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我哪儿美了
北以2019-03-06 09:412,261

  是初秋。

  街道上往来的车辆已经很少,夜风中的潮闷彻底溃不成军。天幕星盏稀疏,一弯凉月被云团盖住,忽隐忽现。

  空气里那道厚重的引擎声逐渐落了,一辆摩托车平稳刹住。

  温浅利落地摘下头盔,缕着发际线随意抓了抓被压乱的头发,抬头瞥了眼面前这个徐安冉口中很文艺的酒吧名字——

  鹿人酒吧。

  站在门口迎宾的服务生看到来人时很明显愣了一愣,木讷地瞪着眼睛半晌忘记做出该有的表情。

  他从没见过把重机车操纵得如此酷炫且找不出丝毫作秀痕迹的女人。

  他也从没见过进酒吧脸上不化浓妆,只擦口红的女人。

  三五秒钟的晃神,温浅把头盔抱在肘弯,大步迈上台阶,脚步停在他面前。

  “进门也要收费?” 她淡淡问了声。

  服务生猛地回过神,脸上旋即露出训练有素的笑:“开玩笑呢,美女进门不收费。”

  “哦?”温浅的视线往下走,习惯性瞥了眼对方的唇,焦点停留不过半秒就别开了,重新看向他的眼睛,“那你说说,我哪儿美了?”

  服务生愣愣“啊”了声,很快又自作聪明地一拍手:“连头发丝儿都是美的。”

  温浅似乎对这个回答不怎么满意。她不无遗憾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是这支新口红的颜色最美。”

  服务生:“……?”

  温浅兴致缺缺地耸了耸肩,提步越过小哥进了酒吧。

  震耳欲聋的重音乐敲碎空气,劈头盖脸砸了过来。温浅从耳膜到太阳穴都被扯得一抽一抽的疼,她皱眉捂住一边耳朵,低着头小心避开人群径直往吧台方向走。

  徐安冉简直是在挑战她的忍耐底线。

  头盔和钥匙都扔到一边,温浅坐到吧椅上,用脚尖踢了踢旁边还在给服务生要酒喝的徐安冉。

  徐安冉慢吞吞地扭头看过来,脸上挂着不耐烦的微醺,认清来人后眯起眼睛嘿嘿一笑,扔开酒杯就要往她身上扑:“心心,你来啦?”

  温浅飞快躲开她的魔爪,上下打量着她,“啧”了声:“看你丫现在这德行。”

  徐安冉一怔,像是突然醒了酒,哼哼两声,嗓音一下子拔高了:“老乔跟我分手了,他竟然跟我分手了!”

  温浅扶额,轻轻地叹了口气:“分了咱们再找新的。”

  认识徐安冉这四年来,温浅已经记不清自己重复过多少遍这句话。

  左边太阳穴就在这时突地跳了一下,有细细密密的疼意攀着神经线迅速炸开。

  温浅撑起额头,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

  她急需发泄。

  身体里堆积着一股压抑到让她窒息的情绪。

  问题的关键在于,她并不知道那个发泄口到底在哪里。

  吧台里年轻帅气的调酒师弯腰靠近她,在她耳边暧昧低语:“美女,喝点什么?”

  温浅还没从那种不适感中挣脱出来,就听徐安冉呜咽一声,兴致勃勃地拍着手:“给她来一杯Whisky,苏格兰Whisky…”

  温浅无语地打断她:“一杯牛奶。”

  调酒师指尖熟练地把玩着一个高脚杯,唇角挂着温柔的笑:“我刚调制出一款和你气质很搭的鸡尾酒,美女真的不试试么?”

  温浅耐心告罄,歪头看了眼自己手边的头盔:“你妈没教过你不能酒驾?”

  调酒师自讨没趣地摊开手:“小姐姐脾气很燥哦。”

  徐安冉趴在胳膊上眨着眼睛看她:“心心,你怎么了嘛,你又没失恋,毕竟你都没有恋过。”

  温浅垂眸看向自己的手,沉默半晌,轻轻地说:“三个月了,我三个月没动过画笔了。”

  徐安冉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那些模特你都不满意吗?那么多种feel的,你居然没一个看的上眼的?”

  温浅无奈地扯了扯嘴角,语气里全是自嘲:“感觉不对,戳不到大脑的G点,我宁愿不画。”

  徐安冉突然想到什么,腾地一下坐起来,瞪着她说:“啊!我差点忘了,我们老板说下期要举办的那场画展想用你的毕业作品当做压轴,就那幅《遗世—清舞》,价钱随便你开,你如果不想卖也没关系,就是单纯展览也行,当做给他的画展提升一下气质。我们老板的脾性你懂的,最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印象派了。”

  温浅叹了口气,虽然内心极其不满她对“印象派”的诋毁,但还是耐着性子平和地拒绝了她:“别,我可受不起这种加冕。”

  徐安冉失落地垮下肩膀,抓起她的手腕开始软声撒娇:“不要嘛,心心美女,你可以狮子大开口啊,这么好的机会,他都说了随你开价,就展览一下而已,还能给你涨粉丝呢。或者你就当做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呀?你看我都落魄成什么样了,你真的忍心拒绝我吗?”

  温浅被她吵得都想掀桌子了:“我说,你这是早都替我答应了,这会儿过来通知我一声的吧?”

  徐安冉抿着嘴,一幅可怜巴巴状,用力点了点头。

  温浅翻了她一眼:“说吧,你家老板给你什么好处了?”

  徐安冉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就是把我每个月一到月底就只能吃泡面的工资涨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温浅冷呵:“一点点,你就把我卖了?”

  徐安冉接过服务生送来的牛奶,殷勤地就差把吸管放进温浅嘴里了:“还有一件事,我们老板说,让你记得回关他的微博,就是你大V的那个账号,他都关注你半年啦!画展前期宣传希望你可以配合他做一些互动!”

  温浅这下是真的有点烦了,脸色一点点冷下来,看着她没说话。

  徐安冉视若无睹:“你搜索Asari就是他了,记得哦!”

  温浅朝她竖起右手食指,几乎一字一顿地说:“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徐安冉忙不迭地点头:“我保证!我拿我的爱情和银行卡发誓!”

  温浅把那杯牛奶慢慢喝完,觉得徐安冉这次的失恋后遗症大概又是一场来也快去也快的龙卷风,于是捞过头盔跟她告了别,准备先行回家。结果才刚跳下吧椅,她就看到了颇为戏剧性的一幕。

  温浅摇头笑了笑,把头盔又丢回去,摸着徐安冉的头说:“冉啊,你被小三了,你知不知道?”

继续阅读:Chapter 2 小太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