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妖人章莲花
和一2017-03-17 11:263,036

  师父这次可是说错了。长安城是我的福地?有这样的福地吗?

  金刚环还有一寸就到面前,逃不过了!

  就在这时,一道妩媚的娇笑声传来:“他奶奶芳名呱呱,是一只癞蛤蟆!”

  与此同时一道火星在方圆眼前炸开,一声尖锐的巨响过后,方圆的耳膜几乎爆裂。

  只见一根银针飞来,险而又险地将金刚环击飞。

  这一切来得突然,方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火星散灭,直到听到上空的打斗声,才恍然抬头。

  高空中一个红衣女子舞着一条红绫,和那贼眉鼠眼的男子战了起来。

  “章莲花!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妖人!你搭救刺客,找死不成?”那贼眉鼠眼之人怒骂一声,双手向前一撒,左右各有五个金刚环打出,直逼要害。

  原来这红妆红衣的妩媚女子脖颈处赫然有喉结存在,却是个男儿身女儿心的人物。

  “肖老三,寿王府要杀人灭口,太子府自然要救,再说了刺客当然要抓活的才是。”章莲花娇滴滴地出口反击,但看向金刚环的眼神却充满凝重,她没想到对方会突下重手。

  以他肖老三的修为,想要伤到章莲花绝非易事,即便章莲花没有防备,也不至于让昔日的手下败将偷袭了去。只是为何这金刚环力道如此之大?短短几日未交手,肖老三的修为竟能至此?难道?

  “你不是肖老三!”

  果然,那贼眉鼠眼之人嘴角露出一丝邪笑,随后整个人笔直下落,同时他的五官身体开始变化,等落到地上时,这人已变成了一个身高九尺的方脸大汉。眼看他从腰间摸出一把纸扇,可转眼间纸扇就变成了一把丈许长的月牙铲。

  月牙铲朝着方圆胸口砸去,大汉脸上满是狞笑。

  方圆无力动弹,只能任凭月牙铲砸来。

  “千面幻君,你简直比女人还阴险!”章莲花勉力接下金刚环,抬手堪堪打出一记银针。

  千面幻君和肖老三同是寿王门客,肖老三兄弟共三人,单个拎出来实力只算一般。而千面幻君则不同,千面幻君擅长变化之道,心思阴冷,诡计多端,是寿王府最难缠的存在。

  章莲花怎么也想不到,千面幻君居然会变成同僚肖老三的模样,打了她个措手不及!

  银针飞来,千面幻君眼中闪过恼怒之色,无奈下挑起月牙铲挡向银针。

  挡罢银针,千面幻君又将月牙铲砸向方圆。章莲花连忙飞出红绫,裹住了月牙铲。可是谁知这时月牙铲竟变化成一把利剑,红绫被割成了两段。

  章莲花歇斯底里地娇吼一声:“千面怪你陪我裹胸布!”,一支金色发簪脱手,直取千面幻君面门。发簪尖头处一片乌黑,显然涂满了剧毒。

  女子难惹,章莲花自然也是如此,发簪脱手后,红绫再起,绣花红鞋中同时射出六根漆黑细针,口中更是发出乱人心志的哭喊声。

  千面幻君神色大变,想也不想,扭头便跑,只留下一句:“章莲花你疯了不成!”

  章莲花怒气不减,他冲着千面幻君消失的方向大喊:“千面怪!你毁我清白!老娘和你不死不休!”

  说罢,章莲花收起红绫,走到方圆身边,仔细端详。

  电光火花间,方圆心思急转,章莲花和那千面幻君相识,怕也是不怀好意,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到她手里。

  “多谢姑娘仗义相救。”方圆冲着章莲花说道。同时一颗灰色迷魂丹自他左手腕的木珠上凭空出现,转眼间便被方圆捏碎。

  章莲花并没有对重伤的方圆抱有多少警惕,故而没有注意到方圆的小动作。只见她捏着兰花指抚摸着方圆棱角分明的脸蛋,春意大发地说道:“真是我见犹怜。”

  千面幻君骂章莲花不男不女的话,方圆听得清清楚楚。看着章莲花脖颈上的喉结,再想想脸上的酥痒,方圆瞬间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方圆强压下心情,怪叫道:“哎呀,姑娘,这可万万使不得,男女授受不亲,可莫要毁了姑娘清白!”

