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梨花乱雪(段七)
雪小朵2019-10-13 02:201,761

  仔细想想,当年在广御殿上我曾见过他一面,只是我们的座位隔得甚远,他长什么模样我并没有看清楚。今日在这样的境况下遇上他,他竟还火眼金睛地将我给认了出来,这委实有些不妙。

  我还愣着,就听四皇子云迟的声音传来:“宋诀,你在那里窝着做甚?让本殿下好找。你旁边的姑娘谁啊,看背影怎么这么眼熟……”

  这下换我的身子僵成石头。

  少年却若无其事地将我放开,丢下我朝云迟走去:“方才喝多了酒,有些头疼,过来吹一吹风,遇到个相识的‘宫女’,便同她聊聊天。”

  云迟道:“你跟个宫女有什么好聊的,别是看上她了吧……”

  少年语声含笑:“四殿下多虑。”眼角余光扫我一眼,“这丫头长得又不好看,我看上她?”

  这句话说的十分凶残。

  待二人走远,我才扶住身畔的玉兰树,心情复杂地松了口气。

  后来我才知道,宋诀同我四哥云迟的交情深厚。

  那日过后,我战战兢兢地过了好几天,直到确认了他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云迟,我才放下心来。可是有时候做梦,还是会梦到云迟提着鞭子追我,问我为什么嫁祸于他。这证明人是不能做亏心事的——至于为什么没有梦到昔微而是梦到云迟,大约是因为昔微自作孽不可活。

  因为这样一件事,我对宋诀避之唯恐不及,他反而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并且总要借机敲我的竹杠。好在没有多久就烽烟四起,我与他的婚约也作罢了。被他敲竹杠的岁月一去不返,我也成了个处变不惊的大姑娘。

  多年过后,重新遇上他,我实在不想同他一见面就伤了和气,于是做出一副看风景的样子,指着新落成的一座宫苑问婳婳:“那里是什么地方?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走的那一年,从这里还能看到藏书阁。”

  婳婳远目望去,疑惑道:“奴婢不记得那里有个藏书阁啊。”想了想道,“倒是记得有个御膳房。”

  我望着她:“也许是你记错了。”

  婳婳一副不能认可的表情,道:“奴婢记性一向好。”

  她的记性的确很好,能够过目不忘,是个天才。同她争论记性的问题我一定要输,不如换个话题,不等我开口,就听身后宋诀沉声开口:“岫岫。”

  我只觉得后背一僵,整理好心情,回头笑道:“上下有别,将军还是唤我殿下,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他看着我,良久道:“误会?”缓缓道,“是误会臣冒犯殿下,还是误会臣对殿下有非分的念头?”

  我愣了愣,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竟问他:“非分的念头……你对我能有什么非分的念头?”

  他脸上笑意更深,朝我一步步走过来,低笑道:“殿下希望臣对你有什么非分的念头?”

  我望着他那张越来越近的脸,忍不住往后撤去,却忘了身后已是凉亭的靠栏,说是靠栏,其实不大牢靠,一只手及时递过来,将我的腰揽住,还往前带了带。我手撑在他胸前,闻到他衣上淡淡的沉香味。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只觉得灵台不够清明,声音也有些含糊:“将军如此这般,算不算冒犯于我?”

  他仍旧笑吟吟的,神情中带着别样的风流:“臣不出手,殿下便摔出去了。”

  我干笑一声离开他,道:“还真是有劳将军出手相救。”理了理衣褶,心平静气道,“从太常山到帝京的这一段路,也全亏了将军派人暗中护送,在此一并谢过。”

  身畔婳婳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姓杨的都尉是大将军派去的?”

  我道:“听说大将军麾下有一支骑兵,因将士全于手臂上纹双雁刺青,故称雁子骑。杨将都尉虽没有告诉我他在为谁做事,但他身上的雁子刺青,却是不会说谎的吧。”

  宋诀神色不变,似乎我戳不戳破他都并不在乎。

  “我派人暗中保护你,你不开心?”

  我抬头看着他,悠悠道:“大将军的美意恕我心领,只是我这个人一般习惯了自己的事自己料理,不大喜欢欠谁的人情。”

  我觉得正常人若是听了这话,定然要生气,他听后却不气反笑,长眉一挑,问我:“你以为你们这一路只遇到几个毛贼,便是运气好了?”

  我还在琢磨他话里的意思,就听婳婳在耳畔道:“嗬,三公主。”

  我的右眼蓦地一跳。

  都说好事不成双,今日却当真是个好事成双的日子。

  远瞅着一帮美人分花拂柳而来,其中,昔微一袭朱色宫装,在美人堆里也有些扎眼。

  她身畔有个抱琴的女子率先看到了我们,凑到她耳边轻轻提点,就见她脚步顿下,直直朝这里望过来。

  暖风掠过,我站在凉亭中冲她招呼:“三皇姐,好久不见。”

  良久,才传来幽凉的一声回答:“十四皇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