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年青的刘宇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42,576

  此人话中有话,极尽羞辱之势,众人虽说好奇,但有的心中也不免暗自发笑,就看这刘家父子如何收场。刘宇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名油头粉面的白衣小子站在那里,这人也是好笑,长相奇丑无比,却又手拿纸扇做出一副翩翩公子模样,如此显得更是好笑。好笑归好险,但此人说话如此恶毒,刘宇毕竟是青年脾气,心中一股怒火生起就要站起身来指责,刚要起身,见父亲看向自己,心知父亲的意思,刘宇强忍住情绪。冷眼看那小子还要说些什么。

  说话的人见场上众人看向自己,装模作样的摇了摇手中的纸扇,摇头晃脑道:“小人陈三,只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刚刚听静公子侃侃而谈,心中就有了些疑问。敢问静公子,你说这是九曲困龙阵可有什么证据么?不是信口雌黄说来哄骗天下英雄。我等按照静公子的说法去劫那辽军的营寨,别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这陈三说话句句带刺,充满了挑衅的意味。台下众人默不作声,有的更是幸灾乐祸的表情溢于言表。刘静也不生气,大笑道:”陈先生所言甚是,小子还真没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此阵就是那九曲困龙阵。不过小子确实有万分把握,此阵就是九曲困龙阵,如若陈先生与诸位英雄不信,小子也没有什么办法。“

  “哈哈哈,静公子真是高明,一句爱信不信却要让天下英雄不得不信。恕陈三得罪,陈三以为,静公子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实际上却拿不出什么真本事,恐怕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吧。陈三不得不想,莫非闻名天下的刘氏山庄都是这般人物吗?”

  听到这陈三如此说话,刘宇心中怒火瞬间冲上脑袋,也不管父亲大哥的教诲,啪的一拍桌子站起身骂道:“陈小子,你说话犹如放屁,小爷忍耐你多时,你竟然叨叨个没完没了,小爷让你看看我刘家究竟是不是徒有虚名。”话音未落,刘宇一剑向陈三刺去。

  刘宇是什么本事,连那魔教的郑纯都不是对手,何况这名不见经传的陈三,陈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以看到刘宇的长剑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宇儿,不可造次。”刘春峰见刘宇拔剑刺向陈三,忙拿起手中的茶杯掷向刘宇。也多亏了刘春峰出手,茶杯砸在刘宇的长剑上,长剑偏离轨道,刺在了陈三的左臂上。

  “啊,刘宇小子,你真敢伤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祖父乃是大光明寺苦厄大师。你小子惹大事了!”陈三被刘宇刺伤,泼皮嘴脸尽显威胁道。

  “呸,我管你什么苦厄苦药的,你小子命大,要不然小爷今天非宰了你不可。”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刘春峰闪身来到刘宇面前,给了刘宇一个嘴巴。

  “住口,你还敢放肆。是你先出手伤人不对,苦厄大师是有名的得道宗师,你一个毛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不给我退下。”

  “父亲,我……“

  “退下!”

  “是。”

  刘春峰来到陈三面前,忙拿出金疮药给陈三包扎伤口。伤口包完后,刘春峰深施一礼:“陈先生,十分抱歉,宇儿他年少,不懂事,冲撞了先生,还请先生能够看在大敌当前的紧迫,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回去后我一定严加管教,老夫替犬子向先生赔罪了。”

  陈三见连刘春峰都亲自向自己赔罪,以为是自己祖父的威名震慑住了,便不依不饶的撒起泼来。

  “你刘家仗势欺人,原本以为陈某什么也不是,现在知道了我祖父乃是苦厄大师,就想装软蛋,你真以为我陈三是泥巴做的不成。大敌当前我陈三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当着天下众英雄的面,你让刘宇过来跪下向我赔罪,我决不再计较,如若不然,陈某一定告知祖父你刘家所作所为,请他老人家为我做主。”

  话说道这里,刘春峰的面子也挂不住了,你祖父苦厄和尚是厉害不假,我刘家也不是软柿子啊。刘宇出手伤人是不对,那也是你出言挑衅在先啊。

  “陈先生这么说,刘某也不在说什么,只好有请天下诸位英雄来评评理了。”

  台下众人听刘春峰这么说,也不能在台下继续看戏,个个装起了老好人。

  “陈公子,盟主都亲自向你道歉了,你就不要在与宇公子计较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就这么算了吧。”

  “对啊,大敌当前,我们还是要团结一致才好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陈三见众人没一个为自己说话的,祖父又不在自己的身边,想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不就先认个怂算了。想到这里,陈三一咧嘴刚要说话,只见门外一个声音说道

  “阿弥陀佛,刘庄主这么仗势欺人,莫非真的以为这天下第一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听得声音,陈三一喜,他知道是祖父来了。陈三的这个祖父苦厄和尚乃是半路出家,因他陈家三代单传,所以苦厄对这孙儿百般溺爱。言听计从。虽为出家人,但是苦厄对名利之心却又一股莫名的狂热。江湖盛传刘春峰是天下第一高手,这和尚就不太服气,此次会盟推举刘春峰为盟主,老头心里更是不愤。此次见辽军气盛,赶来澶州帮忙。陈三想祖父既然在,那自己还装什么孙子,想到这,陈三忙喊道:“祖父,孙儿冤枉啊。”

  “不怕,有祖父为你做主。”话音刚落,众人就瞧得门外走进一名和尚,和尚一脸的横肉,手里拿着念珠,此人正是苦厄和尚。

  “刘庄主,老衲在门外听得真切,刘庄主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怎么能以大欺小,欺负我那可怜的孙儿。”

  刘春峰见事已至此已经无法善终,于是施礼道:“苦厄大师,说笑了,天下英雄瞧的真切,宇儿他出手伤人确实不对,但刘某已经责骂过了。刘某也亲自向陈公子道歉,大敌当前,还请大师以大局为重,老夫保证此次事了一定带宇儿到大光明寺向大师再次赔罪。”

  “呵呵呵,刘庄主莫要拿那天下大义挟持老衲,老衲没别的,俗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刚才我孙儿已经说了,只要宇公子能够跪下向我孙儿赔罪,他就既往不咎。老衲觉得,也该如此。”

  “啊呀呀呀,贼秃,你一个和尚不好好吃斋念佛怀有功德之心,反而却如此护短,我看你的佛都修到狗肚子里去了。小爷算是看明白了你爷孙两一对贼眉鼠眼没一个好东西。我父亲都低声下气的向你们赔了不是,你们倒好,蹬鼻子上脸,莫非真的以为我刘家怕了你们不成。老贼秃,过来让你家宇爷爷教教你怎么做人!”

  苦厄和尚一听刘宇如此说话,都气乐了。哎呀,多久没看到敢和自己这么说话的人了,这小子一口一个贼秃,当真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看来自己是许久未在江湖中露面,人们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厉害了。也罢,今天就拿你刘小子立威。想到这,苦厄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扬起手来一股掌风向刘宇奔来。

  这掌风速度极快,转眼间已经来到了刘宇的面前,也是刘宇轻敌,他万万没想到,这贼秃还真敢动手。顷刻之间未做防御,眼见内力将至,性命危在旦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