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皇宫刺客
和一2017-05-01 18:573,800

  大唐开元二十四年冬,长安城,大明宫。

  时值深夜,耗费月余时日,从东都洛阳移驾回京的天子李隆基,正在宠幸阔别两年有余的佳人。

  热火朝天的二人,丝毫没有注意到窗外有一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

  与此同时,中书门下,一个老宦官右手紧抱着胸口,鬼鬼祟祟地自其中走出。

  中书门下乃是设立在皇宫的朝臣办公之地,三省六部中的中书省、门下省的官员,便在此处替皇帝分忧解难。

  老太监左顾右盼,一心只想尽快离开此地,说不上为什么今夜的中书门下格外的阴森。

  “太上老君保佑,小人这次一定要平安得手,平安得手……”

  在宫中当差多年的老宦官也算见过大风大浪了,可今晚,不知怎地,他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能是做贼心虚,老宦官后背升起一阵凉意,好像有人跟着自己。

  准确的说,他感觉到背后有一双毛骨悚然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老宦官在宫中行走多年,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不祥的感觉深入脊柱,老宦官头皮发麻,尽力让自己的脚步越来越快,但身后……

  他下意识地回过头,神色异常难看,仔细望去,附近空旷如野,漆黑一片。

  果然什么人都看不到,还是别自己吓自己了。老宦官将怀中之物抱得更紧了,但是没走几步那种被人跟着的感觉又一次浮上心头!

  “不管有什么东西!别来找我……冤有头,债有主……太上老君保佑,太上老君保佑……”

  “只此一次,出了这里,就安全了,等出了门口……”

  就在这时,一阵阴风袭面而来,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老宦官吓的神色失控,喉咙发出咯咯的声音。

  只见老宦官脸上多出了三道血痕,整个人由于惊吓像是定住了一样,动弹不得。等回过神来,才发现怀中之物早已不见!

  重要之物已丢,横竖都活不成了!赶紧逃命要紧!

  想到逃命,老宦官却发现自己的腿脚已经不听使唤,想要张口大叫,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只见老宦官满面乌黑,呼吸困难。下一刻便倒在了一片漆黑之中。

  ——————

  李隆基和妃子的战斗到了紧要关头,谁知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哭喊,凄惨如婴孩。

  李隆基紧皱一下眉头,却没停下冲刺。只是他心里已经决定,待此事了,定要追查这个深夜惊扰圣驾的狗奴才。

  今晚注定不凡。那哭喊声刚刚结束不久,外面便传来了禁军响彻云霄的叫喊:“护驾,抓刺客!”

  禁军的喊声吓得李隆基浑身一个激灵,他连忙停下冲刺,随手抄起一只花瓶,将佳人护在身后,谨慎地盯着四周,面色阴沉如寒冰。

  堂堂大唐皇宫,竟然有刺客混入,简直是奇耻大辱!

  天子一怒是否伏尸百万暂且不知,但若是有仙道修士在此,便能看见一道金光从李隆基身上四散而出,眨眼间就覆盖了整个皇宫。

  金光覆盖皇宫之时,一道轰塌之声从西边传来,部分禁军将士急速冲向声响之地,而更多的禁军将士则是将李隆基所在寝宫团团围住。

  “陛下安否?”一袭红袍,手持千牛刀,最受李隆基信任的大太监高力士走到寝宫门外轻声问道。

  “朕无恙!将军,哪里来的刺客?”李隆基边让妃子更衣边问道。

  “回禀陛下,中书门下惠妃府奴才李玉波惨死,刺客逃窜,暂不知是何人。”

  李隆基寒声道:“自朕登基以来,还从未有人敢进宫行凶,倒也是个新鲜事。将军,去召集所有禁军统领,朕要看看他们是不是安逸久了。”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那窗外偷窥之人名曰方圆,师从上古大巫一派,乃是奉师命来长安城向李隆基求取官职的。

  方圆从小便是孤儿,在凉州城乞讨厮混为生,乃至染上了些许江湖习气,性子多少有点无法无天。

  方圆今天傍晚进的长安城,却是求官心切,想要连夜找到皇帝,所以才做出了夜闯皇宫的大逆之举。

  说来有趣,方圆找到李隆基时,李隆基正和妃子欢好,于是方圆捅破窗纸,认认真真地观摩了起来。

  方圆正看得起劲时,突然感到脚上有异物,他一心都被寝宫内的香艳场景吸引,想也不想抬脚便踢开脚上碍事的东西。

  惨叫声正是这东西传出,方圆闻声望去却是一只黑猫。

  方圆本就做贼心虚,黑猫惨叫声响起,他懊恼地骂了一声,转身就走。待听到禁军叫喊时,他的步伐骤然提升,空气中只留下道道残影,人就到了宫墙边上。

  只见方圆双脚蹬地,整个人高高跃起,下一刻就能跃过宫墙扬长而去。这时李隆基发出的金光骤然而至,恰好扫到其后背之上。

  也不知这金光有何威力,方圆竟然宛若遭到重击一般,笔直地跌落了下去。

  一声轰响传开,方圆将宫墙砸出一道尺许深的豁口,才顺着豁口滑落在地。

  躺在地上的方圆连咳三口淤血,才颤颤悠悠地扶墙站起,边擦拭嘴角血迹边嘟囔道:“这皇帝身上的龙气还真他娘的凶猛,连我方圆方大将军都差点被震死,其他仙道修士岂不要被轰成灰?”

