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马匪来袭
轮回2019-12-24 09:493,256

  饭桌上,村长开始询问起周易的行程,“不知小哥你所到黑石城是有何事?”

  “受家父所托,有些事情要去办。”周易也不好跟别人说起宗门的事,也不是说怕消息泄露什么的,而是就算自己说宗门一类是的事情,这大叔与村长也不见得能够理解。

  “哦,原来如此。”村长点了点头也没有细问,这毕竟是周易的私事。

  “对了,老村长,不知这黑石城到底是个什么来历,为什么叫怎么个名字?”周易听到村长说了好几遍那城池的名字,也不由的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奇怪。

  “那黑石城得名是因为他的城墙都是由黑石构成,这黑石是一种这附近特产的矿石,硬度极高,而那黑石城却整片的城墙都是由黑石砌成的,看起来恢宏无比。”村子简单的讲了讲那黑石城的来历。

  听到老村长的话,周易也顿时明白了,这黑石城恐怕是东域用来防止妖兽的入侵的。本来还在想为什么这山谷口没有一坐坚固的城池镇守,难道就那么相信于那些妖兽以及人妖协定吗?看来不是因为相信,恐怕也是因为直接在这森林的边缘镇守反而不如让那些妖兽暴露在平原之中。

  村长一边和刘大叔喝着酒一边细细的将怎么去这黑石城告诉了周易。

  周易也跟这两个老人喝了一点这村子里面自己酿制的酒水,却是味道不错,醇香清冽。

  就在三人觥筹交错间,一个村民急急忙忙的跑到村长家里来,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满头的大汗,看起来焦急无比。

  “楞子,怎么了,看起来这么急?”村长看着这个中年问到。

  “大事不好了,马……马……马匪来了……”这个中年汉子一脸的惊恐。

  “什么?马匪来了?”村长听到了这村民的话也不禁着急起来。

  来来回回踱步的村长选择还是去村头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周易看着出门的村长也跟着村长来到了小村子的村头。

  看着远处的马群带起的尘土,这群马匪也显得气势十足,而这边站在一起的村民却是瑟瑟发抖起来。

  尘烟渐渐地逼近了村口,大概有数十骑,为首的马匪一马当先,在马匹快要踩到人的脑袋时才拉紧了缰绳。

  “这位大爷,小村今年的份儿不是已经交了吗?”老村长虽说也十分的害怕但是还是站了出来,**的说道。

  “就你们村子的那点粮食,还不够我们兄弟吃上三天的,这次我们来也不求多的,一千石粮食,不然我们就踏平这个村子。”为首的马匪撇了撇嘴,嚣张的说道。

  “大爷求你放小村一条生路吧,您这是要拿走一千石粮食,小村这三年的收成都没了,恐怕这个冬天都熬不过去了啊。”村长还在苦苦哀求着。

  看着眼前的村长,马匪眼里露出了一抹不耐烦,顿时就是一马鞭回去,村长一下子被抽翻在地,脸上还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红色的伤痕。

  “你……你们怎么还打人?”刘大叔见村长被打,很是生气的站了出来。

  “打人?打人怎么了?老子心情好才打你,心情不好直接杀了你!”那个马匪很是不屑的说道,说着挥起鞭子又要打。

  刘大叔见此别吓的退后几步,马匪们见此哈哈大笑起来,原来那马匪头子是故意吓唬刘大叔。

  刘大叔见此脸色铁青,敢怒不敢言。

  看着这一帮嚣张的马匪周易终于忍不住了,只见大轻喝一声,身子猛然飞起,焚日对着马匪头子刺去,他**的一剑惊起了马匪坐下的马匹,那枣红马扬起前蹄几欲将那马匪摔下。

  “蛆虫。”周易又是一剑向上挑去。

  刚刚稳住自己**的马匹,那为首的马匪都几乎无法反应过来就连人带马被削成两半,血液和内脏撒落一地。

  看到这样一幅图景,其余的马匪都惊惧万分,甚至一时连逃跑都忘记了。

  只是斩去了为首的人,周易并不想做过多的杀戮,连忙的大喝一声:“你们的首领都死了,还不快滚,难道还想尝尝我这一剑吗?”

  这一声大喝在马匪耳中犹如惊雷,总算是惊醒过来,顿时一股脑的全部都作鸟兽散。

  看到了这一幕的老鬼却是在周易的脑海里面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看来这次主上要受到一些打击了,哎!希望主上不要就此陷入修罗道吧!”

