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坚持
和一2017-03-10 13:362,825

  “陛下,皇宫重地臣本不该妄言。可若说凶手是普通黑猫,臣断然不敢苟同!宫墙高伟,别说是猫,普通士兵都不可翻越!大明宫各处有禁军日夜巡逻,这猫除非插上翅膀,否则绝不可能进到皇宫!”一位禁军头领瓮声道。

  “臣附议!若说凶手是猫,那臣宁愿相信是猫妖!宫墙高伟!普通之猫,简直是无稽之谈!”又一禁军头领道。

  这二人说得有理有据,不少大臣点头附和,就连李隆基也忍不住皱起眉头,普通黑猫作案太荒唐,他宁愿相信凶手是只猫妖。

  这二人提出的问题,也是方圆的疑虑所在。方圆亲身翻过宫墙,普通黑猫就算被人元神附体,那也万万翻不过宫墙。

  “会不会是暗道、水渠进来的?”方圆忍不住问道。

  “呵呵,暗道、水渠,莫说是猫,老鼠都别想进来!小子,这里是皇宫,大唐皇宫,普天之下最森严之地,我等岂敢让野物惊扰圣驾?”先前那位禁军头领斩钉截铁道。

  “要真如此,怎会有刺客行凶偷盗?”方圆小声嘟囔道。

  禁军头领武功自然不凡,将方圆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一张脸变得青白不定。

  “陛下,且不说大明宫宫墙高伟,就说普通黑猫如何做到杀人、偷盗,它怎知要偷取哪份奏折?又为何单单杀了李公公?依臣看这方圆就是个江湖骗子!不过是在早朝时,听到了您和赵大人谈论惨叫声是否为猫叫,故而才胆大妄为地编造出黑猫作案一事。说不定他才是真的刺客!”刚才被吹走官帽那位官员愤愤道。

  方圆深深地看了这文官一眼,他娘的没完没了了是吧?

  “这位大人,小子和你有仇不成?依我看刚才三尸神索魄时,那阵风来得邪乎,说不定你就是那与乱党勾结之人,你那帽子被吹,想来冥冥中自有天意。”方圆阴测测地道。

  “你,你,你休要污蔑好人!”那文官指着方圆哆嗦道。

  “你也不要污蔑好人,那帽子又不是我吹走的,你恨我作甚?”方圆眯眼笑道。

  “你,本官哪有恨你,本官只是想替陛下解忧。”文官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脚道。

  方圆不屑一笑,懒得再搭理这种跳梁小丑。

  可官官相护,方圆不愿搭理别人,别人未必会放过他。

  “陛下臣亦觉得,方圆此子嫌疑最大!”这时那文官旁边一人高声道。

  “臣附议!”一片附议声随即响起,方圆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既然你们要撕破脸皮,方大将军还怕了你们不成?

  方圆一副不解的样子问道:“诸位大人,小子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这是为了什么?小子来长安城短短两日,实在不知哪里得罪了各位。”

  方圆此言一出,百官脸色各异,李林甫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李隆基脸上也有了些许火气。

  这些官员无不是和李林甫交好,想想刚刚方圆才要了李林甫一碗热血,这些人不就是在为李林甫出气吗?天子最忌结党营私,李隆基怎能不气。

  现场出奇的一阵沉默,气氛不知不觉间有了些许凝重。

  方圆见好就收,率先打破沉默:“陛下,小民也是一心想替陛下分忧解难。无论是猫妖还是普通黑猫,都是个查案方向。大唐人才济济,不若大家各按自己心中所想去查便是,何必在此浪费口舌。”

  方圆先前说那话就是说给李隆基听的,可是有的话点出来就可以了,没什么把柄,要是死抓着不放,反而落了下乘。

  李隆基赞许地看了方圆两眼,道:“方圆说得有理,既然凶手是黑猫,那无外乎猫妖和普通黑猫两种,众位爱卿就按各自的想法查吧。”

  众人道了句遵命,这时李隆基又忍不住问道:“不知认为是普通黑猫者有几人?”

