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惊闻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43,180

  千钧一发之际,刘宇就只听到耳边一声大喝传来:“贼和尚住手!”就只感到面前一道剑气划过,就听得苦厄和尚一声惨叫。

  刘宇定睛一看,原来是刘春峰赶到了。看到自己的父亲来到面前,虽然已经行过冠礼,但刘宇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想想这一夜一日发生的事情,双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刘宇本就是靠着一股子气在苦苦支撑,眼见亲人到来,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双眼一黑昏死过去。

  刘宇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睁开双眼自己以经身在澶州丐帮分舵当中,而刘春峰与刘静正安静的看着自己。

  “父亲,宇弟醒了。”见刘宇醒来,刘静连忙喊道。

  “宇儿,你怎么样了?\“

  刘宇挣扎着坐起身,张开嘴说道:“让父亲担忧,宇儿只是内力消耗过多,已经不碍事了。父亲,苦厄老贼秃那,还有剿灭魔教的事情进展顺利吗,对了,还有那个令牌……“

  刘春峰听到刘宇问自己,挥了挥手打断刘宇道:“幸亏为父赶来的及时,那贼和尚已经让为父杀了。为父与各大派掌门去围剿魔教,也中了埋伏,幸亏诸位同道同心,为父将王城打伤,王城率领魔教的残余逃走了。估计短时间内魔教兴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

  “哦,那就好,父亲武功盖世,立下千秋之功。对了父亲,还有那个令牌。为何苦厄老贼见了那令牌吓得不敢在对我和大哥下手?”

  刘春峰叹了口气道:“宇儿,原本为父想你在大一些在告诉你,如今你已经产生了疑问,为父就将我武林中的一些隐秘告诉你。宇儿在你看来,父亲的这身修为放眼天下如何?”

  “父亲被誉为武林第一高手,自然笑傲天下。”

  刘春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些只不过是世俗中的排名罢了。宇儿为父告诉你,这世上真的有神仙,有翻江倒海之能,他们称自己为修真者。为父的这点能耐在那些修真者面前不值一提,如果他们愿意,杀了我就像杀一只蝼蚁那么简单。”

  “其实,我刘家的四十六路荡魔剑法,乃是先祖刘兴路过泰山时偶然见到一人倒在山上生命垂危,先祖出手相救,那人得救后,告知先祖自己是修真门派月华峰的修真者,中了仇家的埋伏深受重伤,得先祖相救,那人感念先祖救命之恩就传了先祖这套剑法。其实,我武林中的各大门派只不过是这些修真门派在世俗中的代理罢了。你大哥给苦厄和尚看的正是月华峰的月华令,而我刘家也是在世俗中负责打理月华峰一切俗事的代表。”

  修真者?翻江倒海,长生不死?父亲刘春峰所说的话中提到的一切实在是另刘宇大吃一惊。刘春峰与刘静见到刘宇这个样子,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父子二人静静的看着刘宇,约莫一炷香的世间后,刘宇疑惑的问道:“父亲说的是真的么?那所谓的修真者真就那么大的能耐?”

  刘春峰点了点头答道“正是如此。宇儿,你要记住,有些人,有些事我们可能一生听不见,看不到,但是这不能代表他们就不存在。你的日子还长,为父老了,陪得了你今天,但不能陪得了你一生。宇儿你什么都好,武功修为和人品为父都很满意,但是你的脾气必须要改一改了。别的不说,就是来到澶州城后,从郑纯陈三到苦厄和尚短短几天,你惹了多少麻烦。诚然,刚刚那几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但宇儿你想想若不是你少爷脾气太大,又怎会一次次的面临生命的危险。宇儿啊,为父已经老了,你大哥也有自己的事情,今后你的人生还是要靠你自己走下去,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让为父怎么能放心啊。如果有一天,为父与你大哥不在了,你怎么办啊?”

  刘宇听父亲说完,也知道自己的脾气是应该改改,怕惹得父亲不悦,刘宇连忙低下头低声道:“父亲,我知道错了”

  “咳咳,父亲,宇弟刚醒,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了,让他歇息吧。”刘静见气氛有些紧张,连忙咳了咳嗓子道。

  “好好,宇儿你先休息,为父与你大哥还有事要处理,就不打扰你了。”说完,刘春峰与刘静离开了刘宇的房间。

  刘宇躺在床上,脑海中思考着父亲刚才的话语,自己也明白父亲的一番苦心,今后行走江湖还真得多改改自己的脾气。不过父亲刚刚说的修真者如若真如父亲所说的样子,那还真是厉害啊。如果我也能修得仙家的本事,那岂不是逍遥快活一世吗。

