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佛寺往事(段七)
雪小朵2019-11-24 09:432,770

  那一段时日边境的战事十分紧张,宋诀作为大将军,本应浴血沙场,却一身战甲出现在千佛寺,自然令我感到有些始料未及。

  不过老实说来,这次见面倒有些扭转他在我心中的形象。

  宋诀这个人,少年时代便名满京城,而他之所以名满京城,同他将军做得好不好没有多大关系。

  首先,他有个名满天下的祖父,其次,他有副足以令他名满天下的相貌。

  本朝虽不如前朝那般喜好男色,帝京的姑娘们的思想却十分开放,由全城的姑娘选出的本朝十大美人的小册子,在少女的闺阁中间广为流传。关于那本美人册,我在茶余饭后也闲闲地翻阅过,看到宋诀的名字时,一口茶水呛进喉咙,差点死于非命。

  所以,我对将军府的少将军的印象,一直停留在绣花枕头的层面。如今,我却发现绣花枕头这个词已不足以形容他,因为现在的他不光是只绣花枕头,还是一只霸气的绣花枕头。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宋诀穿战甲的模样,也是我第一次直观地认识到他是名武将的事实。

  他方才问我此刻谁该避嫌,我委实有些为难。想了想沈初送我的那盒点心,又想了想姓宋的平日的为人,觉得有些难以取舍,权衡再三,只好忍痛委屈了沈初这位新朋友。

  我对他好歹有救命之恩,寻思他不会同我过于计较,否则便不配同我做朋友。

  果然,他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只淡笑着道:“既如此,在下便不打扰。”笑吟吟道,“长梨,我们来日方长。”

  我感激地目送着他离开佛殿。良久,才从他的背影上收回目光,感觉脚步也重了几分。走到宋诀的面前,垂头看着他,道:“你……”改口道,“宋将军怎么来了?”

  近看他,才发现他眼睛下方隐隐有些乌青。而他整个人,都带着风尘仆仆的味道。

  他轻描淡写道:“有批粮饷要经过此地,臣过来接应,来得早了,只好借千佛寺歇歇脚。”

  我有些好奇:“不过是一批粮饷,竟劳烦将军亲自接应吗?”

  他面不改色,答得别提多敷衍:“嗯。是一批很重要的粮饷。”

  我狐疑地看他一眼,目光转向被他捞进手中的卦签:“将军何时对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感兴趣了?”说着随手拉过一个蒲团,在香案前跪坐下。

  案上有一个小小的香炉,已经点上了香,我拿手轻轻扇着风,将香气往自己这边送了送。

  香气在鼻尖缱绻,耳畔响起阵阵梵唱。

  自我有记忆以来,这串佛音便总是如影随形。有时候很远,有时候又很近。大约这便是所有高僧见了我都要说我有佛缘的原因。

  可我实际上并不愿意礼佛。

  不知道是为什么,至今以来所有事情都在逼我向佛,然而我实际上对佛教教义里的许多观念有不同看法,所以修佛这件事本身是违背我的本心的。

  当然,这已经上升到学术问题的层面,不好在这里探讨。

  在渐渐强烈的梵唱声中,我抬头望向宋诀。

  宋美人牵动嘴角,这样回答我的问题:“听说殿下解签解得很准,臣有些好奇。”

  “所以你们都是从哪里听说的?”

