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玄通铜镜
和一2017-03-18 22:422,697

  赤金铜,颜色与普通黄铜相似,可赤金铜却是炼制乾坤挪移阵盘的主料之一!赤金铜含有置换挪移的属性,炼制得当可成挪移阵,穿梭两地!

  玄通铜镜正是由赤金铜制成!玄通铜镜上特有的挪移法宝气息骗不了人!

  心思至此,方圆若无其事地将铜镜放下,继续搜查,好像没有发现铜镜的不凡之处。

  方圆看似无意地朝着门口走去,下一刻却脸色一变,一把将肖洒拉到身后。

  方圆如临大敌般看着宫女,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意思。

  宫女还没有从突然的变故中醒来,就感到一股无上的威压传来。她宛如受惊的玉兔一般,惊恐地看着方圆,双眼中泪水在打转。

  方圆这才想起宫女没有修为,连忙收起威压,轻声轻语地问道:“姑娘,这铜镜是你从哪里得来?何时带到宫中?”

  方圆的轻声轻语,让宫女心情平复不少,她疑惑地看了一眼铜镜,道:“此物是我娘遗物,我十一岁随我一起入的宫。”

  宫女的眼色很清澈,不像在说谎。

  可是这话怎么说?你娘的遗物?你娘会法术不成?

  方圆心中暗想,这里离自己碰见黑猫之地不远,宫女又是这几天唯一出宫之人,现在又恰好在其住处搜出了可穿行两地的玄通铜镜,这三者若是没有关系,怕是谁也不信。

  方圆紧盯着宫女问道:“你可知这面铜镜内藏玄机?可穿行两地?”

  宫女大吃一惊,脸上全是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奴婢用铜镜梳妆已有十年,它怎能穿行两地?”

  宫女大惊失色的样子不是伪装,方圆一时间怀疑是不是自己感应错了?难道铜镜不是乾坤挪移的法宝?

  重新拿起铜镜,方圆目光定在了铜镜外圈镶的六颗金珠上,若是没有猜错有人用这六颗金珠布下了隐匿气息的阵法,这才掩去了法器气息。

  方圆一道巫力打出,将一颗金珠拆下。

  一丝丝法器波动传出,玄通铜镜是乾坤挪移法宝无疑!

  方圆苦笑道:“姑娘,此物确实是挪移法器无疑。在下无意冒犯,不知姑娘可否让在下探查一下姑娘额头?在下怕姑娘中了邪术。”

  听到自己中了邪术,宫女脸色刷得一白,双眼含着泪水,小心翼翼地探出了额头。

  方圆对宫女报以放心的微笑,伸手抵住宫女额头,巫力绕行其眉心。

  识海无真气残留,宫女并未受到法术影响。

  难道玄通铜镜当真是宫女娘亲遗留之物?一切只是巧合?

  又是一团乱麻!

  方圆安抚宫女放心睡觉,带着肖洒走入下一个房间。

  ——————

  在李隆基等人震惊的眼光吃下足足十人的饭菜后,方圆带着肖洒走出了紫宸殿。

  方圆满足地拍打着肚皮,一步步向着宣政殿走去。

  爆元丹的后遗症还在,一夜忙碌,方圆可谓身心俱疲。好在发现了玄通铜镜,好在又吃了一顿御膳,前程在望,肚皮已饱,方圆可谓是身心愉悦。

  看着手中的铜镜,方圆好似看到了一顶金光闪闪的官帽子。

  肖洒同样一扫睡意,跟在方圆屁股后面喋喋不休。

  “方圆,铜镜当真可以穿行两地?”

  “方圆,那宫女当真不会法术?”

  “方圆,黑猫会不会就是从铜镜进出皇宫?”

  方圆优哉游哉地走着,对肖洒的问题置若罔闻。待到被肖洒烦到极致时,方圆才驻足瞪着肖洒说道:“你一夜都不看好方大将军,现在问长问短烦是不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方爷爷看着你长大,你的眼神瞒不过方爷爷!你不是一样觉得方爷爷搜不出证据吗?现在呢?”

