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我是董菲
沈子午2017-02-19 19:263,805

  那种电影、小说里面说的背后一冷,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

  姜子兮忍不住地浑身一颤,只觉得随着韩徙的这句话,她一整个后背的鸡皮疙瘩都好想在一瞬间都站起来了。

  之前她曾经设想过自己会出现的坑爹情况,可是这些情况里面绝对没有包含着“死了的董菲就在她身边”的这一条,她的脖子无法克制地僵硬成了石头,只觉得现在连向四处张望一下子的勇气也没有,只能直直地看着韩徙颤着声音道:“你,你说的什么鬼话,这个世界可没有鬼,你别随便吓唬我,我我我我我才不怕呢!”最后这句话说的她险些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韩徙看着她这副明明害怕地不得了却还是要嘴硬的样子,轻轻挑了挑眉,同意道:“这个世界确实没有鬼,只是却有浊灵。”

  “那个是个什么东西?”她还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词汇。

  “人的外表其实就是一具躯壳,而真正驱使着这个躯壳去活动,去产生情绪的却是一股特殊的能量,这个能量在人死后便会离开躯壳,这个事情有专门关于研究灵魂的科学实验已经表明,他们在人死亡的那时候,将人放在一个密闭的容器内部中,然后精确地称量出人整体的质量大小,而在人死亡的那一刻,人的质量会相应地减少24g或是16g,这个消失的东西就是灵魂能量。”韩徙顿了顿,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道:“而这股灵魂能量许多会直接消失,可是却也有不能消失的灵魂能量,这种能量就被我们叫做浊灵。”

  姜子兮云里雾里的点了点头,虽然韩徙说的这些东西比较绕,但是她还是听懂了一个最为关键的地方,她有些奇怪地问:“为什么有些灵魂能量可以直接消失,而浊灵却不能?”

  “因为他们的怒气与委屈太大了。”韩徙淡淡地回答:“这样的怒气与委屈让他们无法消散,而浊灵却没有实体,也没办法去做什么事情,于是就只能整天游荡在人世间,时间长了,就成了……雾霾。”

  姜子兮这一次绝对秒懂了!

  雾霾……竟然是浊灵,那么这几年雾霾频发,这么算起来,天底下到底是有多少浊灵存在啊!

  “这就是说明现在的社会实在太黑暗了,冤屈而死的浊灵太多从而导致了雾霾情况一直泛滥成灾,它们用自己的方法报复着社会,可是时间长了,我们也不能不管。”韩徙解释道:“我们这些人间管理者商量了以后决定建立这个时空快递局,用来改善浊灵现象。”

  等等,用送快递来改善浊灵现象?

  姜子兮又觉得自己要忍不住去发笑了:“别闹了,送个破快递怎么改变浊灵啊!”真的是无稽之谈。

  浊灵和快递根本就没什么可以联系的啊,难道韩徙是准备拿送快递得来的这些工资给浊灵买纸钱用来超度他们?

  姜子兮有些好笑地看着韩徙,却见他在听了她的问题和嘲笑以后,不但没有黑脸、发脾气,反而面色如水没有一丝变化,只是一双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姜子兮,像是无声地暗示着什么。

  于是姜子兮笑着笑着便有些笑不下去了。

  为什么现在她好像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呢?之前韩徙好像说过,她现在在写的《错生》是真实存在的,故事中的董菲已经死了,而现在通过这个情况去看,董菲死的那样惨烈,很有可能就是变成了浊灵……对了,最开始韩徙找上门来的时候说的是什么来着?好像是要她回报什么吧?

  难道……

  这一下她是真的一点半点都笑不出来了。

  她的脸色蓦地变黑,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从脚底开始往上攀来,不过顷刻的功夫已经爬遍了她的全身,叫她就连头发尖都开始发冷。

  而韩徙就在她难看地堪比吃屎的脸色中,轻轻地勾了勾唇,皮笑肉不笑地开口道:“你心中想的没错,这也是为什么我说我是执行管理,而你是我的执行助手。”他顿了顿,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接着说道:“我们这些人间管理者商量后决定,化解浊灵的最好办法当然是消除他们心中的怨气,而我们出手去做一些事情的话,到底于理不合,所以我们就需要选取一个合适的助手,而你就是我选定的那个助手。”

  “我会让浊灵自己写一份关于自己生平的大纲出来,然后我再用快递的方式交给你,由你把他们的故事写成故事,放到网上赚取钱财,而不管你写什么,只要这个故事形成,那么一定便会大火,从而为你赚来很多的钱,这些钱,你可以简洁地理解为是浊灵付给你的报酬与对你的感谢,而你收了这些感谢,自然也要帮他们做一些事情。”韩徙看着她问:“所以你现在知道你应该怎么做了吧。”

  姜子兮咬牙地觉得自己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韩徙说的这些话她自然都听得懂,可是正是因为听得懂,她才深刻地明白自己这是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董菲的生平在这个时候快速地在她的脑中过了一遍,越想她越是觉得头疼,她脸色发青地问:“我就想问,为什么是我?”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人啊,为什么偏偏得是她呢?为什么不能是张三,王五呢?

