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你是不是不好意思
沈子午2017-03-02 21:254,402

  而显然,在韩徙说了那句“多拿点”之后,姜子兮也真的是没有在客气的。

  结账的时候,韩徙看着姜子兮拿的那满满一盆的东西,而后听着收银员告诉他的价钱,即使已经有心理准备,还是对于女孩子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67块钱。

  也算是把麻辣烫吃出了一个小火锅的价钱。

  姜子兮看着报价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对着韩徙轻声说:“我是不是拿的太多了。”虽然韩徙之前确实是说了让她多拿点,可是这种客气的话一般人其实也就应该听听算了,但是她现在这样子,真的还是蛮不好意思的,毕竟……

  她探头看了看韩徙盆里的东西,虽然有荤有素,但是真的样数不多,而且刚刚收银员算了一下,他好像也就只吃了17块钱,而自己盆里的东西可就是他的好几倍呢。

  姜子兮有些踌躇地看着韩徙道:“我拿点东西回去吧,其实我可以少吃点的。”

  “没事。”韩徙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一百块,爽快地递给了收银员,而后转头对着姜子兮道:“多吃点也好。”

  他垂眼看了看姜子兮露在衣服外面纤细的四肢,那样的纤瘦,看起来像是只要稍微用点力气就能轻易折断。

  虽然现在这样的身材在很多男性的眼中看上去都是“好身材”,但是他真的觉得太瘦了。

  毕竟是自己选出来的执行助理,要是太不符合自己的审美,也不是很好。

  不过姜子兮那么穷,想要吃胖点估计也没什么钱,自己接下来果然还是多带她出来吃吃饭好。

  韩徙暗暗地想着,而后不着痕迹地挪开了目光,接过了收银员递给他的零钱。

  而姜子兮当然不知道韩徙现在心中的想法,她一听见韩徙如此豪爽的回答,只觉得一颗心简直都要开心地冒泡了!

  她连忙笑眯了眼睛狗腿道:“感谢领导,领导真好!”

  作为“好领导”的韩徙表示这个马屁拍的非常好。

  董菲无语地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眼前这对还是蛮萌的。

  而接下来的事情当然就是乐呵呵地吃饭了。

  姜子兮在店里的服务员小哥把她那一大碗麻辣烫端上来的时候,眼睛中的幸福光芒简直都要把整个世界装满了。

  自从答应帮助董菲实现愿望后,虽然才只过了不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她真的觉得自己算是把这辈子觉得一定都不会做的事情,全部都给做完了。

  惊险、刺激、害怕这些情绪这段时间里轮番在她的心头打着转,搅得她身心俱疲,可是现在,面对着眼前这一大碗麻辣烫,姜子兮又突然觉得之前那一切的辛苦好像都是非常值得的!

  她开心地抱着碗大快朵颐了起来,活像是一个已经饿了七八十天的人一般只恨不得将碗都吞下,而与她这样一对比,坐在她对面的韩徙用餐的模样简直是把麻辣烫吃出了西餐厅牛排的感觉来。

  “你吃好饭以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韩徙在姜子兮的大碗已经稍稍见底的时候突然出声道。

  而姜子兮此时正拿筷子不舍地捞着沉在汤底的几根年糕,此时突然听见韩徙的话,拿着筷子的立刻微微一顿,下意识地有些害怕地问:“什,什么地方?”

  从直觉上来说,韩徙带她去的地方,感觉都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而她的想法也在接下来得到了印证,韩徙看着她微微笑了笑说:“你不是说破案遇到了麻烦吗?”

  “对啊。”

  “所以我去帮你解决麻烦。”韩徙淡淡地回答,这时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转而有些慵懒地撑着下巴看着她。

  这一句话还真的是姜子兮之前没有想到过得,毕竟韩徙这样的人,之前不是非常清楚地告诉她自己不会帮忙的吗?

  可是这次怎么会突然如此主动?

  董菲在刚开始听见韩徙的话时就已经兴奋地在原地跳了起来,一张脸上满是雀跃的喜色,而姜子兮亦是坐在椅子上双眼冒光地看着韩徙,有些不真实地问:“你刚刚说的是要帮助我解决麻烦吗?”

