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血屠
轮回2019-12-24 10:483,189

  直到一场大雨的冲刷,雨水顺着周易的衣襟与脸庞滑落。

  官道上,一个青衫少年,背负一把长剑,露出长长的剑柄。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庞,让人望而生寒,如堕冰窟。即使是曝晒在这烈日下也抵不过这股寒意。

  随着夕阳将这道身影拉长,周易终于走到了一座山寨之前,满眼恨意的凝视着那山顶处的寨子,周易提着自己的长剑缓步的向着山顶走去。

  “何人来寨?”当做哨卫的匪兵向着周易喝问到。

  周易一声不吭,只是将自己的长剑平举起来,一道宏光闪过,两个哨兵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脖子,伴随着咕咕的声音,鲜红色的血液不断的往外涌着。

  焚日的边缘还有蜿蜒的血液顺着剑刃滴下,而周易的一身青衣却干净无比。

  周易毫无波动的向前推进着,面前已经站了一排紧张**着的匪兵,一边与周易对峙一边向后退着。

  突然一个匪兵无法承受这难以忍受的压力,大吼一声,举着**就往前冲去。

  周易面不改色的平刺,又缓缓地收剑,那冲上来的小匪兵表情凝固,目瞪口呆。一时血液才从胸口处一点点的映出。

  这时,闻风而来的匪首终于赶到,马匪也都似乎是有了主心骨,挥舞着**冲杀上来,一阵阵的怒吼抵御着恐惧与压力。

  面对着**而来的人群,周易心中泛不起丝毫波澜。只是身上的杀意又强烈了一分,仿佛一股股飓风从身体里涌出,青色长袍也被吹得飘动。

  被内力灌注的焚日发出了耀眼的光辉,好似一道流光,那一剑的**,让这些人好像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痛,目眩神晕。

  这是杀剑里的第一式,璇光。杀意越强威力越大,只为杀戮而存在的剑招,一剑断喉,剑过之处绝无活口。

  好像是割韭菜一般,匪兵成片的倒了下去。本来就心神恐惧的匪兵们,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心理,开始溃逃。

  周易却是不愿再放过一人,开始追杀这些溃逃的匪兵。

  内力再脚下流转,周易飞身腾挪,快速的向那些逃跑的匪徒斩去。这内力运转之法同样是杀剑里的一式,名为追光,乃是追杀人的一招。

  只见周易腾挪之间,一地的残肢。因为周易身体周围的气劲,那些飞射的血液也没有溅到周易身上,纤尘不染,青衣长袍,乌黑的长发轻垂脑后,翩翩如玉,那张如同死水般的面孔,冷峻,与这满地是血腥对比鲜明。

  周易心中以往所压制的戾气一股脑的全部爆发出来,更为离奇的是,那股以往一直压制着自己无法长时间战斗的那股气息在杀戮**的**之下却加速的旋转起来,使得自己的内力更加凝练与强劲。

  但是陷入了无边杀戮的周易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反而是寄居在周易脑海里的老鬼发现了这个问题。

  “咦!主**体有古怪啊,这股气息,一时间竟然连我都看不透,并且当初主上还能在识海里操纵元气,颇为不凡啊。”老鬼低声自言自语。

  凝聚在周易周身是煞气越来越浓郁,煞气乃是杀气凝聚而成,杀气是红色的,而煞气却变成了黑色,普通肉眼虽不可见,但是只要是习武之人便可以一窥。所以会有所谓的犯煞只说,而那些杀戮过重的人都会为别人所忌惮。

  施展着追光,周易不断的腾挪不断的出剑,不断的有人倒下,不断的血液在空中飞溅。而他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那些逃走的人,谁逃在最前面也就是谁最快死去。

  “哎,希望主上还能保持清醒。”老鬼默默叹气,毕竟这也着老鬼的原因。如果老鬼告诫周易那些残局可能并不会发生也就不会有此时的杀戮,但是老鬼为了磨练周易的心性却是故意没有点醒周易。

  周易此时杀人已经杀麻木了,一双本来炯炯有神的眼睛,现在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没有了往日的坚定,有的只是一股滔天的煞气。

  而那些匪兵早已心胆具裂,连逃跑的勇气都丧失,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周易那被杀戮充斥的内心怎么可能会有怜悯和饶恕,尽管是那些降者,周易亦没有丝毫留情。杀完这批人,周易继续的向着寨子的中央走去。

