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谁的脚步声
沈子午2017-03-03 19:294,186

  姜子兮真的是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那么快就找到了郑炜!

  下午她一筹莫展的时候,甚至还怀疑过自己会不会得花个三年五载才能去找出郑炜这个凶手的所在地,可是没想到的是,事情竟然发展地那么顺利?

  这个时候姜子兮就有点不自觉地要去佩服韩徙了。

  她压低了声音,有些着急地问韩徙:“那郑炜在哪里,现在我们怎么办?是直接就扑上去抓吗?”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可以的,把他抓到警察局里面去拔一根头发先化验化验再说,到时候结果出来后不就也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吗?而董菲对她的想法也是非常赞同。

  毕竟这个方法是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韩徙在这里,姜子兮也不用担心对付不了郑炜。

  这样想着,她的目光更是急切地紧紧盯着,连眼睛都不敢去眨一下,直直地看着郑炜的一举一动,唯恐下一秒这个杀人凶手就会在她的眼前,突然消失不见:“领导,就按照我说的方法去办吧!我等会上去先狠狠地给他一脚,把他踹趴下,你就在这个时候赶紧抓住他,然后我们一起把他送到警察局里去!”

  韩徙微微顿了顿,转而却是垂眸看着她问:“你难道不好奇郑炜是怎么会那么及时地接到消息,然后离开?”

  “诶?这个不就是他看到了新闻吗?”当时新闻漫天报道着发现董菲尸体的消息,而郑炜作为杀死董菲的杀人凶手,一定就是看见了这些新闻,然后慌张地赶紧逃离了原来的住处。

  韩徙慢慢摇了摇头,慢条斯理地说:“当然不是,你难道没听甄子修说的话吗?郑炜那时候是在接到了一个电话后离开的,所以关键是那个电话。”

  “诶,你的意思是……”姜子兮觉得自己好像朦朦胧胧地明白了韩徙的意思。

  打这个电话的主人一定比郑炜更早地看到了董菲的尸体被发现的新闻,而后心慌地立刻联络了郑炜,让他赶紧跑路,因为心中有鬼,也因为是主导这件事情的人,所以她比郑炜更早地慌了,而会这样做的人,也只有一个了。

  董菲咬牙切齿地说出了姜子兮心中的那个答案:“是董若琳。”

  是啊,也只能是她了,说不定后面她还塞了一些钱给郑炜,叫他出国,再也不要回来了也说不定,这样一来,他们就更难去抓到他了,而一旦郑炜消失,那么董若琳所做下的事情可就真的成了秘密。

  韩徙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也没什么其他动作。而这时,姜子兮原本愤恨的情绪微微顿了顿,立刻有些想不明白了。

  自己刚刚明明是在和韩徙说他们两个人通力合作上去抓郑炜的吧?可是,现在为什么这个话题莫名其妙就歪楼了?

  姜子兮有些疑惑地拧了拧眉头,问:“不过领导……为什么要在现在告诉我们这个?”这个事情其实其实就是她和董菲不知道,也并不影响抓凶手啊。

  “没什么原因,就是想说一下,好拖延时间。”韩徙一本正经地回答。

  啊?

  拖延时间?

  姜子兮和原本怒火中烧的董菲在听见韩徙这样说后皆是不约而同地愣了愣,随即便发现,在他们刚刚说话的时候,郑炜已经走进了巷子中的一家小酒店中,只见夜色下,那家酒店的发亮招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住了还想来酒店”这几个大字。

  姜子兮蓦地黑了脸,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韩徙道:“你为什么要拖延时间,你看现在郑炜都走进这家酒店里去了!”这下要抓人还得去酒店里,麻烦死了!

  她暴躁地看着韩徙,只是与她的气急败坏截然不同的是依旧悠闲如初的韩徙。

  他慢慢悠悠地解释:“因为你一个人没办法抓郑炜。”韩徙回答:“我如果不说点什么让你分心,恐怕你现在已经一个人扑上去抓人了。”

  “你,你这句话是什么啊!”姜子兮觉得此时自己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韩徙说的是她一个人没办法抓住郑炜,可是,她哪里是一个人?不算上董菲这个非战斗力,她不是还有韩徙吗?他们两个人难道还制服不了一个小小的郑炜?

  等等?

  韩徙这句话的意思是……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可置信道:“难道你带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帮我的?”

  韩徙挑了挑眉反问:“我带你来找到了郑炜,难道不是在帮你?”

  额。

  姜子兮猛地一噎,随后立刻换了一种问话方式,免得被韩徙又照话给反驳回来:“我的意思是,你带我来这里,难道不是要帮我一起通力合作,抓郑炜?”

  “当然不是。”韩徙淡淡道:“小助手,我已经网开一面带你过来找到了郑炜,你怎么能得寸进尺地再去想些其他东西?”说完就用一种“抓人这种事情我怎么会动手”的表情看着她。

  这,这……

  “可是你都已经跟我一起到这里了,为什么不干脆最后帮我一把算了?”姜子兮觉得自己真的是不能理解,之前吃饭的时候,本来她都已经对韩徙改观了,觉得他其实还是非常关心她的,而且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观念又有点改变了。

  韩徙转眸看了她一眼,那样的眼神竟然非常威严,姜子兮还原本有些焦急的情绪立刻因为这一眼而尽数消退,随后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板站在原地不敢动。

  这种感觉如果非要去形容,就有点像是以前上学的时候上课时在课桌下面搞小动作,可是这个时候上课的老师冷冷地扫了你一眼,你就立刻不敢动了……

  姜子兮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形,而韩徙在这一眼过后,已经转身慢慢地走了,只留下声音慢慢地传入她的耳中:“你留在那里给叶施打电话让他过来,不要一个人进去,接下来的时间里郑炜都不会离开酒店,所以不用担心他跑掉。”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三个字:“我走了。”话语中像是隐隐地带上了一些怒气。

  韩徙应该是听到了她刚刚心中在想的那些话所以才生气的。

  姜子兮站在原地还因为这之前韩徙眼神中的震慑而怔忪着,直到几秒钟后,她才终于在董菲的轻声提醒下回过神来。

  “子兮,大人已经走了,你没事吧。”董菲轻声问道。

  姜子兮没有回答。

  夜晚的凉风在这时幽幽地吹来,姜子兮看着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的空地有些难过地低了低头,虽然她之前说的那些话是有些强人所难,可是自己那不也是因为着急吗?