  “对。”

  “可你之前不是说……”姜子兮欲言又止地问。

  “你不是哭了吗?”韩徙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而后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说:“哭的我脑子疼。”

  诶?

  她真的哭的那么大声吗,可是她明明记得,她都还没哭上多少时间,韩徙就直接抱着她跑了,之后她也就没再哭了。

  说哭的他脑子疼这种话……也太夸张了吧。

  姜子兮偷偷地想着,只是还没等她再去想些什么其他的东西,韩徙就已经缓缓开口,彻底否认了她的想法:“一点也不夸张。”

  这句话就算是回答她心中偷偷想着的那些话了吧。

  姜子兮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心口,问:“领导,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今天开了个头叫了句领导后她觉得自己好像就有点顺口了,而且这么叫的话,可以明显看出来韩徙会非常开心。

  果不其然,在姜子兮这么称呼他以后,韩徙便仿佛一个“老干部”一般满意地眯了眯眼睛,大手一挥道:“说吧。”

  “之前我就有感觉了,你好像能读懂我的思想,不过你刚刚不是说我哭得你脑子疼吗?”她抿了抿唇,压低了声音道:“所以我想,是不是我干什么你都能知道?”

  因为她哭的这个是一个动作,并不是什么内心的想法啊。

  所以从这个可以看出,是不是她做什么动作,韩徙也能知道?

  韩徙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事情就像你想的那样。”他解释道;“你是我特别选中的执行助理,所以在我选择你,并且把第一份大纲,也就是董菲的故事交给你的时候,你就已经等于跟我产生了一种默认的连接,你发生什么事情,说了什么话,或者是有什么难题我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诶?还真的是和她原本想的一样,姜子兮立刻问:“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我自己的思想不被你听见呢?”

  “你是什么意思?”韩徙微微簇了蹙眉,看着姜子兮的表情明显就是“我的下属竟然有事情不想让领导知道,简直是岂有此理!”

  姜子兮连忙解释道:“我也就是问问嘛,毕竟我是女孩子,我也是需要有自己的隐私的嘛。”说完连忙低着头,佯装着扭捏的模样对了对手指。

  韩徙依旧神色莫辩地低头看着她,半晌后微微扬了扬眉,回答道;“不想让我听见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吃柠檬就行了。”

  这次姜子兮是真的有点蒙圈了:“啊?柠檬?”

  这还真的是叫人万万想不到的解脱办法,她有些疑惑地问:“难道只要吃着柠檬你就不会知道我的心思了?可是为什么啊?”

  “因为我不喜欢吃酸的。”韩徙随意地看着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回答,随后又看了看手上的手表,看着姜子兮说:“现在开始做正事吧。”

  姜子兮有些怔忪,思绪还沉浸在韩徙说的那句“不喜欢吃酸”的话上,直到看见韩徙径直站起身来向着门外走去,她才立刻在董菲的提醒下赶紧跟上了韩徙的身影。

  外面的天色已经从原本的清明变作了昏暗,路边一盏盏的路灯此时也慢慢地亮了起来,街道因为这样的点缀而看上去格外美丽,姜子兮小跑着追上了韩徙后,有些奇怪地问道:“我们现在是去干什么事情。”

  现在摆在她面前的困难事有两件,一件是董菲父母强权插手,二是郑炜不知所踪,而这两件事情从麻烦程度上来说也都差不多,这还真的是叫她吃不准韩徙是准备先干哪一件,而韩徙面对着她的疑问,却没有做什么解释,只是低头轻飘飘地看了看她,而后依旧我行我素地走着。

  姜子兮知道韩徙这副样子就是让自己跟着他就可以,她轻轻抿了抿唇,心中也放弃了再去询问他的念头,转而看向了一边跟在他们身边的董菲,于是这么一看,她又看出了一些不一样来。

  之前董菲跟着她和叶施的时候,脸上总是显出一种非常担忧的情绪来,摆明了就是非常地不相信他们,可是这样的情况却在此时完全不一样了。

  韩徙的出马好像让她非常自信事情一定可以全部解决,脸上之前一直略显深沉的表情此时也变得明快起来,姜子兮看了看前头的韩徙,因为知道不管她做什么反正韩徙都会知道,所以索性毫不掩饰地问董菲道:“董菲,你知道我领导是从哪里来的吗?”

