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别人家的T 4
猗兰霓裳2019-11-12 15:582,056

  谭曼丽选的餐厅在市中心,离夏夕凉上班的地方很近,步行就能到,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中餐厅。大厅虽然熙熙攘攘,但从侧面以翠竹隔开的石板路走过,再登上红木楼梯,便到达了一个精巧私密的空间。

  大大的复古水晶灯从旁边垂落,雪白桌布上一瓶盛放的厄瓜多尔红玫瑰,花朵硕大、形态饱满、颜色鲜艳,花瓣上还有清水,更显娇艳。整个空间里的装饰,包括杯盏盘碟皆是青花瓷图案,十分雅致。看起来,更适合求婚,而不是闺蜜吃顿饭。更何况,夏夕凉觉得,她与谭曼丽,还未到闺蜜这层关系。

  一侧的红木贵妃靠上,放着一个大象灰色birkin,缠了橙色图案的twilly,还有一件驼色同品牌的双面绒大衣,随意地搭在扶手上。

  而这一切的女主人却不见踪影。

  夏夕凉叹了口气,解下自己脖子上的蓝色外贸丝巾,脱下韩国某牌子卡其色风衣,放下黑色coach包包。两边一对比,又是巨大落差。她想了想,还是把丝巾揉成一团放进包里,在把包放在椅子上,至于风衣,就搭在椅背上吧。这样,就不会破坏那么高大上的摆设了。

  “哎呀,夕夕来啦。不好意思,我去了一下洗手间。”

  谭曼丽带着微笑走上台阶,夏夕凉看着她精致的及肩短卷发衬出的白里透红的脸颊,无懈可击的日常妆容,再看了她仿佛随意的白色粗棒针麻花高领毛衣、白色紧身裤以及灰色高筒靴。她涂了嫣红的唇膏,配上吹弹可破的雪肤,再加上这一身衣服,浓浓的女人味下,还有一重洒脱干练的气质。从那毛衣右下的古铜色字母片、裤兜上小小的橙色logo绣纹、靴子的拌扣上,夏夕凉一眼认出,它们和沙发上的包、丝巾、大衣出自同一品牌。

  她走上来,隐藏在卷发下的扇形钻石耳环被水晶灯一照,熠熠生辉。她伸出手欲给夏夕凉一个“闺蜜抱”,露出手腕上镶了贝母、钻石的四叶草型腕表,icon的名表中心即将开业,夏夕凉自然也认出谭曼丽腕上的牌子。

  纵是在百货工作多年的夏夕凉,也不得不称赞谭曼丽这一身搭配的完美。当然,这身上随便一样,都得是普通工薪阶层数月的薪水。有那么一瞬间,夏夕凉宁愿自己完全不懂时尚,不懂名牌。

  “哎呀,你剪了头发。”夏夕凉迎上谭曼丽热情的笑容:“上次见,还是长发呢。”

  谭曼丽点点头:“准备要老二了,所以剪了。”她拨拨头发,有点惋惜道:“其实我一直都希望自己能留一头又黑又直的长发,到腰。”

  “嗯,对呀,小时候每次阿姨带你去剪头发,你都要哭呢。”夏夕凉与谭曼丽对面坐下,玩笑着。

  谭曼丽笑一笑,语气里带了感伤:“是啊,生颖儿前,我的头发都到腰了,我想着再长长。但是,为了她还是剪了。这两年长起来点,又准备再要一个,我想,算了迟早要剪,趁现在还能做个发型。就剪了。”

  她从头顶往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还习惯地一摸到底,却在肩膀处,停下了动作。叹了口气,一刹那,夏夕凉看到了谭曼丽眼底的一点哀,一点怨。

  不一会儿,菜上齐了,是精巧的粤菜,摆盘别致令人不忍下筷,装在名贵的盘子里端上来。

  “我带的酒,醒好了吗?”谭曼丽问。

  “严太太,醒了一半。”侍应礼貌回应。

  “拿过来吧。”谭曼丽挥挥手,朝夏夕凉解释:“喝一点,活血美容,不错的。”

  “咱俩哪里喝得完一瓶。”夏夕凉看着侍应拿来醒酒器和一支红酒。

  “没事,喝不完你带回去。严江涛招待大客户的,不会差,这瓶这是96年的Lafite,我最喜欢。”谭曼丽露出狡黠的笑容:“我从家里酒窖拿的。”她看了看那红宝石般醇美的佳酿,语气里带了遗憾:“我准备要老二,不让喝了。”

  “对了,这是给依依的礼物。”谭曼丽收起语气里的一点点伤感,从旁边椅子上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你下次回去带给她吧,是个娃娃。”

  夏夕凉看了一眼那看起来很高级的盒子,笑盈盈接过:“太感谢了,刚好依依回来了,今晚就能看到,肯定会喜欢的。”

  “哎呀,回来啦,那真好啊。”谭曼丽眼睛一亮:“下次我们把孩子也带出来吧。他俩差不多,应该能玩到一起。”

  夏夕凉点点头:“好啊。”

  下次,谁知道啥时候呀。

  “你刚才说,准备要老二啊。”夏夕凉喝了一口柠檬水,问道。

  “嗯,打算再要个儿子。”谭曼丽的语气很肯定。

  “这生儿生女……”夏夕凉看着她。

  “有办法的啦,你要是打算再要一个,我告诉你。我婆婆找医生要的。”谭曼丽掩口笑着,语气却一本正经:“科学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决男女问题。”

  夏夕凉扑哧笑起来:“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好。”

  “没办法啊,你知道的,他们家是广东人,一定得有孙子的。”谭曼丽叹了口气:“所以我得抓紧再生一个,万一不是,还得再要。”

  “啊?!”夏夕凉惊讶道:“不会吧。”她想了想又道:“对了,你家严江涛,好像还有个弟弟吧。”

  谭曼丽点点头:“他弟媳生的也是女儿,所以,我家老爷子发话了,必须得有孙子。”

  夏夕凉吐吐舌头,她与谭曼丽在来到深圳之后,因为都忙,聚的很少所以倒不是十分亲密。她们以前也相互吐槽过双方的婆家,夏夕凉知道,谭曼丽的婆家就是一言堂,眼老爷子的话那就是圣旨啊!难怪这大儿媳积极筹备生孙子呢。

继续阅读:第三章 别人家的T 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胎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