  他以挑眉不语回答了我的所有疑问。

  我叹一口气。

  他既要我解卦,解给他就是了。伸出一只手,接过他手中的签。只简单扫了一眼,便道:“此为归妹之卦,你问的不是前程,就是姻缘。”

  他饶有兴趣地望着我,道了一声:“说下去。”

  我懒洋洋地念出卦辞:“求鱼须当向水中,树上求之不顺情,受尽爬揭难随意,劳而无功运平平。”

  他单手撑着额角,突然变得很谦虚:“臣是个目不识丁的粗人,光听卦辞是听不出其中含义的,还请殿下仔细解释给臣听。”

  他宋诀会目不识丁?鬼才相信。我不戳穿他,拿着卦签指点给他看:“你瞧,归即返,你若问的是姻缘,那这份姻缘并不顺利,若是少女从长男,则很有可能有始无终,中途生变。而你若问的是前程,这一卦则是在告诉你,有些事不可强求,要顺势而为。”

  这种卦辞的解释本就是千篇一律,不需要太走心,可是话说完我忽而觉察出不妥来。我是宫中最小的公主,宋诀则是将军府的长男,我二人的姻缘不偏不倚正好应了这一卦。

  就见宋诀长眉一挑,问我:“这是卦上说的,还是殿下说的?”

  听他这样问,定然是误会了,我虽全无影射此事的意思,却也有些发窘,将挂签往桌上一丢,道:“卦是将军选的,我是个看卦的,我所说的,自然只是卦辞。”撞到他的目光,又添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不相信我啊。”

  他没有说话,而是隔着袅袅香烟打量我,黑漆漆的一双眸子,将人的心微微一牵——宋诀这个人,单看皮相的确能够惑人。

  我被他打量地浑身不自在,摸着额前的一绺乱发开口:“那什么,婚约的事将军也不必太放在心上,当年我母妃不过在宴上随口一提,我父皇也不过是顺着我母妃的话随口一应,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说他老人家是被美色所惑,才做了糊涂的决定。”

  又道:“听说府上的老太爷对这门婚事虽然未置微词,可老夫人的心中却早有孙媳妇的人选。听说你有好几个如花似玉的表妹,全都暗恋着你,表妹好啊,打小一起长大,将来嫁给你了,还不用从头开始培养感情,这是多么地……”

  我将姿态放得很低,还表现得很谦逊,觉得他听后一定会感动,他却打断我:“我跟她们不熟。”

  我默了片刻,听他问我:“与臣的婚约解除了,殿下好像很开心?”

  我道:“我看起来很开心?”

  他道:“嗯。”

  我调整了一下心态,道:“我是在为将军开心将军难道看不出吗?”

  他道:“殿下这样说,便不怕臣伤心吗。”他这个人说话总有些拐弯抹角,让人听得似懂非懂,我还在揣摩他话里的含义,就见他有些落寞地笑笑,笑到中途表情微微一变,手突然抬起来,按上了一边的肩膀。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你怎么了?”目光移向他的肩膀处,一惊,“你受伤了?”

  他老实道:“嗯。”

  一缕乱发随着他抬头落到额前,映得他的脸有些苍白。

  我急了:“你受伤了怎么刚才不说,还有闲心问卦?”不等他回答,就站起身子道,“你随我来,我让人收拾个房间出来,给你躺一躺。”

  他叫住我:“殿下。”

  我道:“怎么了?”

  他道:“臣受伤了。”

  我茫然:“我已经知道你受伤了。”

  他继续道:“臣,很疼。”望着我,又添道,“疼的走不动。”

  我总算明白他的用意,只好行到他身边,递了一只手臂给他:“借你扶一扶。”

  他看着我,眼中有抹笑意一掠而过,我刚有些后悔对他心软,他已毫不客气地扶着我站起来。人站定后,又将手环过我的脖子,整个人也顺势压在了我身上。

  我好歹稳住身形,刚要提醒他我的意思是让他扶着我,而不是让他压着我,就听他沉雅的嗓音在耳畔氤氲开来:“多谢殿下。”

  气息温热,让人身子微僵。

  我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觉得耳根有些发热。他身上的铠甲咯得我有些不自在,而更令我不自在的,则是突然逼近的男性气息。

  令人不自觉屏住呼吸。

  他却很是心安理得,还提醒我:“殿下可是嫌臣太重了?”

  我干笑一声:“哪里。”

  我不是嫌你太重了,而是嫌你脸皮太厚了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