  那匪首早看到形势不妙,急忙的躲到了寨子的中部去了。

  还剩下的匪兵,大多数都是寨子的精英,也都是武者,甚至还有锻骨境的高手,只是在周易煞气的影响下而不敢轻举妄动。

  来到寨子中央的周易深陷重围。一群武者小心翼翼的围在周易身旁**着,生怕周易那绚丽的一剑会划过自己的脖子。

  而在山寨的中央的某一个阁楼里面,囡儿两眼无神的仰坐在地上,身上的衣裳凌乱,嘴角还有一丝凝固的鲜血。

  杀戮,又开始起舞了。灿烂的剑光闪动着,每一次的跳跃就会带至少走一条性命。

  眼看着自己不出手就是等死的那些高手,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周易攻去,本来周易就已经到了锻骨的大圆满,身上的骨骼更是远不止大圆满这么简单。再加上焚日的加成,已经被杀意激发起的那股神秘气息,此时的周易面对那些锻骨期的武者,也有如屠狗。

  依旧是一剑,带着绚烂的华光。

  就在周易大肆屠杀之时,一栋阁楼忽然爆裂开来,一道身影从阁楼里弹射而出,“哈哈哈,老子的功法终于大成啦!”

  一道张狂的长啸似乎是让那些被屠杀的人看到了一丝希望。

  “供奉救我等。”那些锻骨境的武者大声的喊道。

  周易也看向了那道身影,就算是出于杀戮中的周易也不由得瞳孔一缩,“刚柔境,大成……”

  看到这片阁楼里的模样,那供奉戛然收住了笑声,脸色也变得铁青起来。“你这小鬼是何人,为何要在我这山寨闹事?”

  周易没有出声,死死的盯着那供奉。

  供奉看周易没有理他,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屈辱,立马冲向周易,一道掌劲破体而出,周易下意识的使出了御式,但是还是后退了几步,对面是供奉同样也向后倒退了几步。

  这一击看似平手,却是周易胜了几分,那供奉总归是占了进攻先机,身体也带上了冲过来的势能,却也只能堪堪跟周易打了一个平手。

  退回去的供奉十分惊讶,尽管周易此时威势十足但是供奉一眼就可以看出周易任然停留在锻骨境,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锻骨境的小鬼却在对招中隐隐占了上风。

  这供奉有所不知,这就是周易体魄强大的优势了,长年累月的天地元气的滋养,周易的体魄早就比同阶的人强了无数倍,哪怕是比他高阶段的人也不见得会比周易的体魄更强了。

  周易在供奉还在惊讶之间,得势不饶人,立马就一招璇光向着供奉削去,看着自己面前绚丽的华光,供奉慌忙间拿手挡在自己的身前。

  这是周易的璇光第一次失势,但是也在供奉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剧烈的痛苦,让供奉发出了一阵阵的咆哮,“你这个小鬼,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周易看到自己的璇光不能一击必杀,却没有太多的讶异,毕竟是刚柔境大成,就算是基础再怎么不牢固也不会像其他的虾米,让自己一招就秒杀。

  没有理会那供奉的歇斯底里,周易缓缓闭上了双眼,内力不断的向着焚日涌去,连带着自己身上的煞气也一缕缕的**在焚日之上。原来泛着玉色的柔白光华也变得漆黑。

  站在对面的供奉,感觉自己被一道气机锁定,无论如何也拜托那一道浓郁的杀机。

  被逼无奈之下,供奉选择了先行出手,他也明白过来,千万不能让周易再蓄力下去了。

  就在供奉出手的那一刻,周易也动了。

  其他人只看到一道黑色的光穿过了供奉的身体,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下来。

  周易缓缓的垂下自己的焚日,身后的供奉突然如同爆炸开来,变成了一点点的碎块,红色的血滴也向雨水一样滴滴的洒落在地面上。

  之前周易的每一招都像是一曲华丽的舞蹈,而这一击,却是真真的体现了暴力的美感,直接将人粉碎,不留下一丝机会。

  看到这骇人的一幕,那些锻骨境的马匪就好像被人捏住了喉咙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是不断的**着,更有甚者一股液体从双股之间流下,散发着骚味。

  看着缓缓向他们走了的周易,一群马匪骇然的跪在地上。

  “求大人放过我等!”一个个响头磕的很有诚意。连周易都是一阵触动,可一想到村长和小迪的死,周易本来略有柔和的眼睛再次冰冷下来。

  仁慈?就是因为自己的仁慈才让村长和小迪死于非命,若是当初……

  漫步在血雨里,但是没有一滴滴在周易的身上,周易保持着一样的速度向着那些吓破胆的马匪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阙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阙战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