传来阵阵的剧痛。

  “二弟,你醒了。”

  刘宇闻言,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大哥刘静守在身旁,张了张嘴,却又没有一丝力气说出话来。

  “好了二弟,你不用说话了。为兄今早刚从澶州城外回来,已经听说你的事了。父亲昨天一夜未睡看护着你,今天一早还有要事处理,所以不在。二弟你张开嘴,把这枚丹药吃了。”

  说完话,刘静从随身携带的小瓷瓶里倒出了一颗药丸,扶起刘宇将药丸送入口中。药丸刚一进口,刘宇只感觉一股清凉之意直奔全身,丹田中翻滚不惜的内力也逐渐稳定了下来。刘宇连忙施展内功口诀,调理受伤的身体,半个时候后,刘宇感觉身上的伤已无大碍。

  “谢谢大哥,大哥你这是什么药,怎么小弟吃了后瞬间就感到伤痛好了那?“

  “好了就好,药丸的事先不提。大哥有几句话要说给你听。二弟,你昨日你在场上杀掉了郑纯,不是做大哥的说,二弟你这样行事以后会吃亏的”

  刘宇听刘静如此一说,脸上充满不解道:“大哥,此话怎讲,那郑纯屡次羞辱各大派掌门,我气不过将他击杀,既替武林同道出了一口恶气,又为我刘家挣了脸面,这又有何可非议的。”

  “二弟,你可知俗话说的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想武林中这么多成了名的英雄都不是那郑纯的对手,你一个毛头小子上去就把郑纯杀了,这些人如何能挂得住颜面。我刘家自先祖以来,一直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存在,光环的背后,你想又会有多少门派心生嫉妒之心转而怨恨。”

  “此次辽人来犯,在大是大非面前各大派才团结在一起,就算这样,有的人有的门派还在暗地里勾心斗角,等到击退了辽人后,又将会是一盘散沙。父亲现在被誉为天下第一高手,天下英雄虽然嫉妒但迫于父亲的盛名不敢说什么,说句不该说的,不知道多少人盼着父亲能够死掉,如此自己能够成顺势一举打压掉我刘家的威名,为天下第一。二弟你昨日的一番表现,大哥断言那些心怀叵测之心的人必会警惕,更有甚者可能会时刻惦记着将你扼杀。因为我们刘家位于这武林的顶峰太久了,太久了。”

  “大哥,照你这么一说,小弟想问,如果真如大哥所说,那么我中原武林正道与那魔教又有何分别那?”

  “二弟,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是对,什么又是错那?这些都不过是表象罢了。重要的还是人心。好了,你还小,这些道理还需要你在今后的日子里去体会。大哥希望今天大哥说的话,你能够好好思量。好了你先休息吧,吃了这枚丹药后,应该明日你将会恢复到最好的状态。大哥有事还有和父亲商谈,你休息吧。”

  刘静走后,刘宇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昨日比武场下人们的窃窃私语,刚刚大哥所说的话时刻都回荡在刘宇的脑海之中。难道昨天自己将郑纯杀掉,真的不对吗。在这一刻,刘宇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念,世界观,乃至为人准则产生了动摇。父亲与大哥都跟自己提过人心,难道这世间真没有什么善恶美丑了吗……

  第二日,刘宇梳洗完毕后,就有人禀报盟主召集大伙到大厅议事。来到大厅,只见众人已经到来,诸位掌门见刘宇到了,一个个站起身来拱手行礼。

  “哎呀,宇公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宇公子真是青年才俊啊,我武林中有宇公子这样的后起之秀,不愁我正派后继无人啊,哈哈哈”

  “是啊,宇公子前日犹如天神下凡,三下五除二就宰了那郑纯魔崽子,为我中原武林出了一口恶气,宇公子真乃是我武林正派的典范啊。”

  “哈哈,依在下看来,宇公子的武学造诣可以说是武林后起之秀中第一人了。”

  诸位掌门一个个争着抢着夸赞这刘宇,仿佛刘宇就是中原武林的救星一样。刘宇一一谢过,虽然众人夸的是吐沫横飞,恨不得发自肺腑的将心掏出来表达。但刘宇看着人们的双眼,这眼睛背后,刘宇深深的感受到的是嫉妒、畏惧、不愤,唯独少的却是那真诚。刘宇还在发愣,就听一声咳嗽传来。

  “咳咳,诸位掌门过誉了,宇儿还年轻,什么事都还不懂,今后还得诸位前辈多加教诲才是。好了,诸位静一静,我们来商议下正事。”仿佛察觉到了刘宇的情绪,刘春峰开口对众人说道。

  “昨日,有探子回报,辽军已经在距离澶州100里的小松岭安营扎寨了。老夫预计经过修整后,不日辽军将会全力攻打澶州。按照我澶州如今官兵的状态来看,战事一起,澶州城形势不容乐观。老夫认为,我等应趁其立足未稳,给辽军迎头痛击,这样一来辽军士气必然低落,到时澶州城有我等从旁相助守城,老夫认为必然可一举破敌。”

  “盟主所言甚是,只是这辽军营寨必然防卫森严,在加上魔教的人躲在暗处保护,恐怕偷袭未必会得手啊。”话音刚落,座下一名老者开口说道。

  “李掌门所言甚是。不过,昨日犬子刘静回来给老夫呈上了辽军营寨的布防草图,老夫认为偷袭劫营会起到奇效。静儿,你来与诸位掌门说说你观察的到的情况。”

  刘静站起身来,向诸位掌门施了一礼说道:“各位前辈,小子已经在澶州城周围观察了数日。辽军在小松岭安营扎寨,小子用了些小手段观测到了辽军的布防情况。来呀,将布防图打开与诸位掌门观看”

  话音刚落,就有两名杂役将图打开。众人观看许久后,有人站起身来说道:“静公子,老夫是崆峒派掌门何劲。老夫自幼喜读兵书,一般来说,这营寨布防讲究的是环环相扣,士兵防卫于外,将领次之,统帅应在防卫的核心之处。但老夫观这张布防图却显得杂乱无章,好像随心所欲布置的一般,莫非辽国统兵的将领是黄口小儿不成?”

  见有人疑惑,刘静也不恼怒,面带笑容道:“何掌门果然是熟读兵书之人,小子佩服。”

  “静公子过奖了,诚如老夫所言,那么这辽军的不防图恐怕有诈啊”

  刘静继续笑道:“小子还没说完,虽然何掌门说的有理,但不知何长门可都说过一门阵法,叫做九曲困龙阵?”

  见刘静反问自己,何劲尴尬道:“惭愧,老夫孤陋寡闻,老夫未曾晓得还有这九曲困龙之阵。”

  见何劲面露窘色,刘静连忙道:“这九曲困龙阵已经失传百年,知道的人本就不多,何掌门不必自责。这九曲困龙阵相传是蚩尤创出的。当年炎黄二帝与蚩尤战于涿鹿,蚩尤布此阵困住了黄帝的大军,传说黄帝造车引路,方才大破蚩尤。后来,诸葛武侯的八阵图就是从此阵演变过来的。此阵看似杂乱,但阵中环环相扣,杀机四伏,不知此阵的人进入阵后,就会迷路于阵中。”。

  刘静话音刚落,就听得一道不屑的声音传来:“哦?恕在下孤陋寡闻。在下有一事不明,这天下英雄齐聚于此,前日是宇公子以一身绝学震惊世人,今日静公子又博学强文于众人面前,莫非这天下有才之人都出自刘家不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