  她看了看有些担忧的董菲,而后垂着头咬着唇找出了手机,按照韩徙说的那样打给了叶施,他像是还在外面焦急地寻找着郑炜的行踪,姜子兮一接通电话便听见了听筒中传来的凛冽风声,而叶施一接到她的电话就有些着急地问:“姜同学,你那边有郑炜的消息吗?我已经找遍了这四处,但是都没有找到郑炜的行踪。”

  “你不要找了,到我这里来吧。”姜子兮用手指抠了抠掌心,低声道:“我已经找到了郑炜。”

  叶施立刻振奋地答应了一声,听了姜子兮说的地方后便立刻挂了电话,像是已经迫不及待地赶来,而姜子兮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默了默,而后将手机装到了衣服袋子里,情绪低落地蹲在地上,一边用手指抠着掌心,一边等着叶施的到来,直到将手心抠红了也还是没有停下。

  这样有些自虐的姿势是她从小到大难过时的习惯动作,仿佛用这样的方式让手心疼一些便可以顺带着分担走一些心里的难过,而现在凶手已经在眼前,董菲虽然心中也着急,只是她到底明白现在她们不能就这么贸然冲进去,而看着一边姜子兮蔫巴巴的样子,她就知道姜子兮一定还在想着韩徙刚刚的那些表现。

  对于韩徙明明已经到了这里却还是不选择出手帮助,她虽然刚开始也不是很理解,可是后知后觉,她倒是也想通了一些什么,于是也蹲下身来对着姜子兮开解道:“子兮,你不要难过了,其实这个事情我倒是觉得大人一定是有一些苦衷。”

  “你为什么这么说?”姜子兮立刻转头看向她,这一下连手心也不抠了,她奇怪地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其实这个事情也不是我知道了什么,而应该算是我的猜想。”董菲压了压被风吹乱的头发道:“之前其实我就一直知道大人的能力不凡,并不是普通人,所以在最开始以为可以实现死后的愿望时,其实我曾经以为过是大人直接去帮我实现那些愿望,可是最后结果却并不是这样。”

  董菲抿了抿唇道:“大人将我的故事大纲交给了你,让你去完成我的愿望,而你是谁,你是人间的普通人,而这么做的用意,你想过是因为什么吗?”

  姜子兮蓦地愣了愣。

  董菲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当然不会不知道。

  韩徙不是普通人,他拥有超出常人认知的牛逼超能力,可以做很多事情,如果帮助董菲实现死后的愿望这个事情是韩徙自己去完成,恐怕不要几分钟也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而是非常坑爹地选择了她这个普通人,而后让她去抓破脑袋想办法解决案子,其中的原因……

  她微微顿了顿,认真道:“是因为他懒吧。”

  ……

  ……

  空气蓦地安静了下来,就连风声都像是停歇下来了一般,而在姜子兮与董菲不知道的角落,一道本以为已经离开,却并没有离开的黑色身影听了姜子兮的回答后微微一阵踉跄,差点直接来了个平地摔。

  而站在姜子兮面前的董菲:“……”

  为什么感觉这个答案她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接着回答,毕竟姜子兮说的真的是很有道理的样子呢,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反驳。

  她咳了咳,看着姜子兮的表情已经带上了一些苦笑:“你……你就没想过也许是因为大人他自身身份的特殊,所以不能随便亲自去干预人类的事情,这才只能将这个事情交给了身为普通人的你?”

  诶!

  姜子兮瞪大了眼睛,半晌后她才张了张嘴,哑然道:“可是……之前他不就才帮了我吗?”

  如果事情真的就像是董菲说的那样,韩徙不能随便去干预人类的事情,那他这次帮她找到了韩徙,不就是违反了规定吗?

  姜子兮立刻站了起来,有些着急地便想往家里跑,董菲显然没想到姜子兮会有这样突然的动作,立刻上前追上她焦急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想去看看韩徙。”姜子兮有些着急地说着。

  万一他那么突然地离开是去接受惩罚了怎么办?

  “你现在去哪里找他啊?你都不知道他在哪里!”董菲阻止道。

  姜子兮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而后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身影在漆黑的夜色中看上去尤为瘦小可怜,她低着头抠着手心喃喃道:“你说的对……我都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所以怎么找他呢?

  远处的黑色身影微微顿了顿,下一刻像是准备走出去的模样,只是这时,一阵脚步声此起彼伏地响在了清冷的空气中,听上去仿佛有许多人在向着这里跑来。

  姜子兮和董菲自然也听到了这阵脚步声。

  此时她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是一个无人的露天停车场,只有孤独的几盏路灯正垂垂散发着幽冷的灯光,看上去格外恐惧可怕,而这串脚步声却突然响起,姜子兮的心头立刻浮上了一阵冷意。

  她打电话只叫过叶施一个人,而现在,这么大面积的脚步声一定不可能是叶施……

  那……

  这些脚步声的主人到底是谁!

继续阅读:第19章:子兮,这样叫你可以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命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