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3 我不能让你受伤
北以2019-03-08 11:271,799

  房间窗帘的遮光性能实在不怎么过关。

  白纪然眯缝着眼,盯住帘布后筛进来的那片薄光,揉了揉眼睛,轻手轻脚起身掀被下床。

  站在床边往身上套着衣服,视线一直落在床心那个蜷成小小一团,仍在熟睡的身影之上。

  大概是昨晚忘记划开一道泾渭分明的三八线,所以这女人一阖上眼,就耍着无赖霸占了大半张床。

  他稍微动动肩膀,捏了捏发僵发酸的肌肉,无声地走去窗边,把窗帘尽量拉严,拿上钱包离开房间

  ……

  温浅是睡到自然醒的。

  眼睛还没睁开,她习惯性先四处摸索手机。

  结果哼唧半天,抓了个空。

  然后她听到有清脆的水流撞击声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她烦躁地扯过被子蒙住头,想要隔绝那道恼人的水声,呼吸间却猛然察觉,身上那床棉被不是家里熟悉的味道。

  脑袋猛地炸了一下,她一个激灵,立马从床上弹起,回身一把掀翻枕头。

  那个黑色锦袋就安安分分地躺在那里。

  只不过,旁边还多了一个小物件。

  那是一管没有开封的唇膏,她再熟悉不过的包装,迪奥的经典色,999。

  她愣了好几秒,然后拥着被子慢慢笑弯了眼睛,心情别提多雀跃。

  这支口红,像是老大一个早安吻一样的存在。

  老大是什么时候起床的,她毫无意识,就像昨晚,他是什么时候入睡的,她也完全没有察觉到。

  但是老大特意出门,去给她买了口红,这个事实,证据确凿。

  温浅捞过那个小盒子,送到唇畔用力亲上去一口。

  白纪然从洗手间推门出来的时候,仍旧将动作落得很轻。

  他手里抓着一块毛巾,边擦头发边低着头往床边走。

  走了一半,有双细长白皙的腿突然闯入视线,唯恐占据面积太小似的,还在招摇地晃。

  他脚步顿了顿,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眼皮。

  温浅似乎已经看了他很久,这会唇角挂着一抹张扬而明媚的笑,笑得有多好看呢,仿佛就连铺在她身后那片白茫茫的曦光都为之逊色。

  白纪然整颗心都跟着晃了好几下,他还以为时光逆转,他又回到了那一年,那个悲伤肆虐的午后。

  温浅把手里的口红往他面前送了送:“老大,谢谢你哦,虽然这不是我众多口红中最爱的一支,也不是最贵的,更不是绝版,用了就再也找不到的,”

  白纪然的脸色果然肉眼可见地冷了几分,不等他开口,温浅先咯咯地笑了:“但这是我第一次收下别人送的口红,就和我拥有第一支口红时的心情一样,它会是最特殊的存在。”

  她说完就趿拉上拖鞋,心情不错地哼着歌去了洗手间

  洗漱完再回到房间的时候,白纪然已经换好衣服,连行李都收拾好了,他懒洋洋靠在床头,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没看她,抬手一指电视柜:“早餐在那里。”

  “哦。”温浅有些败兴地应了一声。

  她把早餐从纸袋里拿出来一一摆好,都是些叫不出名字的当地特色小吃,唯一认得的,是一盒八宝粥。

  她抓起一串炸得酥黄的丸子往嘴里送去一颗,随口问了一句:“老大你不吃吗?”

  白纪然摇摇头:“我吃过了。”不止是吃过了,还在早茶店里,待了足足两个小时。

  距离青旅最近的那家商场,九点钟开始营业。

  他去得太早。

  温浅吃完一颗丸子,意外地觉得味道还不错。她晃了晃手里的签子,有点好奇:“这个叫什么?”

  白纪然看过来一眼,如实说:“不知道。”

  温浅像是突然来了兴致,回身又捞起一样小吃,继续问:“这个呢?”

  白纪然继续:“不知道。”

  温浅于是没完没了,像是在跟谁别着劲,把桌上剩下的四五样小吃都问了一个遍,不出意料得到同样的答案后,最后把八宝粥举到手里,问:“这个呢?”

  “不……”白纪然边开口边抬头看过来,发现她手里举着一碗粥后,直接气笑了,“好玩么?”

  温浅哼了声:“人傻钱多,说的就是你,买了半天,都不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

  白纪然:“……”居然完全发不出脾气来是什么情况。

  温浅很给面子地解决掉了那一堆食物。白纪然等她擦完口红从洗手间出来,捞过枕边那个锦袋,问她:“东西你自己收着,还是我帮你?”

  温浅把口红放进外口袋,拉开拉链,锦袋塞进内里口袋。飞行夹克版型宽松,加上她清瘦紧致的身材,这会儿完全看不出,衣服里还藏了一个小盒子。

  “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我得自己担着,”她站到他面前,一脸认真的表情像在宣誓,“老大,我不能让你受伤。”

  白纪然不置与否。

  真的遇到什么意外,谁保护谁,傻子都看的出来。

  毕竟,这是一个活了二十二年,连自家电话号码都背不过的女人。

继续阅读:Chapter 24 我们在私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