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成败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52,839

  只见大片的箭雨射来,众人忙挥动手中的兵刃阻挡。只一会,就有六七人中箭倒在了血泊当中。刘静武功一般,刘宇此刻正挥舞着宝剑游走于刘静周围,四下飞舞的剑气将射来的箭雨尽数绞碎。只一炷香时间,刘宇就感觉到丹田中的内力已经近乎于枯竭,如下下去,自己与大哥都将命不久矣。与其累死或射死,还不如拼一把多拉几个垫背的。

  想到这里,刘宇咬了咬牙从行囊中拿出两根2寸来长的银针,刺向两只耳朵后面同时逆转全身经脉,刘静在旁看的清楚,忙出声阻止,但已为时已晚。

  只见两根银针插入,刘宇一改颓废之势,体内内力流动,大喝道:“活着的兄弟,跟在我的后面,擒贼先擒王,我去杀了萧挞览。”说完一道剑气向前扫去,只见剑气呼啸着向围困的辽军士兵袭来,用精铁打造的护盾与盔甲仿佛像纸糊的一般顿时化为碎片。伴随着惨叫声,刘宇向萧挞览急速奔去。

  萧挞览只见刘宇突然间犹如神助,自己的重甲军顷刻间就土崩瓦解,就只见刘宇仿佛化为了一到白光,快速的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这白光就好像阎王的催命符咒,凡是挡在面前的任何存在的瞬间都被绞成了碎片。耳边传来的惊呼声,惨叫声,哭喊声交织在一起,就好像地狱中的挽歌,预示着今日他萧挞览必死。

  眼见刘宇以近在眼前,出于求生的本能,萧挞览顺手抓起身旁的陈三向刘宇丢去,转身想跑。陈三只听到耳边传来呼啸声,眼睛一黑就此被剑气绞成肉泥。虽然被陈三的肉体阻拦了片刻,但刘宇的速度依然不减,手中的宝剑呼啸着一剑刺中转身想跑的萧挞览。

  宝剑刺在身穿金盔金甲的萧挞览身上,并没有在刺进分毫。萧挞览低头看了看刺在盔甲外的宝剑,抬起头狞笑道:“哈哈哈,刘宇小儿,本帅身穿的金盔乃是金刚锭所制,哪是你手中的凡物所能破坏的。来人啊,将着贼子给本帅拿下。”

  见统帅没事,身边的众多兵士,嚎叫着就要像刘宇杀来。刘宇并没有惊慌,见身边已经涌来黑压压大片的士兵运起内力大吼道“都给我住手,不想像萧挞览一样的都给我滚开!”

  刘宇这么一吼,原本蜂拥上来的兵士一时间愣在当场,齐齐的向萧挞览看去。不看不要紧,就见那萧挞览已经七窍流血,站在原地已经死了。原来,萧挞览虽然身体表面没有受到半分损伤,但体内的的五脏六腑都被剑气绞碎,正是中了荡魔剑法的症状。刘宇见萧挞览已死,大喝道:“萧挞览已经被我杀了,想要活命的都给我闪开。”

  原本刘宇以为辽军见统帅已死,必定无心再战,自己与活着的兄弟还能有一线生机。哪知这辽人本就是胡狼之邦,凶狠异常,见统帅已死,更加激发了契丹男儿的血性,一个个嗷嗷嚎叫着不要命的向刘宇等人杀来。

  俗话说的好,横的怕不要命的,刘宇等人本就是强弩之末,此刻辽军士卒又悍不畏死,渐渐招架不住,一会就又有两人被乱刀砍死。眼见身边的兄弟死伤殆尽,刘宇不禁感叹看来自己今天是要死在这里了,也罢那萧挞览也死了,好歹我等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希望父亲那边也能顺利吧。刘宇感觉自己身体内的内力已经所剩无几,索性将宝剑丢在地上,闭上双眼等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到刘静大喊一声:“诸位兄弟,时辰已到,诸位莫要放弃,随我杀出营去啊!“

  刘宇听大哥这么一喊,睁眼一看,好家伙,真的是万马奔腾的壮观景象。不知道辽军营内的军马发了什么疯,此刻正嘶鸣着见人就撞。顷刻间,辽军的阵势瞬间就被冲散,刘宇捡起长剑,提起体内仅存的内力,趁乱与众人杀出一条血路,向辽营外跑去。