  肖洒尴尬一笑,搂住方圆肩膀道:“那老子也陪你疯了一夜!你心中是不是很感激肖洒老爷?快给肖洒老爷说说那铜镜到底是何物?”

  ——————

  早朝,方圆站在宣政殿前,把玩着铜镜,笑看着陆续走来的朝臣。

  李林甫每次早朝都来的很早,方圆大致算了下,李林甫这厮是第三个来到宣政殿的大臣。

  李林甫同样发现了方圆的存在,他看着方圆手中的铜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方圆不甘示弱看向李林甫,可是预想中针锋相对并没有发生,李林甫看都不看方圆一眼,自顾自地走进了宣政殿。

  方圆暗中攥紧拳头,目中无人,李林甫根本没有把他方圆放在眼里。

  被人无视是一件很丢人的事,这种感觉让人羞恼!

  方圆深吸一口气,脸上重新挂上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他心里已经将李林甫放到难缠的对手里。不得不承认,李林甫成功得勾起了他的火气,而火气在朝堂上,貌似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时崔宜遥遥走来,也许是冤家路窄,两人的目光瞬间交织到了一起。

  崔宜狠狠地看着方圆,借着扶官帽的幌子,冲着方圆做了抹脖子的手势。

  方圆呵呵一乐,忍不住想到,要是长安城都是这种货色该多好。

  下一刻,方圆很恶劣地调整铜镜,将阳光反照向崔宜双眼。

  崔宜脸色一变,张口就要大骂,可又猛然闭上了嘴巴。

  昨天下朝后,家里的长辈对着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他可不敢再在李隆基面前惹是生非了。

  崔宜走了一路,方圆照了一路。

  崔宜的脸色极其难看,那眼色恨不得生吞了方圆。

  方圆学以致用,对崔宜也来了手目中无人。

  看着崔宜青筋暴起的拳头,方圆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长安城果真是个磨练人的地方……

  朝臣陆陆续续而来,待人齐全后,李隆基才在高力士的陪同下来到大殿。

  亲昵地冲着方圆招招手,待方圆走到身边后,李隆基拍着方圆的肩膀赞叹道:“诸位,自古英雄出少年呐!昨晚还真让方圆找到线索!”

  在一片赞叹声中,不少大臣面露尴尬,昨晚他们可是没一个人站到方圆这边。

  李林甫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眼色,转眼便面无表情,方圆在怎么蹦跶也入不了他的法眼。

  张九龄不知所谓地哼了一声,道:“没有白破规矩,算是将功补过。”

  李林甫平淡无奇道:“张相太苛刻了,我等呼呼大睡,寸功未立,此子连夜查案,寻得线索,理当重赏才是!”

  方圆深深地看了李林甫一眼,这老小子当着不好惹啊,没看到他这话一出,很多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了吗?

  和光同尘,官场上尤为重要,李林甫一句话却是将方圆捧到很多人的对立面。

  这时高力士领着龙门三位道人姗姗而来。

  看来高力士路上已经给这三人讲述了前因后果。没看到除了道姑,两位道长都对方圆报以友善的微笑,眼睛看向了方圆手中的铜镜。

  崔宜看到道人对方圆的态度,脸色阴沉,他是少数知道道人身份的人,龙门道士乃是神仙般的人物,这偌大的朝堂又有几个能放在他们眼里,何况是微笑?

  应李隆基要求,瘦高道人接过铜镜查看。

  片刻后,道人脸色一肃道:“赤金铜炼制,传送挪移法宝,陛下,此案复杂矣。”

  随即瘦高道人一把扣掉铜镜上的金珠,隐藏气息的阵法再次破开,一丝丝法力波动从铜镜上传出,众人只觉得铜镜充满了玄妙之感,变得缥缈了起来。

  瘦高道人郑重地看着方圆道:“方小友辛苦了。”

  道人知道,有此隐匿阵法在,哪怕是他也多半会被骗过。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打草惊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