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命在旦夕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42,582

  苦厄老和尚说完,就要向刘宇杀去。刘静见这老和尚已起了杀心,自己这边四人已经无力再战,从辽营逃命的时候自己已经发了信号请求接应,如今之计能拖一会就是一会。

  想到这,就见刘静忙大声喝道:“慢,苦厄大师,你也是武林中成名已久的人物,你孙儿所做之事,我想你也知道他是咎由自取,如今你不怀有愧疚之心,反而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欲诛杀我等,难道你不怕一旦杀了我们天下英雄会群起而攻之吗?”

  苦厄和尚此时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哪还管什么报仇之后之事,咬牙切齿道:“老和尚我就这么一位至亲,如今被刘宇小贼杀害,你莫要拿天下英雄吓我,今天不杀了你们以慰我孙儿在天之灵,老衲誓不为人!”说着挥舞着双掌就向四人杀去。

  眼见苦厄和尚不依不饶,刘静忙从腰间拿出一枚青铜打造的令牌,刘静将令牌伸到苦厄面前,对苦厄和尚说道:“苦厄和尚,你可识得这是什么东西?”

  原本苦厄和尚杀心已绝,见刘静拿出一枚令牌定睛一看只见令牌上左右刻有两条青龙,龙的中间一个大大的月字闪耀着光华。苦厄和尚见此令牌,脑袋中突然想起了什么,忙止住身形,手指刘静说道:“刘家小子,你这令牌是从何而来?”

  刘静见苦厄和尚果然被令牌吓住,施了一礼笑道:“哈哈,大师你在大光明寺出家多年,想必我武林门派中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也知晓了很多。你也知道这块令牌代表的是什么?小子说句不该说的,大师多年练武实在不易,大师莫要因为一时愤怒,招惹了不能招惹的力量,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宇见大哥拿出令牌后,那苦厄和尚仿佛耗子见了猫一般,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就是不敢再向四人迈进一步,想是那和尚已经服软,少爷脾气上来,嘲笑苦厄和尚道:“老贼秃,刚才你还不是威风凛凛要致你家小爷于死地吗?怎么如今反倒是乖乖的认怂了,本少爷劝你,你孙子陈三做的这等不义之事,必将得到天下人的唾弃与耻笑,到时候本少爷看你如何还有脸面活在这世上?”

  刘静听到刘宇如此说道,暗叫不好。这苦厄和尚迫于令牌背后势力的压力,如今正在杀与不杀之见无法抉择,自己弟弟此番话说完,那苦厄和尚为了保住自己孙子叛变之事,必然杀人灭口。

  想到这里,刘静忙要张口说话,却只见苦厄和尚双眼一瞪狞笑道:“刘宇小贼,老衲虽然恨你入骨,但你说的话老衲以为还真是有道理,原本老衲碍于这令牌,想放过你们一马,如今看来,如若放你四人离去我孙子卖国之事必然天下皆知,到时候老衲也会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老衲细细想来,此刻将你等杀人灭口,想必就算令牌背后的势力有通天的本领也未必知晓。哈哈哈,刘宇你纳命来!”

  话音未落老和尚就已伸出一掌向刘宇拍去。眼见刘宇就要命丧当场,只见两人冲了上来,其中一人将刘宇撞飞,另一个死死抱住苦厄和尚左腿不肯撒手。

  刘宇只见其中一人一口鲜血喷出,顿时命丧当场。另一人高声喊道:“静公子,宇公子快跑,这和尚疯了,我兄弟二人先走一步,你俩要活着为我们兄弟报仇啊。”

  此时的刘宇,双眼中已经满是泪水,刘静见刘宇楞在当场,忙拉起刘宇喊道:“刘宇,你还发什么呆,赵家兄弟以性命救我二人,我俩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为他们报仇报答这份恩情,吃下这药丸,快跑!”说完,刘静掏出一枚丹药送入刘宇口中,自己也吃了一枚丹药。丹药入口,刘宇只感觉体内枯竭的内力正绵绵不绝的流动在丹田之内,知道自己不是苦厄和尚的对手,刘宇擦干泪水,一咬牙随刘静转身向小松岭方向跑去。

  苦厄和尚见二人要跑,拔腿要追,却见抱住自己左腿之人死死不肯松手,运转内力抬起右脚一脚踹向那人后背,那人中脚后狂吐鲜血,但是紧抓苦厄左腿的双手就是不肯松开,苦厄和尚怒从心起,又是几脚踹去大声骂道:“不开眼的小子,快撒手!”