  不提刘宇在房中胡思乱想,是年大宋与辽国在澶州城下大战,因辽军统帅萧挞览被宋军射死(实则被刘宇所杀),辽军几十万大军群龙无首,被迫与大宋议和。两国签订盟约,结成兄弟,史称“澶渊之盟”。此后的100多年里,宋辽两国再无战事。两国百姓安居乐业,维持了和平状态。

  在澶州休养了几日,刘宇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这一日,刘春峰将刘宇叫到面前,吩咐道:“宇儿,我大宋已经和辽国签订了合约,魔教的余孽也无法兴风作浪。想必你大哥已经早就告诉你了,为父和你大哥有要事,明日就先行回庄了。为父已经禀报了朝廷,怕魔教的余孽挺而走险行刺皇上,就由你护送陛下回京。一路上你要用心守护,到了京城也不必着急回庄,京城你是第一次去,好好逛逛,玩够了在回庄也不迟。”

  刘宇听父亲说完,高兴的拍手笑道:“多谢父亲,实不相瞒,宇儿这几日在屋中呆的骨头都僵硬了。父亲与大哥尽管放心回庄,就算拼了性命不要,宇儿也一定护佑护天子平安回京。”

  “那就好,对了宇儿,为父将此物给你,天子知道那萧挞览实际是你所杀,但我等为武林中人,不便摆在台面上明说,所以圣上就御赐这块玉佩与你,你要记住,此乃天子所赐,你断断不可将这玉佩遗失,你可知道。”说着刘春峰掏出一块玉佩递在刘宇面前。

  刘宇接过玉佩,仔细观瞧,这玉佩长约8寸,宽约5寸,此玉表面温润细腻,通体雪白,玉上面刻有“国之栋梁”四个大字,大字下面刻有大宋景德元年御赐的字样。玉佩的吊坠为上等的金丝做成,刘宇美美的将玉佩挂在腰间,就只听刘春峰又嘱托道:“宇儿,切莫记住,此玉万不可遗失,知道了吗?”

  刘宇忙应声道:“父亲放心,孩儿谨记。”

  “好了,你去准备准备随陛下今日午后启程返京。”

  “孩儿知道了。”

  告别刘春峰与刘静,刘宇护送真宗皇帝返京,一路上虽然遇到几次行刺,但凭刘宇的本事也护得天子一路周全。来到东京,原本真宗皇帝想挽留刘宇留在宫中许以御前侍卫统领的官职,但碍于刘宇一再推辞,就给了刘宇一番赏赐。

  刘宇告别了真宗皇帝,随便找了家客栈投宿。休息了一个白天,到了晚上,刘宇来到街上闲逛。这东京汴梁不愧为天子所在之地,真乃好一个花花世界。汴梁城气势雄伟,富丽堂皇。因大宋取消了夜间的宵禁,此时的汴梁城内灯火通明,街上打把势卖艺,唱戏,耍花样的络绎不绝。刘宇第一次见到如此繁华之景,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这个摊前走走,那个商店逛逛,心想还是父亲说的对,这京城果然繁华好玩,我也不着急回庄,再此多逗留几日,挑选些礼物回去给众位亲人。

  这一玩,刘宇就在东京城内逗留了半月有余,好一副乐不思蜀的模样。这一日,刘宇逛了一个上午感到肚子饿了,就找了家饭馆吃饭,点了几样爱吃的菜与一壶好酒,独自在二楼窗边吃了起来。吃着吃着,就听到旁边吃饭江湖打扮的人正在聊天,刘宇闲的无事,就想听听那几人在聊些什么,只听闻几人说道

  “听说了吗,江湖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王兄说的是刘家的事吧,哎呀,现在江湖中人谁人不知,哪人不晓啊。也不知这刘家怎么就把这天下门派都得罪了,我听我在华山派的表哥说,江湖中不论正派邪派,凡是有点能耐的,此刻正不断前往刘家,想那刘家恐怕无法安然渡过此劫了啊。”

  “我也听说了,我听说刘家得到了一件宝贝,不知怎的就泄露了风声,各大门派是到刘家抢宝的。”

  “不知道是什么宝贝,这众多门派如此重视,啧啧啧,这刘家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难道还不知道吗。想自己独吞宝物,也真是咎由自取。”

  几人在旁边聊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旁边听的刘宇可坐不住了,刘家面临大难,自己却独自在京城逍遥,也不知家里怎么样了,来不及多想,刘静随手将银子扔在桌上,起身翻过窗户跳下,见饭馆门前的小二正牵着一匹马在喂食,上前夺过缰绳,翻身上马一路狂奔,向不败山疾驰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