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2 我自己不敢睡
北以2019-03-08 10:361,817

  温浅觉得白纪然又开始莫名其妙了,但她现在没心情跟他较真,所以大度地原谅了他的阴阳怪气。她从夹克口袋拎出机车钥匙,送到白纪然面前:“老大,我跟你做一个交易,车,我押给你,你借我点儿钱,还有你的手机,等我把这些麻烦处理好,回北京了再还你。”

  白纪然盯着那串钥匙愣了愣,不可置信地去看她的眼睛:“你自己骑车来的?”

  他觉得,他有必要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了。

  温浅点点头,没意识到任何不妥:“我车就停在楼下车库,真的。”

  白纪然按着她的手腕朝下压,钥匙从她指间自动滑落,掉进他手心。他收起钥匙,嘴里说的却是:“我不同意。”

  温浅:“……?”

  她嘴角抽了抽,一脸费解地看着他。

  “我跟你一起。”白纪然故意摆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我跟你等你哥的人来,把东西安全交给他们,再一起骑车回北京。”

  温浅眼睛眯了眯,盯着白纪然看了一会儿,打个响指说:“完美!”

  主动送上门来的老大,她哪有拒绝的道理?

  自己偷着乐还来不及。

  白纪然转回身,背对她坐在床边,两个人突然陷入有些诡异的安静。这场背包失窃的意外终于告一段落,房间氛围缓和下来,却谁也没话说了。

  温浅的视线始终没从他身上移开,很快,她发现老大左耳上并没有戴着那只耳环。

  “老大的耳环去哪了?”她张嘴就问。

  白纪然沉默了一下,低声说:“扔了。”

  温浅听完立马从自己耳垂上摘下一枚黑色碎钻耳钉,不由分说地戴到白纪然的耳洞上,拍拍他的肩膀说:“好了,旧的丢了就丢了,现在我还你一个。这枚耳钉是两年前我自己设计的,全世界仅此一对,别摘啊,摘了我跟你玩命。”

  白纪然安静地坐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温浅跪在他身后,从她的角度只看到他的眼睛轻轻眨了眨。

  温浅觉得,老大这种表现说明他多半已经被自己歪打正着套路到了,虽然具体是怎么得手的,她自己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白纪然站起身,整个人看上去有点局促。他刻意避开跟温浅的对视,径直提步往门口走:“回去睡了,晚上有事就喊一声,这房间隔音不好。”

  走了一半,他又停下脚步,垂眼看向地板上那层碎玻璃:“去洗手间的时候绕右边走,看路。”

  温浅觉得,一个男人开始对你啰嗦,这是好事。

  她对着白纪然离开的背影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声:“老大,我自己不敢睡啊。”

  说完指指窗口,也不管白纪然有没有转身看她:“这窗户不安全,没有防盗装置,我行李丢的时候,那些人十有八九就是从窗户翻进来的,窗沿上现在还有脚印呢,不信你去看。”

  意思就是,反正接下来的几天都要一起睡,那么不如就从今晚开始好了。

  白纪然像是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床尾,捡起她的鞋子和夹克,看着她说:“过来。”

  温浅听话地爬过去。

  白纪然转过身,弯下腰说:“上来。”

  他背她回去。

  温浅忍着笑,三两下爬上他后背,胳膊环住他的脖子,等他双臂托上自己腿弯,腾空的小腿还愉悦地晃了晃。

  “老大小心看路哦,别踩到玻璃。”

  她还有脸说。

  白纪然没理她,背着她来到隔壁那扇房门外。温浅很自觉地把手探进他的大衣口袋,从钱夹里取出房卡,把门刷开。

  白纪然把她放到床上,想了想又折返回去,取了她房间的那床被子回来。

  “床就这么大,我不是什么无私的人。温浅,”他站在床边,脸上依旧冷冷清清,“一人睡一半,把你的那些小心思都收起来,认清楚现在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温浅难得没再放肆,抱着膝盖认真听他说完,点点头“哦”一声。

  她自然是分得清哪些事情要放在首位,尤其此刻的紧要关头,老大肯收留她,已经是绝地逢生般的幸运,她可不敢真的造次,把老大惹怒。老大明天就是真的丢下她不管,她也蹦不出半个不乐意来。

  因为他本没必要陪她冒这个险。

  白纪然扔给她一双一次性拖鞋,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绅士风度,例如把洗手间让给女士优先之类,自己砰地一声甩上门,刷牙洗漱。

  他没有洗澡。

  完整地进去,再完整地出来。

  温浅依旧抱着膝盖,坐在床边追着他看,眼神纯良无害。

  白纪然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站在房间里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漫无目的地转了半圈后,抬手一指身后的洗手间:“你随意。”

  仿佛是谁在逼他讲话一样刻板潦草。

  温浅用下巴示意自己身后那个枕头:“东西放在下面,那我去了。”

  白纪然的眼神躲了躲,从她脸上滑开:“哦。”

  温浅觉得他又开始莫名其妙了,一个大男人家家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

继续阅读:Chapter 23 我不能让你受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