  群臣一阵沉默,竟无一人认为是普通黑猫作案。

  方圆看着缄口不言的众人,微微一笑。

  这样也好,省的有人抢功。

  方圆当机立断道:“陛下,小民想连夜查访一下此处的院落居所,还请陛下恩准。”

  方圆话音刚落,众人还未发声之前,就见与李林甫排列而站的一个华发老头,气呼呼地道:“胡闹,天子居所,汝一介男丁岂可寻查,这岂不是要乱了规矩!”

  这老头正是大唐名相张九龄。张九龄为官刚正不阿,忠耿尽职,秉公守则,直言敢谏,在后世享有赫赫清名。

  方圆没好气地道:“老头,规矩重要,还是大唐安危重要?你老糊涂了不成?”

  张九龄横眉道:“竖子无理!”

  方圆同样学着张九龄横眉道:“老头糊涂!”

  李隆基心中烦躁,看到方圆惹弄张九龄,忍不住开口骂道:“方圆不得对张相无礼!朕准你所奏,快滚吧!”

  方圆呵呵一笑,应承一声,转身离开,临走前还不忘冲着张九龄眨眨眼。说不上为什么,老头虽然横眉怒目,可方圆对他生不起火来。

  ——————

  方圆带着肖洒,顺着宫墙走了一圈后,不得不承认若是普通黑猫,绝对无法从宫墙离开。

  宫墙高伟,且无洞穴,黑猫插翅难飞。不得不提一句的是,昨晚被方圆撞塌的宫墙,已经被修好,一砖一瓦浑然一体,若不仔细瞧,绝对看不出那红墙是今日才补上的。

  方圆打算和肖洒搜一遍这一片的公寓阁楼,看看其中是否有洞穴等疑点。

  事到如今,肖洒也不认为是普通黑猫作案,他叫住方圆,安慰道:“方圆,偷盗奏折,暴起杀人,普通的猫做不到的。你也看过了宫墙,咱之前也盘问了宫女宦官,均无疑点。此案要么是杀手有意混淆视听,要么就是妖物所为,你何必再纠结于此?大不了这官咱不做就是。”

  方圆有心将他偷窥李隆基艳事,脚踢黑猫的壮举说出,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下。倒不是他不信任肖洒,而是先前出现的那两个龙门道人,让他对长安城充满了忌惮。肖洒是不会出卖他,但是架不住有人能窥视肖洒的记忆。

  肖洒所说的证据,方圆都知道,事到如今连他自己也怀疑自己的推断是否准确。难道李公公脸上的抓痕,真的是刺客为了混淆视听故意为之?或者说黑猫是绝世大妖,自己修为太低,所以才没从它身上感到妖气?

  虽然有此疑惑,可方圆不是半途而废之人。

  方圆忽悠肖洒道:“少说屁话,老子用三尸神大法推演,凶手就在此处。跟着老子搜就是!”

  方圆还真就唬住了肖洒,只见肖洒不忿地咧咧嘴,不发一言地跟在了方圆身后。

  时间很快过去,大小寝宫,阁楼假山,方圆一一查过,没有发现丝毫线索。

  眼看天色就要大亮,肖洒哈欠连天,方圆不免也有些困意。

  肖洒打着哈欠道:“方大将军,查了一夜,小弟则个困意难熬,咱回去睡觉吧。”

  方圆白了肖洒一眼,骂道:“大将军,大将军若是哈欠连天,还是什么大将军!还剩十间屋子,查完再睡!”

  肖洒哦了一声,不情不愿地伸个懒腰,拖拖拉拉地跟在方圆身后。他是真的不相信方圆能找到什么线索。这个案子,云里雾里,神神秘秘,凶手哪会是一般人?

  作为兄弟,肖洒当然不会把这些丧气话说于方圆听,只好跟着方圆做他看来毫无意义的傻事。

  剩下的十间屋子,是宫女的寝居。在排头的第一间屋子里,一个宫女恭敬地站在门口。

  方圆定睛一看,这宫女正是这几日出宫的那位。

  不同于盯着宫女发呆的肖洒,方圆环视屋子一周,眼睛落在了一副铜镜之上!

  铜镜上有微弱的法器气息,很隐晦,若是寻常仙道修士可能会被骗过,但是方圆五感六识过人,想骗过他可不容易。

  方圆一把拿起铜镜,只见铜镜上方刻有“玄通”二字。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玄通铜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龙雀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