  “这个你不是也知道吗?”董菲有些疑惑地看着她:“大人他是时空快递局的执行管理,也是创建时空快递局的人啊。”

  “我问的当然不是这个了。”姜子兮立刻道。

  这些东西在韩徙刚开始和她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她,所以当然不用董菲说,她也是记得的:“我想问的是,你知道我的领导住在哪里吗?”说完她又看了看走在前头的韩徙。

  还好,虽然他好像听见了但是完全没有想要回过头来的意思。

  闻言董菲也看了看韩徙的背影,老实地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诶?你不知道?”姜子兮微微愣了愣。

  之前她本来还以为,浊灵交大纲给韩徙可能会有点像是一些小说中写的那样,含有冤屈的浊灵主动找到韩徙的家中,而后经过一些审核后,韩徙决定帮助他们,接着他们就在韩徙的家中写好大纲,再由韩徙交给她,可是现在董菲却说她也没有去过韩徙的家中?

  姜子兮奇怪地又问:“那你们浊灵是怎么决定谁先交大纲,谁先实现愿望的?排队吗?”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董菲抱歉地摇了摇头:“我是有一天大人突然来找我,所以我才知道原来已经死了的自己竟然还有实现冤屈的可能。”

  好吧,看来自己是没办法从董菲这里知道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本来她对浊灵这件事情还有韩徙这个人还充满了疑惑的说。

  “其实……”董菲顿了顿,指了指韩徙的后背道:“大人对你挺好的,你要是有什么疑惑可以直接去问他的。”

  “我,我这不是总找不到什么机会吗?”每次韩徙都是快速地说完一些他想说的话以后就直接走了,根本都不给她什么时间好好问问题,而且……自己现在和韩徙不也还没那么熟,所以有些问题不好意思问嘛。

  她这么暗暗地想着,又看了看韩徙的背影,却见他还是半点反应都没有,依旧不急不缓地走着。

  董菲像是看出了她表情中的不自在,于是轻轻勾了勾唇,笑容浅浅道:“你是不是不好意思?”

  姜子兮的脚步蓦地一僵!

  这句话简直就像是箭一般戳中了她的膝盖,叫她不自觉地双腿一软,仿佛有种被人说中的窘迫,可是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胡思乱想,不能胡思乱想!

  不然韩徙就什么都知道了哎喂!

  她立刻摆出一种“你不要开玩笑了”的夸张表情,不可置信道:“哈哈哈,你不要乱说了,我怎么会不好意思呢!”

  她只是单纯因为跟韩徙不是很熟所以才不好意思问好不好,好不好!

  对对对!

  就是这个样子。

  姜子兮在心中肯定地想着,下一刻却见一直在前头走着的韩徙突然脚步一停,止住了前进的动作,而后慢慢转过了身来,看向她眉眼幽深。

  这样的眼神真的是看着姜子兮心头小鹿乱撞啊。

  她有些慌张地想要解释一下自己刚刚的心慌,可是还没等说话却见韩徙向着她打了个眼神示意她看前面:“你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姜子兮惊讶了一下,随后才后知后觉过后看向韩徙所指示的方向,只见不远处的一条街道上,一道高瘦的身影穿着一件大大的帽衫,宽大的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叫人朦朦胧胧地瞧不见他的真面目,而此时,他正抽着一根烟,手中提着几瓶啤酒像是准备去哪里的模样。

  姜子兮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看,许久之后还是觉得这个人自己根本不认识,可就在她准备询问韩徙的时候,站在她身边原本面色轻松的董菲面色猛地一变,仿佛见到了恐怖的东西一般,指尖发颤地指着那道高瘦的声音失声喊道:“是,是郑炜!”

继续阅读:第18章:谁的脚步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命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