  看着方圆装傻充楞的样子,章莲花觉得甚是有趣。

  她媚笑一声,抚摸着方圆脸蛋酥酥说道:“奴家心甘情愿想把清白毁在相公身上,就怕相公看不上人家呢。”

  接着她别有深意地问道:“只是不知相公喜欢人,会介意她有些许不足吗?”

  这话问得明白,方圆心想:不足倒是无所谓,可你哪是不足?你分明是多出来了啊!

  心中如此想,方圆嘴上却一本正经地道:“姑娘哪里话,在下岂是那种肤浅之人,要知道在下心仪的女子可是年过花甲、寿终正寝哩!”

  “啊?年过花甲?寿终正寝?”章莲花一脸的不可思议。

  方圆怅然道:“我八岁时和她初识,她已白发苍苍,十年相处,她博学多知,内秀外慧,已然占据了我整个心扉,若不是她拦着我,我早就陪她一起入土了!”

  方圆这厮居然把他师父一个堂堂男儿说成了自己心仪的女子,把他和师父相处的经历,赫然篡改成了一段往年之恋!想来巫延泉下有知,定会气得火冒三丈!

  “相公真是性情中人,奴家听了好生羡慕这位姐姐。你!你使诈……”章莲花还待说点什么,可是突然感到四肢无力,脑袋昏昏欲睡。

  惊恐地看了方圆一眼,章莲花不甘地倒在了方圆身上。

  方圆无力推开章莲花,就这样任由章莲花压在身上,从左手腕的储物木珠中掏出一颗爆元丹送入口中。

  爆元丹一入口,方圆空空如野的丹田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一股洪流自经脉涌向丹田,这股洪流迅猛暴烈,方圆经脉不堪重负,裂开了无数道细小的口子。

  一股剧痛传遍全身,如同万蚁噬心一般,方圆痛得龇牙咧嘴。

  可尽管如此,方圆也没有发出一声痛吼。

  爆元丹,丹如其名,爆元气而成奇效,乃是自损修为的应急丹药。

  巫延曾嘱咐,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爆元丹。爆元丹激发身体潜力而获得瞬间的修为爆涨,可约莫维持一刻钟后,服用者便会修为暴跌,浑身虚弱,再无反抗之力。

  且爆元丹消耗自身潜力,于修炼无益!

  只是眼下情况危机,不得不用爆元丹!

  不说远处的禁军,莫名出现的章莲花和千面幻君,让方圆学艺下山后的那点骄傲烟消云散,若是再出现一个这样的仙道修士,就只能任凭宰割了。

  剧痛过后,方圆突然有种掌握一切的感觉,修为暴涨了一倍有余,这种感觉妙不可言!明知道这一切是水中之月,可方圆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激动。

  很恶劣地一脚将章莲花踢飞,方圆在夜色中惶惶而逃。

  ——————

  方圆反其道而行,没有再往西南外城跑,而是自西向东,想来个灯下黑。

  方圆很聪明,禁军的确直冲西南外城而去,可是方圆低估了长安城的防卫。

  长安城宵禁极严,夜间亦有无数巡夜将士!

  这不,就在方圆巫力所剩无几时,在街道拐角处,迎面撞上了十人一队的巡夜金吾卫。

  大唐军制中十人为一火,设火长。只听这火金吾卫的火长大声喊道:“呔!你是何人,竟敢夜犯宵禁。站住!别跑!”

  方圆暗骂一声倒霉,撒腿就跑!

  方圆在前边跑,金吾卫在后边追。你追我赶中,队伍被拉长。看得出这个火长武功不错,十人之中只有他能紧跟在方圆身后。

  方圆的脚步越来越慢,爆元丹的反噬已经开始。眼看巫力就要全无,方圆心中升起一片绝望,几经周折,这一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方大将军真是倒霉!与其这样,老子当年还不如在凉州城和张胖子死磕!至少还有肖大都督为我收尸!”方圆不甘地吼了一声。

  巫力见底,倦意袭来,已经走投无路了!

  这时方圆正好跑到一个拐角处,他回头望去,除了那名火长其余官兵已被甩得不见踪影。

  方圆脸上闪过一丝狠色,索性一咬牙,准备打翻了这人再跑不迟。

  方圆刚拐过弯就停了下来,从左腕木珠中拿出一根紫色木棍,反手打向紧追不舍的火长。

  那火长居然并未立刻拐弯,而是向前一个大跃,躲过了方圆的阴险一棍,才转过身来。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好似早就料到方圆会出手阴他一般。

  对手难缠,方圆正要再次出手,这时火长狐疑地看着方圆问道:“方圆?”

继续阅读:第三章 紫玉龙树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