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梨花乱雪(段六)
雪小朵2019-10-13 02:201,802

  先皇有十四个女儿,若论多才多艺,还要数这位三公主。她的光荣事迹集中体现在七岁能作赋,八岁能背《六朝诗》,九岁随手描了一副山水入了当朝画圣的眼,被收为传说中从不收徒的画圣的入室弟子——这件事不光证明了三公主的画颇有水平,还证明了当朝画圣不够讲信用。

  与她相比,我就显得有些碌碌无为。除了六岁那年去佛寺进香,被寺里瞎眼的老和尚看出有佛缘以外,便再没有其他丰功伟绩值得称道,就连有佛缘这件事算不算丰功伟绩,也都值得商榷。

  可惜的是,这个有才华的皇姐却有个不妥的爱好,那就是找我麻烦,大多数时候我忍着,忍不了的时候就只好报仇。

  重庐湖畔的玉安桥上,巨大的花炮腾空而起。那时年纪最大的皇子也才17岁,所以火光映照下的脸都很年轻。噼里啪啦,银花炸开,火光四射,有个小姑娘的尖叫声蓦地响起。

  小宫女抖着嗓子道:“殿下!殿下你怎么啦?殿下你有没有怎么样?”说着就去追她家如惊弓之鸟的主子了。

  昔微为摆脱炮仗声慌不择路,其他人全像避瘟神一样避开她,那场面别提多热闹。

  待这场骚乱终于停止,倒霉的她倒在宫女怀中,缓了半天才缓回来,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悲愤地道了一句:“是谁,谁在我的裙子下扔了个炮仗!”

  我偷偷地将脚下的火折子往草丛里踢一踢,再踢一踢,身畔的婳婳突然拿胳膊肘撞了撞我,我顺着她略带担忧的视线望去,便看到有个少年,正在不远处的桥边神色玩味地瞧着我。

  少年白衣白袍,所立的地方正好植了一株白玉兰,恍惚间还以为是花中的精怪,为了欣赏夜色才现身人世。

  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眸望过来,让人的心神为之一动。

  当然,那时候的我还是个小丫头,心神一动之际所想的事跟风月没有半两银子关系,而是“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开始看我的?”以及“他不会正好目睹了我的行凶过程吧”。

  我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于是嘱咐婳婳为我放风,自己则抬脚缓缓朝他走了过去。

  当时所有人都关切地围在昔微的身边嘘寒问暖,他身边也没旁人,那棵玉兰树又正好可以挡一下视线,我走过去的时候便显得十分从容。

  我走到他身边,轻咳一声对他道:“我家殿下让我跟你传句话,刚才的事,你什么都没看到。”

  没错,我威胁了他,而且聪明地将自己伪装成受人指使的模样。

  我虽是公主,却不如何受宠,平日里又行事低调,若非常来宫里走动,不认得我倒也正常,那是我记忆里第一次见这少年,所以在他面前扮起宫女来很是心安理得。

  而昔微却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若这件事被他老人家知道,一定要扒掉我一层皮。

  非常事态,自然要用非常手段。

  可是被威胁的人却非常不给我面子,眼睛一弯,淡淡道:“刚才的事,指的是你将炮仗扔到昔微公主裙子底下那件事吗?”声音像裹着烟岚之气,很是好听。

  我意识到的时候,早已伸出手将他的嘴给捂上了。他个子甚高,捂他嘴这件事,个子矮小的我做得十分艰难,整个人基本上攀到了他身上。

  他的身子僵了僵。

  我努力地目露凶光:“我告诉你,我家殿下最不喜欢多嘴的人了,谁多嘴,我家殿下就将谁的舌头割下来喂狗吃。”

  他的身体放松下来,目光也变得甚是淡定,还透着些狡黠。

  我看到他没有反抗之意,便将手从他的唇上拿下来,恶狠狠地叮嘱他:“你要听话,知道不知道?”

  他打量我一眼:“听话?”懒洋洋问我,“你让我听话,却连你家殿下的名号都不报出来,是让我听谁的话?”

  我听后一默,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在人群中搜寻起来,良久,目光终于在一个人身上定住,朝他一扬下巴:“看到那个穿玄色袍子的人了吗,那就是我家殿下。”

  四皇子云迟,在所有皇子中最是跋扈嚣张,人称京城一霸,整个帝京中无人敢招惹他。

  少年眯眼道:“原来是四殿下。”

  我得意道:“认识就好。”

  他勾唇一笑,好整以暇地望着我,不知为何,眼中的玩味之色却更浓了。

  他凉悠悠地问我:“那,你可认识我是谁?”

  我轻蔑地瞧他一眼:“你谁啊?”

  无非是哪个高官的儿子,这京中的纨绔那样多,我哪能一个个都认识。

  他朝我轻轻勾了勾手:“你过来。”我迟疑着凑上去,他的手便漫不经心搭上我的肩,垂下头,在我耳畔吐息温热:“十四殿下不记得微臣了吗。”语声轻浅,似清冷月光,“臣姓宋,唤作宋诀。”

  巨大的烟火在他身后的天空炸开,于他脸上投下明明灭灭的影子。

  我想了半天,想起这世上我只认识一个宋诀,就是那个与我有婚约的大将军府的宋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神仙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