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我只对女人感兴趣
北以2019-03-06 01:212,774

  初言从外面拎着早点推开门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场景。

  利秀顶着两个无法忽略的黑眼圈坐在白纪然对面,嘴巴一张一合化身百度人工阅读器,从善如流地背诵着某人的百度百科资料。

  中间还时不时突兀地穿插进一两句自己的崇拜之情。

  背诵完毕,最后把手机里那副《遗世—双生》的拍摄版高清图片推到白纪然眼前。

  “老大,这就是小姐姐的成名作,你看一下,是不是实至名归?”

  白纪然单手撑着额角,等他终于安静下来,才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温浅?祖籍是江苏苏州?”

  利秀用力点头:“对对,而且这么说来,我跟小姐姐也算是半个老乡呢。”

  白纪然在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

  温心心,温浅。

  果真只是一场巧合罢了。

  这个答案让他感到庆幸,庆幸之余,也夹杂了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那个小丫头,应该早就不记得自己了吧?怎么可能飞过三万英尺明目张胆过来招惹他呢?

  初言把生煎和豆浆装到餐具,一人面前摆了一份,顺带问了一嘴:“老大你会去给那个画家做模特吗?”

  白纪然冷淡道:“她有病,我也有病?”

  利秀立马失望地垮了肩膀,看上去郁闷极了。

  初言叹了口气,往他手里塞去一双筷子:“秀儿,偶像只适合活在想象里,你的小姐姐,跟我们注定就不是一路人。”

  利秀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赌气,把筷子用力摔到桌子上,走路带风地窜回卧室,房门重重一甩。

  初言也没心情吃早餐了,看着白纪然问:“哪天走?”

  白纪然仰头把豆浆喝完,扯过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大后天。”

  初言迟疑道:“最近的场子是先推掉还是我跟秀儿去?你大概去多久?”

  “很快就回来。”白纪然的脸上看不出其他情绪,“场子推掉,你们也休息几天吧。”

  “我们陪你一起去得了,自己出门多无聊啊。”

  “那个地方,你们不会喜欢的。”白纪然摇头自嘲地笑了笑,“帮我照顾好老猫。”

  ——

  温浅就近找到一家大型超市,按照提前列好的清单将食材全部采购完之后时间不到九点半。

  然后她提着满满一袋食材骑车来到昨晚那个单元楼下。

  出门没有带包,她从外套口袋里摸出一管口红,对着摩托车的后视镜仔细补过唇色,抱起头盔,拎着购物袋进了楼道。

  利秀说,他家老大最爱吃的,是火锅。

  她觉得,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这句话对老大来讲,肯定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但有趣的是,明明知道没用,偏她还是乐此不疲就想这么做。

  初言抱着篮球跟在白纪然身后准备出门前,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利秀的卧室方向。

  这小子是动了真格在怄火呢。

  白纪然把门拉开,毫无防备,视线里出现一双黑色马丁靴。

  温浅也愣了几秒,正欲抬手按门铃的动作被突然截断,她索性挥了挥那只手,语气格外自然地说:“早啊,老大。”

  白纪然无语了:“这是我家。”

  温浅有点无辜地瞪着眼睛:“我知道啊,不是你家,我站这儿干嘛?”

  白纪然:“……”

  他沉默了一下,低声说:“出去。”

  温浅这下更无辜了:“我现在也没进去呐?老大。”

  初言悄悄往后退开两步,险些没绷住笑出声。

  他家老大难得棋逢对手,遇到这么有趣的追求者。

  正琢磨着这幅局面是不是需要自己上去打个圆场,利秀突然推开房门兴冲冲窜过来。

  “小姐姐是来找我的,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初言冷不丁被他吼得一个激灵,满脸震惊。

  熊孩子跟谁说话呢?这是谁给他的胆儿?

  温浅主动侧过身把路让出来,朝白纪然弯弯唇,好脾气地说:“老大,打完篮球早点回家吃火锅哦!”

