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别人家的T 7
猗兰霓裳2019-11-12 16:012,418

  夏夕凉赌气般打开衣柜,想给翟依然换一身女孩子应该穿的衣服。可她准备的那些粉的、鹅黄的衣服都被随意叠起放在角落,之前摆在房间里的芭比娃娃、毛绒玩具,被胡乱塞在一个塑料袋里放在一边,芭比的头从熊的爪子间露出来,兔子的脸贴在塑料袋上,毛都乱糟糟的,看起来能吓哭胆小的女孩。衣架上都是奶奶带来的翟依然的衣服,无性别,或者说都是偏男孩风格的衣服。蓝色、绿色、咖啡色居多,格子,条纹映了满眼,看起来旧旧的,带一点可疑的黄色陈渍。还有几件奶奶自己的衣服,同样灰扑扑的颜色,没有一点鲜亮。

  夏夕凉感觉,一夕之间,自己精心布置的公主房,变成了贫民窟。她一早的好心情,被眼前这乱七八糟毫无美感的房间搞坏了。还有那些衣服,有的大,有的长,一看就不是根据翟依然体现买的。就像……就像……夏夕凉觉得脑中一个闪光,就像谁穿过给翟依然的,是旧衣服。

  她的女儿,怎么能穿别人的旧衣服?她们赚的虽然不多,但还不至于让女儿捡别人家小男孩的旧衣服穿的地步。

  带着这样的想法,夏夕凉又看了看翟依然的玩具。那些,一看就是超市里玩具区毫无质量、毫无设计的廉价玩具,怎么能给孩子玩这些?这种来历不明的塑料,刺眼的各种颜色,在夏夕凉眼里,只变成了“有毒”二字。

  想到这里,夏夕凉为翟依然感到委屈起来。依依一定也不愿意像小男孩,也是想做漂亮的小姑娘的。只是不在妈妈身边,所以,只能违背心愿任奶奶“打扮”。

  “妈,”她抱了翟依然到客厅:“我给依依准备的那些东西呢?”

  “哦,都收在柜子里。”凌雅芳见她出来,忙把一碗粥端出来。

  “怎么不用呢?”夏夕凉忍住心里的一点火。

  “那些不是全棉的,有化纤,对小孩不好。”凌雅芳没觉得不用有什么影响。

  “我看了,都是全棉才买的。”夏夕凉辩解:“我专门问了导购。”

  “那她们是为了卖给你,肯定说全棉啊,你摸摸就知道了。”凌雅芳语气带了点不屑。那料子,那么光滑,怎么会是棉的?现在这些年轻人,就是容易被骗。

  “怎么可能,我自己店的。”夏夕凉无语。

  凌雅芳没理她,转身回厨房,又端了一碟咸菜出来。

  “那些多难看啊。”夏夕凉不由发表评价:“都哪儿来的呀。”是不是别人不要给的,这句话她压在心底。

  “这床单被子是我在那边专门扯布做的,又专门带过来,依依用惯了。”凌雅芳觉得自己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也有点生气,语气也不好起来:“好看顶什么用,舒服才好。就知道花哨好看,不适合!”

  夏夕凉听这话也不乐意了:“那床单也好多年了吧。”她脑中灵光一闪:“我第一次和凌霄回去,就是这套吧。我不是买了好多给你寄回去吗?有新的干嘛还用啊。”

  “东西好好的,干嘛不用?”凌雅芳反问。她心里感慨,这儿媳妇真浪费,才挣几个钱就这样大手大脚,难怪儿子那么辛苦。

  “那难道用坏再扔啊。”夏夕凉也反问。

  “那床单虽然年头长,但其实就你俩回去我才铺一下。你寄来那些都好,所以就送你大姨、表姐他们了。都说好呢。”凌雅芳语气突然好了,表情一改刚才因争吵而略略狰狞的脸,此刻十分柔和。

  她仿佛解释道:“以前的老棉布,现在找不到那么好的。吸汗、透气,给孩子用最好。”她叹了口气,带了点委屈:“不然我也不会这么远带来,谁不愿意轻松过来,带那老些干啥?”

  “就是个床单,用啥不一样。一大早的,吵什么呀。”是翟凌霄。

  夏夕凉听到这声音,下意识转过头,还没来得及收起脸上的嫌恶表情。

  翟凌霄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心里不高兴了,刚才就是这样表情对着自己妈?这表情看得人真心寒。自己妈也是为了孩子好,夏夕凉这样太不体谅,太不懂事了。

  “不只是床单的问题。”夏夕凉辩解,又看向婆婆:“依依的衣服,是别人的吧。”

  “没啊。”凌雅芳否认。

  “那几件外套上面有油渍。”夏夕凉指出:“还有玩具,我买的为啥都收起来。”

  “哦,那件是,那件是你大姨孙子的,只穿了一次,我看东西挺好的。”凌雅芳点点头:“玩具嘛,依依不喜欢娃娃,我嫌占地方,收起来了。”

  “干嘛穿人家的旧衣服。”夏夕凉仿佛抓住了把柄。

  “那有什么不行?自家人,穿过才暖,小孩子几天一个样,全买新的,穿一两次,多浪费。”凌雅芳觉得没必要在衣服上乱花钱。

  “那也……”

  “那也是啥?”翟凌霄见她不知道错,更加不高兴:“妈说的对,小孩子的衣服,买几件,拾几件亲戚的穿穿,就行了。”

  “我不反对拾别人的,可是依依是女孩子,至少也是捡女孩子的吧。”夏夕凉最介意的,其实是这个。

  “那么小,分什么男女,知道什么美丑。”凌雅芳不屑道。

  “是啊,夕夕,穿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好看不好看啊。穿的好看,不过是大人的面子。”翟凌霄也帮腔。

  凌雅芳突然明白了夏夕凉介意的地方,虽然心里觉得没必要,但为了他们小两口不要吵架,还是给了个台阶:“平时在家在楼下玩,随便穿,弄脏了也不心疼。咱们带夕夕出去,再穿你买的那些漂亮衣服。”

  夏夕凉把脸别到一边。

  凌雅芳和气地笑笑:“夕夕,要是你觉得床单那些不好看,等会儿我就换回去。娃娃什么的,依依确实不喜欢玩,放在哪儿还容易坏,就给你收起来。”

  凌雅芳好像服了软,在夏夕凉听起来,就是虚伪。儿子没出来的时候,怎么不见这么温和。

  “没事,妈,用啥都一样。”翟凌霄站在自己母亲这边。

  “我也是想着有个替换。”凌雅芳顺坡下驴。

  夏夕凉气的头疼,把翟依然往沙发上一放,饭也没吃,换了鞋出了门。

  “哎呀,这粥刚盛了没喝。”凌雅芳看了桌上的粥,可惜道。

  在翟凌霄听起来,夏夕凉对妈不尊重,妈还想着她没吃早饭,自己妈真是受了委屈。

  其实,这是件小事情,简直太微不足道,不值得起争执,更不值得搭进夫妻感情。夏夕凉退一步,视而不见就好,反正不是她睡。凌雅芳退一步,先用着夏夕凉准备的,一个月后换替也正常。

  其实,两人都为了自认为的给孩子用起来舒服,坚持自己是对的,引发了这一场不必要的不愉快。

继续阅读:第四章 周三惊魂记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胎驾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