  “龙气伤及五脏六腑,巫力仅剩两成,要立刻调息疗伤才行!”方圆元神内视,发现体内伤势极重,立刻调息疗伤。

  只是宫墙撞碎的声响,在这深夜宛如惊雷一般响亮,方圆的踪迹已然暴露,四支红衣黑甲的禁军小队正飞奔而来。

  大唐禁军极其精锐,不多时便到了宫墙的另一侧。

  只见冲在最前头的十五人默契地搭起两阶人梯,其余禁军则毫不迟疑地踩着人梯翻过宫墙。

  方圆还在调息疗伤,这一次伤得实在太重,必须尽可能地稳住伤势。故而直到第一个禁军翻上宫墙时,他才站起身来,咬牙逃跑。

  情况危急,只能退而求其次,方圆打算先用巫力护住内脏,尽快摆脱追兵后再调息疗伤。

  巫力全部用来压制伤势,方圆的脚力自然慢了许多,好在他身体底子不错,正在逐渐拉开和禁军的距离。

  奔跑中禁军的步伐逐步统一,按一种奇特的频率踏了起来。突然,方圆感到一股压力凭空传来。

  像是能蓄力一般,随着禁军脚步声越来越大,方圆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他的步伐开始减慢。

  “娘的!我不是刺客啊!真是贼他娘的倒霉!快撑不住了!”

  原来大唐国运昌盛,这些普通士兵居然能踏出一丝禹步的感觉。

  方圆从剩余的两成巫力中抽出半成抵抗禹步压力侵扰。

  “贼子安敢逃跑!还不束手就擒!”

  整齐嘹亮的声音响彻四方。这些声音在震慑敌人的同时,也在向同僚传到方位。按大唐军士之精锐,片刻后便会有茫茫多的士兵赶来,方圆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龙吟吼】!你爷爷的,有完没完?”方圆索性再抽出半成巫力调到双腿,希望尽快摆脱这帮难缠的禁军!

  巫力抽调,虽然步伐快了一倍有余,但内伤难以压制。方圆嘴角流出丝丝血迹,眉头紧锁,内心十分慌张,思考该如何脱身。

  此消彼长之间,方圆和禁军拉开距离,不多时就将禁军远远甩开。而此时,大明宫外的第一条路口遥遥在望。

  按白天探查的情况,过了这个路口后,往西南方便是交错纵横的坊间小路,那时禁军再也别想找到他的踪影。

  方圆离第一条路口还差十丈时,斜刺里冒出来三十来个江湖游侠打扮的汉子。

  方圆警觉这些人恐怕来者不善,果不其然,这些人大喊一声“奉寿王令,助禁军捉拿刺客!”便掏出刀枪棍棒冲杀而来。

  前有群狼,后有猛虎!莫名其妙地成了刺客,恐怕事情绝没有那么简单,怕是替什么人背了黑锅!

  看着扑面而来的江湖游侠,方圆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他一咬牙将全部巫力调到双腿,整个人一跃而起,如青蛙般跃过这群游侠。

  在这群人的目瞪口呆中,方圆一连五个青蛙大跳,闪进了坊间小道。空气里只留下方圆一句“今日之仇,来日必报!”

  坊间小道,方圆拼命地跑着,直到听不到任何声响后,才停下脚步。刚才的凶险瞬间,让方圆心有余悸。

  方圆刚扶着墙喘了口气,就听见一道破空声传来。方圆本能地蜷身一滚,躲过了凌空飞来的金刚环。

  “呔!哪个王八蛋偷袭你爷爷?”方圆看着地上金刚环砸出的大坑厉声呵斥道。

  “奉寿王令,诛杀刺客!”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凌空悬浮,咧开嘴角冷笑道。

  又是寿王!

  方圆心中一惊,凌空飞行,修仙之人,这是他除师父以外见到的第一个仙道修士。

  “老子和寿王无冤无仇,夜入皇宫只是个误会,何以寿王不分青红皂白,要将我诛杀?”

  “少说废话,交出奏折,留你全尸!”那贼眉鼠眼的男子说话间又打出一个金刚环。

  方圆本想继续解释夜入皇宫的缘由,谁知对方竟暗下狠手,只好再次蜷身躲过,可不等他再做休息,又一个金刚环便飞了过来。

  此时方圆已经精疲力尽,勉强发力挪开身体要害,让金刚环打到了左肩。

  一口鲜血喷出!方圆伤上加伤,巫力全无!

  方圆自知再也躲不过金刚环,索性不再挣扎躺在地上呵道:“你他娘的步步相逼要我性命!孙子,你打死了爷爷,回去怎和你奶奶交代?”

  方圆是个聪明人,对方每一招都直向命门,绝非善类,与其解释求饶,不如死的痛快,好歹是一条汉子,倒也不失坦荡!

  “我奶奶在阴曹地府,你自己和她交代去吧。”那人阴测测地笑道,一记金刚环再次出手。

  眼看金刚环扑面而来,绝望中方圆怪叫道:“你奶奶芳名何许?”

  --

  --

  --

  PS:

  本书慢热,前几章需交代一些东西,还请各位兄弟姐妹多看几章,十来章后保你喜欢O(∩_∩)O,第一卷看完你便会爱上方圆O(∩_∩)O,第二卷更精彩哦(不信直接目录第二卷O(∩_∩)O)。

  《大唐龙雀卫》有兄弟情,更有儿女情。

  大唐盛世背后的神秘面纱待你撩起,光怪陆离的仙魔世界静候佳音。

  一万多字的人设,一万多字的大纲,绝对的用心之作,不看完真的会后悔哦O(∩_∩)O

继续阅读:第二章 妖人章莲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