  白纪然扭头看了利秀一眼。

  利秀自知理亏,吞了吞喉咙,眼神四处乱飘,就是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初言对着利秀欲言又止地叹了口气,从温浅身边经过时,压低声音说:“火锅不要太辣,老大最近火气比较大。”

  温浅表情淡然:“火气大,得泄,告诉老大,别憋坏了。”

  初言:“……???”

  利秀本以为,小姐姐那句话是谦虚了,后来真的进了厨房,他才明白过来,其实小姐姐连洗菜,都说得太过自负。

  在那颗生菜球被洗得用力过猛导致惨不忍睹之后,利秀最终选择了主动承担所有的火锅准备任务。

  菜和火锅汤底全都准备好之后,温浅看了眼时间,刚不过十一点钟。

  “你们老大去哪打篮球了?”

  利秀犹豫着,小声说:“就小区俱乐部……里面的篮球场。”

  温浅立马转身往客厅走:“我去给老大送瓶水。”

  “姐!”利秀紧张地喊住她,“你别去,你就在家等着好不好,算我求你了。老大和初言肯定快回家了,待会有什么想说的,你们吃饭的时候再说不行吗?我快死了,我会死的很惨……老大生起气来超可怕的!”

  “我如果留下来吃饭,老大才会生气,火锅不就浪费了么。”温浅抱起头盔,“放心吧,总有你们老大亲自请我过来吃饭的那一天。”

  这是她给自己立下的Flag。

  利秀提前给俱乐部前台打过电话,温浅一路畅通无阻,按照前台小姑娘的指路,顺利找到白纪然与初言所在的篮球场。

  两个人正打得热火朝天,初言察觉到有人靠近,晃了晃神看过来一眼。白纪然趁机断掉他的球,一个帅气的三步上篮。

  温浅提着几瓶水找到一张长椅坐下来。

  白纪然其实早在她迈进馆内第一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

  只是没准备理睬她而已,这些死缠烂打的招式宋栎早就让他习以为常。

  他接过球扔给初言:“回家,不玩了。”

  初言指了指温浅,示意白纪然:“老大。”

  白纪然拎起运动背心擦了擦脸上的汗,忽然不按套路出牌地转身走向温浅。

  初言愣了愣,赶忙偷偷跟过去几步,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温浅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白纪然一步步朝自己走近,随手抄起一瓶水拧开盖子,笑着递给他:“老大喝水。”

  白纪然没说话,接了她的水,仰头一口气喝光,把空掉的瓶子扔回她手边的购物袋,又拎出一瓶水,没回头,直接扔给身后的初言。

  初言早就看傻眼了,反应慢了半拍,差点没接到。

  白纪然勾勾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看够了?”

  温浅摇头,如实说:“没够呢。”

  白纪然毫不意外她的回答,忽然俯下身,两只手撑到她肩侧的椅靠上,整个人跟她的身体缩短到一个近乎暧昧的距离。

  温浅冷静地看着他骤然靠近的那双眉眼。

  白纪然的头偏了偏,在她耳边低低地说:“我对做你的模特,没有任何兴趣。”

  最后的防线在他近在咫尺的嗓音里轰然坍塌,温浅闭上眼睛,任凭大脑陷入了一片绵延的空白与沉沦。

  心脏成了兵荒马乱的战场,随时都会超过身体负荷。

  这样的距离,真是要了她的命。

  直到一丝湿润从耳垂轻轻擦过,微凉的触感沁入皮肤,她才倏地睁开眼睛。

  白纪然两指捏住那枚不起眼的耳环,扯着唇角戏虐道:“听懂了?”

  温浅还是摇头:“那,你对做我的男朋友,有没有兴趣?”

  白纪然轻嗤:“不好意思,我只对女人感兴趣。”

继续阅读:Chapter 11 欺负的还挺惨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