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佛寺往事(段六)
雪小朵2019-10-13 02:211,445

  他凉悠悠望我一眼:“虽说我们好久不见,但你也不必吓成这样。”说完眼睛一弯,神情中便多出些风流,“还是说,宋宋是你对我的昵称,嗯?”

  我总算将嘴合上,良久道:“昵称个鬼啊。你不是在北疆吗,再说寺院都封了你是怎么进来的?”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我身畔的男子身上。

  他的打量有些久,许久后,才语调沉沉地开口,却是问沈初的:“你是什么?”

  这是个多么奇怪的问法,正常情况下,谁会问一个大活人“你是什么”?

  若是换做我,一定要同他急,沈初却不生气,语调凉悠悠地反问:“你觉得我是什么?”

  宋诀静默地同他对视,目光中带些杀气。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沉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宋诀微眯双目沉吟道:“佛界那帮人造一个假的出来……究竟想干什么?”道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后,又道,“容我换个问法。这位公子是何方人士,祖上哪里,来千佛寺有何贵干,公子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是嫌自己面目丑陋,还是怕被人认出来?”

  他问话期间一直紧盯沈初,连我都为沈初捏一把汗。

  我从前幽居在深宫,对于宋诀审人的厉害却也有所耳闻。

  听说早些年大理寺有个悬而未决的案子,好容易有个知情者落网,却迟迟不能从他口中问出所以然来,连日来将大理寺卿裴如令搞得焦头烂额。有人告诉他宋诀审人很有办法,但裴如令对宋诀平日的做派很有些看不顺眼的地方,当即嗤之,称他若有办法,他裴如令亲自为他抬轿子。后来宋诀这个名字,便成了大理寺卿裴大人失眠的原因。

  宋诀军营中长大,审问犯人自然有些手腕。

  我为沈初担忧,沈初却不为他的话动摇分毫,平淡对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无论在下是何方人士,祖上哪里,都是大沧子民,至于来此地做什么,缘何遮面,恕在下冒犯,这些都是在下的私事,与这位军爷何干?”

  宋诀听后也不恼,反而笑了:“有道理,你是什么人,的确与我关系不大。只是最近幽州动乱,有许多流民逃窜,我是个武人,见了眼生可疑者,总习惯问一问。不过瞧公子装扮,自是家境优渥之人,是我多虑。”他虽笑着,语气和神态却有些凉,脸上还浅浅浮了一层轻蔑之色。

  沈初微微颔首,没再说话。

  宋诀冲我勾了勾手:“你过来。”

  语气漫不经心,却不容人拒绝。

  我下意识道:“我不过去。”

  宋诀看了我一眼,问我:“你是在怕我吗?”

  我挺了挺腰,对他道:“我怕你做什么?”

  他的目光越过沈初,落到我的脸上,目光愈发地沉了:“你不怕我,躲在他身后,又拉他袖子做什么?”

  我扶住沈初,镇定道:“我今天还没吃早饭,所以有些站不稳。”又道,“你也看到了,有客人找我算命,你能不能从我的位子上让一下。”

  宋诀的声音微沉:“他让你为他卜卦?”

  沈初替我回答他:“不错。”从容道,“长梨同这位军爷是朋友?”

  我道:“认识而已。”

  宋诀望向我:“长梨?”

  我心虚地不敢看他,听他又道:“认识而已?”

  他的目光似乎要将我身上看出个洞来。

  身畔沈初语气从容地开口:“长梨姑娘同这位军爷似乎并不熟,既然如此,在下要劳烦长梨姑娘解签,还需劳烦这位军爷避一下嫌?”

  态度不卑不亢,好样的。

  我刚刚赞了他,就见宋诀冷冷地扫他一眼,而后突然放松神情,轻笑出声:“呵。还真是不巧。”随手从签筒里抽出一支签来,扔到桌上道,“我也有支签要解,按照先来后到,究竟是谁该避嫌?”说着点了我的名字,“长梨,你告诉他。”

  他故意将长梨的字音咬得很重,以达到威慑我的效果,毫无疑问,他成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