  韩徙轻轻挑了挑眉回答:“因为你够穷。”他淡淡地补充道:“比你穷的没有你有才华,比你有才华的又没你穷,所以我当然只能选你。”而且跟姜子兮差不多穷,差不多有才华的又没有姜子兮长得好看。

  毕竟脸这个事情还是很重要的。

  韩徙慢慢地扫了她一眼,虽然姜子兮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是作为工作伙伴,如果长得丑,他的心情是很容易被影响到的。

  他在心中暗暗补上了这么一句,而此时的姜子兮已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在韩徙说完为什么要选她这些话后,其实她是真的很想反驳的,但是……她却又真的没什么好反驳的。

  因为他说的就是事实啊。

  她就是真的很穷。

  在最开始明白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以后,她的内心深处的第一个反应确实是绝对不要参与这个“浊灵清空计划”,可是现在慢慢冷静下来,她却又发现自己根本没什么办法去拒绝。

  一方面,现在《错生》这个故事她已经写了,并且还已经写火了,可就在要马上来大钱的时候,她选择不做了?这个她还真的是没办法去轻易做出决定,更何况,另一方面,刚刚韩徙说的一句话非常重要。

  因为她现在写的这些关于浊灵的故事,只要能写出来,那就一定能火。

  这个是对一个写手来说最大的诱惑。

  她已经写了两年无人问津的网文了,可是最近这几天,与以前冷冷清清的状况截然相反,她的评论区每天总是有热情的粉丝在里面讨论着文章,关心着她写文的进度,可爱地对她撒娇,而文章的收藏也是一天天地攀升着,这些事情都是除了钱以外给她带来的精神满足。

  她真的不想再回到过去那种无人关心的日子了。

  姜子兮咬着唇有些纠结地坐在地上,矛盾了许久后,她才终于抬起头来,认真谨慎地看着韩徙问道:“我在你的浊灵清空计划里,会有危险吗?”

  “重新再找一个合作伙伴是很麻烦的事情。”韩徙靠着椅子姿态优雅地看向她:“我当然不会让你有危险,所以你考虑好了吗?”

  姜子兮犹豫地长长吸了一口气,想要借着这个动作将一直狂跳不止的心脏稳定住,她紧紧地闭了闭眼,许久后终于重新睁开:“我答应做你的执行助手。”

  不就是个“浊灵清空计划”吗?还能比穷还可怕?

  韩徙意料之中地点了点头,脸色未变道:“这样一来的话,我就把你要做的事情具体都和你说一下,毕竟董菲的事情你要是结束以后,接下来一定还是会有活需要干的,首先……”韩徙扳着手指算道:“第一步,当然是我让浊灵自己把他们的生平写成大纲,然后我用快递的方式给你,第二步,就是你将大纲写成故事,放在网上赚取稿费,也就是浊灵给你的报酬,第三步,你帮助他们开始实现他们死前没能完成的心愿,或者他们死后希望完成的诉求,在这个过程中,最后一步,也就是第四步,就是完成前三步后,完结掉你在网上关于他们的故事,不得再因为利益接着续写一些不符合实际的事情。”

  他竖着四根手指慢悠悠地说完了以后,看着她问:“所以我说的这些事情你都听懂了吧。”

  “……当然。”这不是废话吗?她又不是智障,怎么可能听不懂,可是这么听下来,她也觉察出了一些奇怪的地方:“你说的这四步……我怎么感觉都是我在做事情?”

  是啊,这四步是,她写故事,她帮助浊灵完成心愿,最后她还得再去完结故事,合着韩徙什么事情都不用做?

  “不是啊。”韩徙看着她莫名其妙道:“我不是在一开始要把快递送给你吗?”

  姜子兮瞪着眼:“……就这个?”

  “不然呢?”韩徙理所当然地回答,俊朗的脸上浮现出“不然你还要我做什么”的冷漠表情说:“我又不穷。”所以当然不用怎么做事啊。

  姜子兮:“……”

  这个话真的是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然无言以对。

  韩徙抬眼看了看她一脸蛋疼菊紧的悲催样子,直接无视道:“现在既然事情也定下来了,那么接下来我就让董菲自己跟你说她的事情吧。”说完便随意地摸了摸手指。

  姜子兮立刻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连忙从地板上站起来准备阻止。

  要知道这个可是她第一次看浊灵这种东西,虽然他们不是鬼,但是这种超出常人理解之外的东西,她马上就要看见了难免还有点小紧张,而就在她着急忙慌准备阻拦韩徙,让他不要立刻将董菲喊出来,起码也让自己好好有个心理准备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韩徙摸手指的这个动作像是一个小小的暗号一般,随着他的这个动作,一股突如其来的微风突然在她的房间再度扬起,只见原本被她放在桌子上方方正正的纸质大纲突然高高地飞起,而后慢悠悠地落了下来。

  姜子兮一看见自己写稿子要用的东西这么突然地飞了起来,身体还是下意识地过去准备接大纲,可是就在那大纲慢慢落到她手中的时候,一股说不出的浑浊气息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姜子兮不自觉地觉得胸闷气短起来,随后便听见了一个有礼貌的声音;“子兮,你好。”

  “我是董菲。”

继续阅读:第6章:我又不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命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