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夜闯辽营
隔岸一枝花2016-12-28 17:342,918

  不知不觉,夜已经来临。十二道身影已经来到了小松岭外。刘静一挥手,众人停下了脚步。此时众人已经来到了辽军的防卫范围之内,每个人既兴奋又有一些紧张。这一路上,他们已经解决了十多处暗哨,由此可见辽军的防卫之森严。刘静从背后行囊中掏出了一个罗盘,一个人盯着罗盘观察了很久。众人不知刘静在干什么,也只能静静地等待。

  大约小半个时辰。刘静放下手中的罗盘低声说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布下这九曲困龙阵之人很高明。通过这几日的观察,这九曲困龙阵每日都在变化。如若我刚才没重新测算,今天晚上诸位兄弟可能要栽跟头啊。”众人听刘静如此一说,无不暗自侥幸,真要是大家伙闷头闯进去,不死也得扒层皮啊。

  “大哥心细如发,如今我们该怎么做?”听完刘静的话,刘宇紧锁眉头道。

  “不怕,刚才我已经算出了这九曲困龙阵的变化,我等再此歇息片刻,待到丑时从西北方向进入,向东南行5里后转而向西北5里,然后在从西北向正中走7里,那里就是这九曲困龙阵的阵眼所在,这阵法的阵眼必须要有将星镇守,我敢肯定辽军的统帅萧挞览必在此处。时辰一到,我等进入营寨刺杀了那萧挞览,如此,此战我大宋必胜。一会入营,刘宇你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张冰李彤在左,王猛陈升在右,司徒先生殿后,仇长老负责解决暗哨,其余人等随我在中央。大家明白了没有?”

  “听明白了。”众人听刘静话后,一个个鼓足了劲头,只等丑时入营,杀了那萧挞览。

  等待总是很漫长的,刘静来到刘宇身旁坐下,低声说道:“宇弟,大哥刚才观天象,北方有将星陨落,大哥断定今夜过后,萧挞览必死。不过刚才我观荧惑星突然移到了心宿星上,正所谓荧惑守心,劫难将临。大哥想恐怕今天的行动不会一帆风顺了。不知道咱们12名兄弟能有几个活着回去。一会入营,你一切要听大哥的安排,切不可意气行事。知道了吗?”

  “小弟知道了。”

  “宇弟,你也长大了,等到战事结束后,你护送圣上回京,不必着急回家,你是第一次去东京,见见世面也好。”

  “小弟听大哥的,等我在东京带一些特产给大家伙带回去,嘿嘿。大哥可不要羡慕小弟自己去京城玩耍了,哈哈。”

  “你这小子,总是孩子脾气,呵呵。”

  此时的刘宇满脑子都是战事结束后去京城玩耍的画面,却没有瞧到身旁的大哥眼角中流转瞬即逝的忧伤。

  兄弟二人说笑了一会,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忽然刘静望了望天空,说道:“诸位兄弟,丑时已到随我入营。“

  众人来到营寨西北方,一个个使出轻功翻帐而入。众人按照刘静的安排,一路前行,一路上避开巡逻的士兵,解决了无数暗哨。只见前面一座大营灯火通明,门口守护的卫士较其他营寨要多了许多。众人停下脚步藏在暗处,刘静低声说道:“此处,就应该是萧挞览的帅帐。宇弟,你悄悄进入帐中,刺杀萧挞览,我等在这里接应你。”

  ”好“

  刘宇使出踏云梯的轻功来到帐上,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将帐篷划开一条小口,抬目向里面观望。只见帐中漆黑一片,观察一会确定没有埋伏,刘宇将帐顶小口划大,纵身来到帐中,帐中休息的萧挞览此时已经是鼾声如雷,刘宇循着声音摸索着来到了床前,一剑向萧挞览勃颈上砍去。剑光所致,刘宇却没有感受到血花四起,帐内灯火却突然全部点亮,四处窜出数十名黑衣人,刘宇一看,床上哪里躺着人,明明是个木头人。暗道不好,中计了。

  此时,从帐外走入一群人,领头的看着四十左右岁,身穿金盔金甲好不威风,那人来到帐中哈哈大笑,刘宇来不及多想,此刻逃命要紧,单脚点地挥剑斩碎帐顶窜了出去,来到外面一看,只见四周无数甲士正将刘静等人围在中间,刘宇三步并作两步翻身越过人群,来到刘静面前。

