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打草惊蛇
和一2017-03-13 22:532,387

  李隆基不得不对方圆高看一眼,能得到龙门道人的肯定,说明方圆确实有本事,也确实下了功夫。

  玄通铜镜,穿行两地。

  黑猫很可能就是通过铜镜进的皇宫。

  方圆将自己的推测当众说出。

  方圆查找铜镜有功,大臣们尽管依旧不认同是普通黑猫作案,可此时也识趣地不出声反对。

  片刻后,一众宫女被押至大殿。

  方圆冲着铜镜宫女笑道:“姑娘,如实道来吧,她们可都说铜镜是你前几天带进宫的。”

  铜镜宫女委屈至极,哭声道:“大人,铜镜确实我娘亲遗留之物,我多年来带在身边,她们在说谎!”

  天子面前说谎,欺君之罪!

  生死大罪面前,这些宫女哪还记得什么宫规,纷纷指责铜镜宫女才在撒谎!七嘴八舌下吵得整个宣政殿嗡嗡作响!

  眼见吵声愈来愈大,方圆正想制止,就听到高力士厉声呵斥道:“住嘴!成何体统!”

  如同老鼠见了猫一般,高力士一声呵斥后,众宫女纷纷闭嘴!寒蝉若惊!

  不用方圆再做解释,在场众人已经听出关键所在。

  一方说铜镜是娘亲遗物,一方说铜镜近几日进的宫,毫无疑问,有一方在说谎!

  而对比人数,铜镜宫女最是可疑。

  方圆苦恼地拍拍脑门,按理来说铜镜宫女撒谎无疑,可看着铜镜宫女满面的委屈,直觉告诉他铜镜宫女没有撒谎。

  这时,瘦高道人突然自原地消失,众人只觉眼睛一眨,就看到道人已经站到铜镜宫女身前,泛着青光的手指点在宫女额头。

  众目睽睽下,瘦高道人眉头一皱,又一指点向另一个宫女额头。

  下一刻,瘦高道人眉头皱得又紧了些。

  方圆暗自点头,他此前已经探查过,宫女识海并无真气,未受到其他人操控。

  尽管答案已经写在道人脸上,李隆基还是忍不住问道:“道长,可有收获?”

  道人摇摇头:“陛下,贫道本以为她中了贼人幻术,可是她体内并无真气残留,却是贫道想多了。”

  李隆基眉头皱成一团,明眼人都知道,铜镜宫女应该没有撒谎,可其他宫女更没有撒谎。

  为什么高力士能得李隆基喜爱,从此时就能看出。

  只见高力士手捧一本厚厚的册子,将宫女的身世背景一一道出。

  宫女姓李,名岚,父母尚在,只是因其父有罪,如今夫妇二人在边疆服苦役,宫女进宫时并未携带铜镜。

  铁证之下,宫女说谎无疑!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宫女。

  重压之下,宫女绝望地哭喊道:“你们冤枉人!你们冤枉人!陛下,百善孝为先!婢女怎敢拿娘亲性命说谎!”

  宫女的样子却也不是作假。

  这时有大臣呵斥:“贱婢住嘴!天子面前岂容你放肆!铁证如山!还不如实招来!否则连累族亲,你就是天大的罪人!”仔细看去这大臣正是昨夜吹飞官帽的那位。

  宫女本就胆小,听到这大臣的话后,吓得连忙跪地,对着李隆基磕头如蒜,口中高呼“冤枉”不止。

  满堂皆是冷漠,宫女头破血流,也无济于事。

  方圆看着宫女染血的额头,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自责。虽然铁证如山,可是他依然觉得事有蹊跷,宫女是被冤枉的。

  这时有人提议,对宫女严刑拷打,逼问事实真相。

  眼睁睁地看着护卫将宫女拖走,方圆无奈又焦急。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宫女没有中邪术,她怎还如此坚持?

  就在宫女要被拖出宣政殿时,方圆一拍额头,高呼道:“且慢!”

  在满堂不解的眼神中,方圆对着李隆基说道:“陛下,我等只顾着探查真气,却忽略了凡俗手段。据臣所知,大唐以西,有一种民间幻术,无需法术,亦可施展。”

  方圆将儿时在凉州城从过路商贩嘴里听说的幻术一一道来。

  西方幻术自成一脉,借外物谜人神志,是另辟蹊径的一种术,无须法力施展。其中最常见的便是绳技,流入中原已有五百多年。

  李隆基眼前一亮!

  瘦高道人同样对着方圆拱手道:“小友见识非凡。”

  方圆连忙道:“哪里哪里。”

  瘦高道人笑道:“小友何必谦虚。既知缘由,贫道自有计较。”

  道人说罢,一指点向宫女额头。

  方圆心中念头一闪,大叫道:“且慢!”

  可这时道人指尖的青光已没入宫女眉心。青光入体,宫女面露痛苦,转眼间便昏迷过去。

  看着昏迷不醒的宫女,方圆眼中闪过一丝恼火。

  瘦高道人不悦地看着方圆,道:“小友何意?”

  道人有半句话未说出口,那便是怕我抢了你的功劳?

  那吹飞官帽的大臣开口质问道:“方圆,贼子当前,你为何阻拦道长施为?”这官员姓蒋名委,是御史台从六品官员。

  方圆看都不看蒋委一眼,沉着脸对着瘦高道人说道:“道长怕是打草惊蛇也!”

  道人一怔,懊悔地一拍额头,满是愧色地道:“贫道鲁莽!贫道鲁莽!”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方圆一句打草惊蛇,都明白了其中关键,道人怕是毁了查案先机!

  方圆止住自责连连的道人,道:“道长自责也是无用,眼下找到另一面铜镜要紧!”

  道人诚恳道:“小友言之有理!往下如何施为,还请小友定夺。贫道山野之人,却是考虑不周。”

  道人人不错,方圆心中想到。修为如此之高,又如此谦虚,这道人是个好人哩!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方圆是个识好歹的人。只见方圆一礼道:“道长胸怀天地,小子佩服!往后还请道长多多关照!”

  道人呵呵一笑,道了个好。

  玄通铜镜为一对,穿行其中可来回两地,两面铜镜之间有着微弱的感应。原本方圆是想通过铜镜间的感应查找另一面铜镜所在,以期人赃俱获。可道人打草惊蛇,让方圆算计落空。

  已经打草惊蛇,那就不必再偷偷摸摸。

  方圆接过铜镜,一道巫力送入其中,巫力一遇铜镜立刻消失。

  凭着对巫力的感应,方圆算出另一面铜镜就在大明宫东南方向。

  机不可失,方圆顾不得什么礼数,道了句陛下请跟我来,便已率先向外走去。

  眼见方圆风风火火地走出紫宸殿,李隆基怎会不知方圆要做什么。招呼一声禁军随行,李隆基紧跟着方圆向外走去。

  方圆走出宣政殿,扫了一眼回转曲折的皇宫,一时间也顾不上什么惊世骇俗、君臣礼数,一脚跳起,踩着宫殿房瓦,宛如大鸟一般滑行而飞。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再见章莲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