  这些作为主人的周易都没有听见,只是感觉解决了这场危机,而自己也没有做出太多的杀戮,自己还算是比较开心的。

  刚刚发生了这些,也让村长等人对周易高看了一眼。

  “好了,小迪、村长,就送到这里吧!”看着这爷孙两个,周易摆了摆手说道。

  “易叔叔,你一定要再来看我啊。”五岁的小迪面对着分别已是泣不成声。

  周易摸了摸小迪的嫩脸,笑道:“知道了,叔叔一有时间就会来看小迪的,还给小迪带糖。”

  “小兄弟,你就朝着这个方向走,虽然饶了一下路但是这边不会遇到马匪,他们的营寨在另外一边。”村长出奇的没有说些挽留的客套话。

  周易踏上了孤独的旅程,不过好歹还有一个老鬼陪着。

  而在周易脑海里的老鬼依旧为了周易之前的不狠辣而伤神,不知道周易是否能够抵挡的过这一次的打击,会不会自己对人生对世界的看法就此崩溃。但是老鬼却也不好提醒,只能让周易自己去感悟。

  走出了山谷后周易也没有之前那样赶急赶忙的去赶路了而是向老鬼询问这天下武学的基础所在。毕竟自己去了宗门也是学习那些武学,而有一个几千年前的老鬼在一边指导自己,哪怕是大宗门的弟子也不会有这样的环境吧!

  老鬼虽看似邪道之人,但是他的理论却是心境合一的正统大道论。而不是那些歪门邪道的偏门速成之道。那些速成之道看似修为增长极快可是在后期却是难以更进一步。所谓魔道,那些掠夺之法,同样需要足够的体魄来承受,故而二者并进都是需要时间与汗水的。那些误入歧途的人,只知取纳而不知强健体魄,故而心境大破,杀戮成性。这也是魔道风评不好的原因。

  就在周易还在与老鬼论道之时,他身后忽然冒气了火光,伴随着浓浓的黑烟,显得极为显眼。

  就算是隔得不近的周易也一时就察觉了。

  同样察觉到的老鬼不断的在叹息。“好快啊!哎!主上希望你能挺过去吧!”

  看到那个方向,周易心里一颤,那是那个小山村的地方。

  周易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怎……怎么会这样?”

  回过神来的周易立刻转身向小山村飞奔而去,他不敢去想象自己到达后会看到什么一副场景,他只是不停的赶着路,还好这几天他走的不太快,所以离那山村也没有太远。

  此时,仿佛世界都没有了别的声音,只有他自己耳边的风声还在呼啸。

  当周易赶到山村的那一刻,他最不愿的事情发生了。

  满目疮痍,所有的房屋付之一炬,尽管是奋力赶来,周易面前的房屋还冒着烟尘,却只是一片焦黑。

  周易一点点的在村子里面移动着,看着这里如同人间炼狱一般都景象。暴露在空气里的血液都凝固成了暗红色,但是还是有一股刺鼻的气味在空气里飘荡。

  好不容易才跑到村长家的门口,周易慌忙的在那些废墟堆里翻找着。试图找到村子他们的尸体,更是怀带着一丝丝的期望,或许,还有幸存的人。

  在废墟之下,周易发现了村长那已然是无法辨认的尸身,只是凭借大概的体型能够依稀的看出那是村长。

  周易继续的寻找着,直到在一块墙角处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小迪。

  “小迪,小迪,坚持住。”周易慌忙的扶起脏兮兮的小迪。

  “易叔叔,你来看小迪了。”小迪勉强的挤出了一丝微笑。

  周易正要说什么,却忽然发现先前拽住他衣袖的小手忽然没有了一丝是力气缓缓地垂了下去,软软的碰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小迪……”一声悲戚的长啸,惊起了林中的飞鸟。

  周易无神的坐在地上,回忆起村子里的一草一木,回忆起那些善良好客的村民,和蔼的村长,可爱的小迪。

  这是第二次了,周易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先前看到自己的母亲被杀,父亲也被重伤。现在又看到前几天还在自己眼前晃荡的笑脸忽然的一张张破碎。

  “老鬼是我太善良了吗?”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没有一丝丝感情的问到。

  “如果我当时没有放走那些马匪这样就不会发生这场悲剧了吧,都怪我。”周易依旧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老鬼也没有吭声,没有去打断周易这时的这样一种状态。

  “哎,主上不是老鬼没有提醒你,而是成长都是在伤痛里的。”老鬼看着低迷的周易不由得叹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老鬼也已经是将周易当成了自己的后辈一样看待。

  在烟雾的烘托下,周易那双有些发红的眼睛显得格外渗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阙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阙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