  赵姓之人本就是强弩之末,全靠意志支撑,那苦厄和尚几脚下来,再也无法坚持,顿时全身筋脉尽毁死在苦厄手上。苦厄和尚见人以死,拔出左腿,抬眼见刘静刘宇已经没了踪影,心道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二人杀死。施展轻功向二人追去。

  刘静刘宇兄弟一路狂奔,转眼间已经跑出10里有余,刘宇边跑边向刘静问道:“大哥,上次小弟与郑纯拼命,就是吃了你这丹药快速治愈,这次吃了这丹药,犹如枯木逢春,你这到底是什么仙药?还有,苦厄那贼秃见大哥拿出的令牌后十分恐惧,这到底是什么令牌?”

  见刘宇问自己,刘静摇了摇头道:“我们兄弟二人还是赶紧逃命要紧,先不管这丹药与令牌之事,我们逃出辽营的时候,我已经发出了求援的信号并在逃命的途中设下记号,想必父亲那里已经知晓,我们快跑,等安全了,大哥在告诉你丹药与令牌之事。”

  又向前跑了约莫5,6里路,刘静已经渐渐不支起来,刘静本就武功平平,这一来一回的疯狂逃跑已经力所不及。父亲那边还没人来接应,如此下去被苦厄和尚追上已经是时间问题,自己死了就死了,不能连累刘宇。想到这里,刘静停下脚步。刘宇见大哥不跑了,也停下步伐不解问道:“大哥,怎么不跑了,那贼秃应该快追上来了。”

  “宇弟,大哥跑不动了,你轻功好,快跑,大哥在这里给你断后争取时间。”

  “说什么鬼话,我兄弟二人要么一起死,要么一起生,你跑不动了,我背你跑。”说完话,刘宇不管刘静的阻止,背起刘静就跑。本来刘宇的轻功就不如苦厄和尚,此时又背着一个人,速度自然就降了下来,刘静在刘宇背后不停要求将自己放下,刘宇也不听,心中就一个信念,跑。此时,忽然背后传来笑声:“哈哈哈,小贼,我看你二人怎么逃出老衲的手掌心。纳命来!”。

  刘宇回头一瞧,正是苦厄老贼秃,只见苦厄和尚距离自己不过丈许,老和尚飞起一脚向背后刘静踹去。

  刘宇来不及多想将大哥往旁边一扔,拔出宝剑与苦厄和尚战在一起,刘静虽然武功平平,但此刻性命攸关也想不了许多,挥舞手中宝剑,加入战团。

  苦厄和尚双掌翻舞与刘家兄弟战在一团,一掌将刘宇击退,回身一脚将刘静踹翻在地。刘静一口鲜血喷出,倒在地上无法站起。刘宇见大哥躺在地上,咬了咬牙手握长剑与苦厄拼起起命来。两人斗了有一炷香的时间,刘宇已经身中苦厄和尚三掌,胸前的衣襟已经被鲜血染红。因失血过多,刘宇已经感到脑袋发晕,脚下的步伐也乱了起来。

  苦厄和尚见刘宇如此,知道刘宇已经不能再坚持,右手伸出向刘宇胸口袭去,口中大喊道:“小贼,去死吧!”

  躺在地上了刘静此时睁开双眼只见苦厄和尚向刘宇一掌拍去,刘宇不能招架,如若中掌必将命丧黄泉,失声喊道:“宇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