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我又不穷
沈子午2017-02-19 20:123,675

  要说对于“自己书里面写的主人公是真实存在的人”这件事情,姜子兮就已经有些不能消化了,而现在,她的情况更加惨烈的是“她书里写的主人公是死人”,而现在这个主人公就用浊灵的形态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姜子兮浑身一冷地立刻转过了身,愣愣地看向眼前这个比她高上一些的透明影子。

  而此时在她眼前出现的,毫无悬念的便是董菲了。

  她大概有165的样子,身材匀称偏瘦,也许是家中父母长期的不关心与妹妹董若琳的刻意欺负,所以她的头发显出一种营养不良的黄色,虽然柔顺,可是还是可以看出她过得并不好,而她的五官非常精致美丽,,所以即使是眉眼间带着淡淡的冷漠与疏离,还是叫人忍不住对她心生喜欢,想与她更亲近一些。

  看见这样的董菲说来其实很奇怪,姜子兮可以很肯定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她,可是看着那脸庞,那神态,她却不能克制地从心底涌上一股熟悉的感情来,就像是很早之前就认识了这个女孩子,还与她是好朋友一般,叫她忍不住心中亲切。

  哪怕她现在用的是透明的浊灵形态出现,她在最初的惊讶过后,还真的是没有什么警惕与害怕。

  姜子兮暗暗地在心中纳罕着,而坐在一边椅子上的韩徙又像是读出了她的心事一般,慢悠悠地开口道:“你之前写了那么长时间她的故事,所以对她有亲切熟悉的感觉是很正常的,毕竟她现在也算是你的一个作品了,更何况,我说过了……”他顿了顿,指了指她的房间说:“之前你在写故事的时候,其实她也一直在你的身边看着你写故事。”

  难怪她之前在还没决定要不要写这个故事之前,总感觉可以看见董菲在恳求她的虚像。

  感情那个原来并不是完全的幻想,而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啊。

  姜子兮恍然大悟地抿了抿唇,而在韩徙说完那些话后,董菲附和着轻轻点了点头,开口对着姜子兮道:“恩,子兮你写的很好。”说完唇角僵硬地向上扯了扯,露出了一个生硬的笑容,像是表达着自己的感谢。

  只是这样的微笑,看上去还真的是有些怪异。

  而姜子兮自然明白董菲这个微笑之所以生硬的原因。

  在她写故事的时候,她就知道,从董菲15岁被带回自己的亲生父母家后,她便再没有真正开心地笑过。

  这中间漫长的五年时间里,她已经快要忘记笑是什么样子,每天伴随着她的都只有无尽的折磨与痛苦,而只有在叶施面前,她才会有时候因为感觉开心而无意识地微笑出来。

  不过想到这里……她连忙看着董菲问道:“叶施刚刚来找我了,你见到他了吗?”

  如果这几天董菲一直都跟在她的身边,那么相应的刚刚她也一定也看见了叶施吧。

  果不其然,在她的话说完后,董菲原本灰白的面色微微一顿,随后眼睛微红地看着她点了点头,轻轻回答:“看见了。”

  只是他却一直看不见她,不管她站在叶施的面前做什么,说什么,他的都已经再也看不见,听不见她。

  这一切在她死去的那一刻便已经注定,董菲也明白自己再也不能像是以前那样陪在叶施的身边。

  她只能看着他拿着她的学生证,困苦地拍着门,红着眼不肯离去,一遍遍地恳求着姜子兮将她的消息告诉他。

  董菲黯然地垂了头,而姜子兮看着她这样难过的样子,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也跟着疼痛了起来。

  看来韩徙说的没错。

  她是编写董菲故事的人,而每个作品都变相的是编写者的孩子,所以从某一方面来说,姜子兮现在看着董菲的感觉已经是犹如亲妈看着自己孩子的心态,而天底下没有哪个亲妈看着自己的孩子伤心不难过的。

  当然,除了董菲那个没良心的亲妈之外……

  她心疼地抿着唇,刚准备与董菲说些什么安慰的话时,另一个没良心的存在已经有些不耐烦地说话了:“那么伤心也没用,死都死了,该干什么就快点干什么吧。”韩徙冷漠地指了指董菲,又指了指姜子兮道:“把你的心愿告诉我的执行助手。”

  她咧了咧牙,在内心偷偷腹诽,什么破执行助手,她根本就是农民工!

  她暗暗地这样想着,下一刻果不其然又接收到了一枚“韩徙独特冷漠注视”,她连忙扯着笑容看着董菲温柔地问道:“亲,来吧,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告诉我。”虽然我不一定都能办到,不过破罐破摔谁不会啊。

  姜子兮在心里暗暗补上了这么一句,紧接着“韩徙冷漠光线”果不其然再次出现。

  这种莫名其妙的“读心术”可真的是个问题,她想什么韩徙都知道,那她还要不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了?

