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小太妹
北以2019-03-05 11:452,408

  徐安冉先是奇怪地看了温浅一眼,才茫然地转过身,顺着她视线的方向看过去。

  然后就愣了个结结实实,木讷地张着嘴,完全石化在原地。

  所以两个小时前的分手短信并不是她以为的莫名其妙,而是她这位“前男友”的罪行被老婆撞破后的走投无路?

  她腿一软差点直接从吧椅上跌下来,温浅眼疾手快,及时拎住她的胳膊把她拖起来。

  徐安冉气得肩膀不停发抖,眼圈很快就红了,嘴唇动了好几次,硬是一个字都没挤出来。

  温浅压着火瞥她一眼,自己又坐回吧椅,打开手机相机,从皮衣口袋摸出一管口红,微微仰起脸,对着屏幕不慌不忙地给嘴唇补色。

  口红盖子轻轻扣回去的同时,气势汹汹的“原配”带着大气都不敢出的“前男友”也杀到了跟前。

  “你这个贱货!”女人咬牙切齿挤出这几个字,不由分说地抬起手朝徐安冉直奔主题。

  徐安冉难堪地闭上眼睛,甚至都忘记躲开。

  似乎浅意识里,她就该承受这一个耳光。

  温浅把手里的口红丢开,右手横在徐安冉与女人中间,在那只手即将触上她脸颊的前一秒抓住了女人的手腕。

  女人用力挣了挣,发现效果甚微,神色变得愈发凶狠:“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太妹,敢多管闲事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收拾!”

  温浅挑眉,歪着头品了品这个女人给自己的称呼,小太妹?

  呵,有趣。

  温浅松开那只手腕,跳下吧椅挡到徐安冉前面,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这位……尊称您为大妈,好像比较有礼貌吧?”

  她慢悠悠开口:“这是闲事吗?这是您的家事吧?您家老公对外高调宣称自己单身,说的好像您死了,或者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样,您居然能觉得这是闲事?我有点佩服您的气度哦。”

  女人没有理会温浅的偷换概念,一把扯过正欲掉头逃跑的“前男友”:“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啊?你给我等着,我明天就叫我爸把你从公司除名!”

  这句话里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在男人的小算盘里,温浅的出现,是个意外。

  他把自己伪装成了这场婚外情的受害者,罪行暴露之后毫不犹豫地把矛头指向了徐安冉。

  徐安冉躲在温浅身后呜呜地哭了起来。

  温浅头疼地捏了捏眉心,觉得自己今晚真是不枉此行。

  女人倒也算个拎得清的,搞清楚事实后立马换了一种姿态。

  “这事今天怎么着也得给我一个说法,”她朝徐安冉勾勾手,“你来,跟我说说,你们都发展到哪一步了,怎么开始的,咱对上号,最后你再道个歉,这事就算了了,男人我自己回家收拾,至于你,我也就不计较了。”

  温浅无语了,看女人的熟练程度,这种事情怕已经不是第一次。

  徐安冉缩在温浅身后轻轻扯了扯她的皮衣袖口,用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心心,怎么办?”

  温浅没理她,对女人要笑不笑地勾了勾嘴角:“关于怎么开始的,您还挺有闲情逸致,真当自己是来听故事的?”

  她斜靠在吧台上,掩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歉就免了,或者,人我也替您收拾了?您的闲事解决完了,我们这边气儿还不顺呢,讨不到说法就把人交给我们打一顿出气吧。”

  女人被成功激怒,再一次举起胳膊挥舞过来:“死丫头,你敢!”

  温浅扣住那只手腕,没用多大力度地反方向拧了一下,女人立马痛哼尖叫,脸色变得煞白。

  温浅把人往后轻轻一推,拂了拂手,耐着性子给她纠正:“我可不是死丫头,我是小太妹。”

  女人揉着手腕狠狠剜了温浅一眼,视线不经意扫到她锁骨间的那枚项链吊坠,不屑地翘起一边嘴角笑了起来:“我奉劝你啊,买A货的时候最好先去正品专柜看一看,买不起,开开眼面也是好的,省的最后戴一高仿还被人当众揭穿,多跌面啊。”

  温浅顺着她的关注点低头看了看自己项链:“A货?”

  女人这下更得意了:“你还不知道吧,就你戴的这款假货原版,温氏珠宝的新品,L&X系列,温氏长子温霖为了妹妹独创的一个全新系列,也是他首次担任设计师的处女作,这款项链是系列首推,现在还在预售阶段,纯手工打造,限量版,全球只有二十二条,别说中国区没得卖了,你就是去英国总部也不一定买得到。”

  温浅露出一脸恍悟,慢慢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女人的关注点又落到她的嘴唇上:“项链戴一假的就戴了,小姑娘爱显摆,这都能理解,口红可千万别买些便宜货,像那些什么淘宝爆款,某某韩剧同款之类的,擦了对身体不好,尤其女孩子,真的。”

  说完,还像模像样地叹了口气。

  温浅终于演不下去了,噗嗤一声笑出来。

  女人被她笑愣了,不明所以地瞪着她。

  温浅好不容易才压住笑意:“那你知道这款项链为什么全球限量只有二十二条吗?”

  女人张了张嘴,却没能回答上来。

  这个俨然更加专业的问题,她其实并不了解。

  “因为温霖的妹妹今年刚好满二十二周岁,”温浅将那个坠子捏在指尖,继续问,“那你知道这款项链的两个扣环圈为什么是心形而不是普通的圆形吗?”

  女人盯着她捏在指尖的吊坠,表情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

  温浅平静复述给她:“因为温霖的妹妹有个小名,叫温心心,而且这个小名还是温霖帮他妹妹取的。”

  说着话,温浅另外一只手已经伸到吧台,找到那会擦完还没来及收起来的黑管口红,特意配合着举过头顶,眯起眼细细查看,很无辜地找女人求证:“麻烦您帮我看看,这也是A货?”

  那管造型别致的口红女人只看了一眼,Serge Lutens,传说中的贵妇口红。

  温浅拉开皮衣拉链把口红放进去,朝女人微微一笑:“忘记做自我介绍了,我叫温浅,也就是温霖的妹妹,认识你很高兴。”

  女人像是大晴天被雷劈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干瞪着眼睛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再僵持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温浅扭头朝徐安冉眨眨眼,徐安冉会意,把她扔在吧台上的头盔抱到怀里,抓过手机和钥匙,跟在她身后离开。

  温浅走出几米远,突然想起什么,又掉头回来,对女人说:“忘了告诉您,这款项链啊,您不符合购买资格呢,我哥说了,剩下的二十一条,销售对象仅限单身的……小太妹。”

继续阅读:Chapter 3 似曾相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