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佛寺往事(段五)
雪小朵2019-10-13 02:201,867

  人生三大乐趣,无非吃喝睡。

  我打小爱吃金玉堂的点心,只可惜这家点心铺只帝京一家老店,别无其他分号。自从来了千佛寺,我便再没有饱过口福。也不知沈初如何的神通广大,竟揣摩出我的爱好,还将我的爱好送上门来。

  我简单梳洗过后,神清气爽地去见他。一进门,就见他的手中捧了盏清茶慢慢地饮,不过是普通的白瓷茶具,在那只修长的手的映衬下,却有种动人的韵味。

  我还未同他打招呼,他已在茶烟中唤我的名字:“长梨,你醒了。”

  我为他亲切的态度愣了愣。

  行到他身畔,开门见山道:“听说施主是来找我算命的?”好奇道,“施主怎么知道我在为人算命?”

  他不置可否,道:“比起施主,我更喜欢你唤我的名字。”语调低沉,“长梨,唤我沈初。”

  我扯了扯嘴角:“施主我们刚刚认识,你便让我直呼你的名讳。”斟酌道,“这……怕是有些不妥吧。”

  他客气道:“无妨,我不在意。”

  我叹口气后在他身畔坐下:“这样吧,我唤你沈公子,可好?”不等他同意,我的目光就落在他手畔的锦盒上,道,“沈公子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呀,真是太见外了。”

  沈初道:“我听说你为人算命有个习惯,可以不收钱,但要从对方的身上拿一样东西。”

  我忙纠正他:“钱还是要收的,多多益善。只是谁都有出门不带钱的时候,我便只好退而求其次,拿别的东西将就着。”

  沈初默了默,道:“你,还真是得虚渡的真传。”

  我注意到他竟直呼虚渡师父的名讳,有些吃惊。

  他将手漫不经心搭在锦盒上,问我:“你觉得以这盒点心换你为我算一卦,可还将就的过去?”

  我目光紧盯着檀香木的锦盒,为表示自己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可惜道:“只带了点心啊,要是配上金玉堂的玉露酿就好了。”忍了忍,没忍住,“这些都是什么馅的啊?有没有我最喜欢的蛋黄莲蓉和香草绿豆?”

  他看着我:“原来你最喜欢蛋黄莲蓉和香草绿豆。”轻轻将盒盖移开,声音里多了笑意,“我记下了。”又道,“你也不必忍着,可要先尝一口?”

  我望着锦盒中的点心,咽了口口水。将盖子重新掩回去,矜持道:“我们还是先说正事吧,沈公子不是要找我算命吗。其实算命这件事是背离佛道的。常言道,佛度一切苦厄,念一声阿弥陀佛便可以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算一卦和解一卦的时间,不知道可以念多少声阿弥陀佛。公子来求我的卦,其实不如去求佛,比起求卦,求佛要来的更加划算,毕竟,念佛不过需一颗虔诚的心罢了。”

  他听后,道:“此生我想要的东西,大约佛祖不能给我。”又语气淡淡地反问我,“你既这般通透佛理,又为何要背离佛道为人算卦?”

  我诚实地回答:“大约因为我很闲。”

  我是真的很闲。

  我在薄薄缭绕的檀香中,开口问他:“沈公子想算什么,先说来听听。”

  他提起茶壶添了一盏茶,缓声道:“我想算同一个人的缘分。”

  我听后好奇,两手托腮,笑吟吟地问他:“可是公子倾心的人啊?”

  他将手中的茶递过来,没有否认,道:“是一个故人。”他的衣袖上用金线绣着莲花暗纹,绣工颇为精巧。依我之见,他这一身行头应当颇费银子。

  我改为单手支颐,将茶从他手中接下,象征性地浅酌一口后道:“其实我只会解签,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

  他道:“无妨。”

  我在他身上打量一遭,眯起眼睛:“解完签后,我还是要从你身上拿一样东西,方才的点心不算啊。”

  他听后笑道:“我的命都是你救的,按江湖规矩本该以身相许。”

  我脸一红:“以身相许就算了,我瞧你脸上面具不错。”狡黠道,“送我戴两天,可好?”

  我存心想逗他一逗,想着他既将脸遮上,定是有不能见人的理由,料想不会这般轻易的答应我,可是没想到,他连想都没想便道:“解完签之后,面具便是你的。”

  我喜出望外:“好,这笔生意我做了。但卦筒在前方佛殿里,我让婳婳去取。”说着唤了几声婳婳,却没有得到回应,只好冲他抱歉地笑笑,起身道,“婳婳这丫头不知去哪儿了,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他将茶杯放下,优雅地起身,我望向他,听他道:“同你一起去。”

  这两日闭寺,路上僧人有些寥寥,更不会有普通香客会挑此时上山,然而佛殿里我平日为人算卦的地方,却坐着一个人。

  光线有些暗,菩萨像下面的男子笼在阴影中。玄色衣袍,外面罩一件银色战甲,本该在头上的头甲则漫不经心地放在案上。

  男子眉目似画,棱角分明,不笑的时候,显得有些难以接近。

  左手正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枚卦签,瞧那神态,像是在想什么。

  听到我们的脚步声,他从签上抬眸望来。

  在佛殿里见到不该见到的人,我有些震惊:“宋宋宋宋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