  姜子兮不悦地反瞪韩徙,将他的冷漠光线强行送回,而一边的董菲自然没有注意到姜子兮与韩徙之间的眼神斗争,她微微默了默后,低着头缓缓开口道:“我死在五天前,可是因为我死去的地点是在一个已经废弃很久的大楼里,所以直到现在都还是没人发现我的尸体,而学校里的人,包括我的……亲生父母都以为我只是失踪,因为我被董若琳约出去的事情,我没有告诉学校里的任何人,所以没有人怀疑过董若琳什么,但是真正害死我的就是她啊。”董若琳紧紧地攥紧了拳头,忽然抬起头来,有些疯狂地看着姜子兮道:“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三件事情。”

  她缓缓道:“第一件事,就是请你把害我的董若琳与那个混混绳之于法,第二件事情,就是告诉叶施,我希望他能幸福,第三件事,也就是最后一件事,请你把我的骨灰带回给我乡下的父母,并且帮我告诉他们,跟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我真的一直都很开心。”

  而她原本计划这个暑假,就带着叶施去看他们,告诉他们自己找了一个很爱自己的男朋友,过得很好的,可是现在也无法实现了。

  她脸色苍白地低低垂着头,紧紧闭着眼睛,忍着鼻尖的酸涩。

  而姜子兮却有些犯了难。

  其实董菲会有这样的愿望还是非常意料之中的,毕竟被冤死的浊灵心愿如果不是狠狠报复之前害死他们的人,那就真的很奇怪了,而董菲的心愿除去第一个以外,其他两个都非常简单。

  她现在没有实体,所以姜子兮帮助她去和叶施说些话也是举手之劳,至于送骨灰去给那对农村夫妇更是再简单不过,可是问题就出在了第一条上……

  这一条虽然是非常的情理之中,可是也是万分艰难啊。

  在她的记忆中,她还非常清楚地记得,董菲是因为董若琳找来的混混——郑炜,而后才会在废旧的大楼楼顶跳楼自杀,可是现在,董菲也说了,她被董若琳约出去的事情基本没人知道,而那个郑炜……想要抓到他,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要他承认自己杀人,那真的是太艰难了。

  毕竟只要是个正常人都知道,杀人那最轻最轻都得坐牢,所以鬼才会那么容易就随便承认。

  姜子兮为难地咬着牙,一张脸都要皱成苦瓜脸了都没办法爽快地去答应董菲提出的心愿,只能自己一个人扭来扭去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看着她这副没出息的样子,韩徙黑线的用手撑着脸,顺带遮住了嘴,于是声音便只能闷闷地从他的手掌中慢慢传出来:“真不想说你是我的执行助理。”

  姜子兮:“……”

  她这是被鄙视了吗?

  她立刻不悦地瞪大了眼睛,刚准备说些说些什么反驳的话,就见韩徙慢慢拿下了撑着脸的手,看向董菲道;“告诉她。”

  诶?

  告诉她什么?

  姜子兮有些疑惑地顿了顿,随后却见董菲得了吩咐般点了点头,对着韩徙带着恭敬地说。

  “好的,大人。”

  这个称呼简直叫姜子兮恍惚中生出了一种穿越的感觉来,而看着已经彻底放弃表情这个东西,呆愣宛如智障的姜子兮,董菲解释道:“在那个郑炜准备带我离开的时候,我跟他发生过打斗,过程中我扯了他几根头发下来,紧紧地攥在手中,后来直到跳楼我也一直紧紧抓着,目的就是为了叫人发现我的尸体时可以通过头发的dna检测找出凶手,可是五天了还是没人发现我的尸体。”

  “哦!我明白了!”姜子兮眼睛一亮道;“所以我可以通过头发做证据,叫郑炜没办法不认罪啊!”

  这么一来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郑炜为了开脱自己,一定会说出指使他做这件事情的是董若琳,这么一来,董若琳这个罪魁祸首不就也被拉出来了吗!

  姜子兮兴奋地跳了起来,看着董菲激动道:“放心吧,我一定可以帮助你解决一切的!”明天她就和韩徙先去警察局,让警察可以发现董菲的尸体,然后她再和韩徙一起去抓那个郑炜,这样一来……

  “等等。”坐在椅子上的韩徙冷冷地开口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一起去警察局,要帮你一起抓郑炜了?”

  “诶?”姜子兮蓦地愣了愣,脑中原本都已经详细设计好的美好抓凶蓝图就这么因为韩徙的话而狠狠碎裂,她僵硬地开口道;“你不陪着我吗?”

  虽然之前韩徙确实是说过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做,可是自己到底是个女孩子,这种抓凶手,找尸体的事情真的还是第一次做,说实话,要是没人陪,她其实还是蛮害怕的……

  她眼中带着乞求地看着韩徙,只差没直接过去给他捏肩捶背去讨好他了,而面对看着他的这双盈盈水眸,韩徙却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坐在凳子上,而那看着姜子兮的眼神就如同此时自己看着的不是一个绝世大美女,而是一株坑坑洼洼的大白菜一般。

  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是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于是在这样无声的一段时间的眼神交流后,姜子兮终于垮了脸,哭丧着脸做最后挣扎道:“你好歹也是个执行管理,真的就那么狠心,坐视不管?”

  真的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去奔波?让她去挖尸体?

  韩徙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我说了,反正我不穷。”

  姜子兮:“……好,你狠。”

继续阅读:第7章:叶施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命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