  “大哥,我们中计了。”

  “嗯,我想必定是有叛徒出卖了我们,泄露了今日的行动,辽人设好陷阱,诛杀我们。不知道父亲那里如何,我想恐怕也遭到了埋伏吧。”

  “哈哈哈,想必说话的是刘静静公子吧,在下辽军统帅萧挞览,听闻静公子才智无双,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不错,本帅早就得到消息今晚你等将来刺杀本帅,本帅将计就计布下这天罗地网等待诸位,如果诸位能够束手就擒,投降于我,本帅保证向天子举荐各位,封侯拜相也不是不可能的,不知道各位意下如何?”

  刘宇听萧挞览这么一说,心中怒火窜起骂道:“呸,谁会与你等鞑子为伍,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和那叛徒。”说着刘宇就要横剑向萧挞览杀去。

  “宇弟住手。”刘静拦住刘宇,大笑一声说道:“萧元帅不要说笑了,我等今日前来就没有想过会活着回去,只不过刘静有一事还请萧元帅明示。”

  “静公子是想知道谁出卖了你们吧?”

  “正是。”

  “好,本帅就让你等死的明白。来人,将人带上来。”

  话音落下,就有士兵将人带上,只见来人一副猥琐,点头哈腰的来到萧挞览身边,向萧挞览施礼道:“萧元帅,小人来了。”

  被围众人一看,还真是熟人,正是白天被刘宇刺伤的陈三。原来苦厄和尚与刘春峰比武不敌,带着陈三就要回到大光明寺,那陈三觉得祖父与自己受了奇耻大辱,不出了这口恶气这么走了心有不甘,于是苦苦哀求老和尚要留下来。苦厄和尚不知道陈三所想,只以为孙儿不习惯寺里的生活,对陈三嘱托了两句就独自回寺了。

  陈三在澶州城中闲逛,思量着如何报复刘家父子,只见城中大批武林中人在暗中调动,心想可能要有大事发生,因苦厄和尚对年轻时的华千行有恩,于是陈三就去华千行那打探消息。陈三见到华千行一通胡说什么民族大义,华千行还以为陈三真就深明大义,再想到如今也正是用人之际就将今晚围剿王城与刺杀萧挞览的计划告知了陈三。

  陈三知道后,觉得自己报仇的机会来了,什么礼义廉耻早已抛之脑后。告别华千行,连忙赶往辽营,向萧挞览告密,于是才有了萧挞览设计诛杀刘宇等人。

  刘宇见告密之人竟是陈三,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挥动宝剑向陈三与萧挞览杀去,其他人一见,拼命还可能有一线生机,于是纷纷拿出看家本领与围困的士兵战在一起。

  只见萧挞览一挥手,一队队身着重甲的士兵手持长刀盾牌从四周向众人杀去,刘宇等人仗着武功高强,刚开始还能占些便宜,但辽军的士兵训练有素,身上的重甲防御力惊人,只有催动内力形成的剑气才能突破,一般的刀剑砍上去只留下一条白印。众人且战且退,慢慢的已经背靠着背守护在了一起。如此,围困的辽军短时间内也对刘宇等人无可奈何,反而丢下了大片的尸体。

  虽然目前形势看上去双方还是在僵持,但刘静知道时间长了等到众人力竭,结局只有身首异处,如下下去不是办法,刘静一边战斗边在计算着时辰。而萧挞览此时此刻也紧锁眉头。

  原本自己想要活抓这些人,想靠着人海战术累也累到刘静等人,但半个时辰过去了,自己的士兵死了不少,那边十来个人虽有受伤,但战力依然不凡。只是为了自己的一点爱才之心,就死了这么多契丹的大好男儿,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想到这里,萧挞览向传令官说道:“传本帅的帅令,命重甲军不要在进攻,加强防护将刘静等人困在当中,调400强弓手放箭射杀刘静等人。

  手下的传令官早已按耐不住,听到统帅下令,赶忙传令去了。

  刘宇等人正杀的兴起,只见围困的辽军忽然停止了进攻,反而向后退了10丈有余。刘宇看到辽军如此,正在纳闷,却听到大哥刘静大喝一声不好,只见四面八方无数箭雨射向自己与众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转化仙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