  小松岭30里外,此刻东方已经渐渐发白。四个满身是血的人相互搀扶奔跑着,正是刘宇等人。四人来到一小土坡上在也跑不动了,身子瘫软的躺在了地上。刘宇躺在地上,回想着刚才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想想去的时候是十二人,而回来就只剩下了四人,难免情绪悲伤。

  刘静见众人沉默不语,努力的坐起身来说道:“大家不要悲伤,死去的兄弟是为了民族大义而死,死的壮烈,是他们的死换来了我们的生,记住,我们今后都不只是在为自己而活。”

  “大哥,你说的道理,小弟明白,只不过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兄弟,一夜间就没了好几个,小弟心里不是滋味。不过,大哥,小弟有一事不明,原本小弟以为我等兄弟都将死在辽营,不知道为何辽营的战马突然发起疯来,使我等能够趁乱逃出生天?“

  “是这样的,为兄不是与你说过吗,入营之前我夜观星象,发现荧惑守心,算到此次行动不会一帆风顺。入营后,为兄在行进的路上撒下了极乐花,那极乐花平时没有什么,但在丑时与寅时交替之时会分泌一种刺激大脑的气味,人闻到了不会有什么,动物闻到了会变的发狂暴躁,如此我们才能趁乱逃出的。“

  “原来如此,大哥深谋远虑神机妙算,小弟真是佩服。”

  几人休息了一会,身体有了些力气,起身向澶州方向跑去。跑着跑着,只见前面来了一名和尚,刘宇定睛一看,还真是冤家路窄,来者正是苦厄老和尚。

  原来苦厄和尚原本想返回大光寺中,走出澶州城外向大光明寺返回的途中越想越气,此次自己无功而返天下英雄必将耻笑。老衲虽斗不过刘春峰,但自己武艺高强,如若去辽军营中宰了辽军的统帅,那么自己不仅找回了面子,更将得到天下英雄的赞扬。想到这,老和尚调头向小松岭行来。

  刘静见来人是苦厄和尚,知道自己弟弟脾气,连忙快走几部施礼道:“原来是苦厄大师,大师不是要回大光明寺吗,怎么往这小松岭方向走哪?”

  “阿弥陀佛,原来是刘家小子,老衲原本是要回寺的,但途中一想,辽人与魔教还没有击退,老衲不忍见天下百姓受战乱之苦,就返回准备刺杀辽军统帅。老衲见你四人浑身是血,还从小松岭方向而来,莫不是去刺杀萧挞览没有成功,反而损兵折将了不成?”这苦厄和尚虽然说的好听,好似在关心众人,但一脸横肉皮笑肉不笑的让人不禁恶心。

  刘宇见苦厄和尚一脸的幸灾乐祸,想想众位好兄弟的死都是拜这贼秃孙子所赐,在也忍不住,张口骂道:“老贼秃,不要说的冠冕堂皇,你怕是在天下英雄面前丢了脸,想去刺杀萧挞览找回面子吧。人都说出家人四大皆空,你个老秃驴的功名之心还这么重,你和你那已经千刀万剐的孙子还真是一脉相承那。”

  听到刘宇如此辱骂自己,苦厄和尚贼眼一番怒道:“刘宇小儿,你住口,老衲给你父亲面子不与你计较,你却屡次言语讽刺老衲,如若你在出口伤人,休怪老衲代替你父亲教导你一番。嗯,等等,你说我家孙儿已经千刀万剐是什么意思?“

  见苦厄和尚问自己,刘宇嘿嘿一笑:“什么意思,就是你养的这好孙子,丧尽天良,只因为与我的争执,就做了叛徒,将刺杀计划告知了萧挞览。就是因为你那杀千刀的孙子,中原武林损失了8位好汉,好在苍天有眼,让小爷手刃了此贼,你那孙儿已经被小爷的剑气绞为肉泥了!”

  听刘宇说完,苦厄和尚只感觉脑袋嗡的一下,脚下几个踉跄勉强站住身形,哆哆嗦嗦的吼道:“小贼,你说你把我孙儿杀了?”

  “不错,此等猪狗不如之人,小爷替天下人杀了此贼!”

  苦厄和尚一口鲜血喷出,双眼通红,手指刘宇道:“小贼,我陈家三代单传,就只有这一条血脉,如今你杀我孙儿,断我陈家血脉,杀人偿命,老衲今日不取你性命为我孙儿报仇,老衲誓不为人,小贼纳命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