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欺负的还挺惨的
北以2019-03-06 10:532,938

  利秀观察了白纪然和初言一顿火锅的时间,总觉得这两个人哪里怪怪的,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毕竟,自己犯了出卖老大,不可饶恕的错误。

  还一错再错,错了三次!

  但,极其不对劲的是,他家老大看起来心情似乎还不错?

  既没有计较这顿火锅是小姐姐买来的材料,也没有计较自己的叛变?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不能解决的事情?

  利秀困惑极了,连带这顿气氛和谐到诡异的午饭都吃得全程心猿意马。

  好不容易等老大离开餐桌,立马凑到初言跟前,压着声音神秘兮兮打探最新进展。

  初言无奈地看他一眼,讳莫如深地摇摇头,抱着电火锅搬回厨房。

  利秀飞快把餐具收了,紧随其后钻进厨房,把门关好,抬手指着他:“快说,老大和小姐姐在俱乐部到底发生什么了?”

  他都后悔疯了,自己为什么没有跟去一探究竟。

  初言抱着胳膊靠到流理台上,斟酌了一下措辞:“你的小姐姐,被老大欺负了。”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讲,欺负的还挺惨的。”

  利秀震惊了。

  “啊嘞……老大……他把小姐姐?”

  初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接被气笑了,懒得跟这智障解释太多,插着兜优哉游哉地走了。

  利秀一个人黯然神伤,窝在房间抱着手机琢磨了一下午,该怎么安慰一下受挫伤心的小姐姐。

  要说古往今来,老大拒绝过的女人不说几百,也有几十,至于拒绝方式,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老大做不到的……

  无情起来真的六亲不认。

  ——

  徐安冉亦步亦趋地跟在温浅身后,看她在那几家一线大牌的专卖店里面无表情地一通扫荡,前面半个小时还能耐着性子去试衣间转一圈看看上身效果,后来索性连试穿都跳过,大致一扫款式和颜色,就全都一股脑拿给店员包起来。

  徐安冉接过店员递来的堪称人民币堆砌出来的手提袋,跟着温浅又走进那家传说中贵出天际的Christian Louboutin。她终于按耐不住,弱弱问了一句:“浅,你,你……被老大拒绝了?”

  温浅扭头看她一眼,忽然笑了:“前面只是试试水,现在才是正式开始。”

  徐安冉也尴尬地挤出一点笑:“那你加油!我一直坚信,没有用钱买不起的人生,没有用钱追不到的男人!”

  温浅不置与否,接过她手里的几个包装袋放到休息区,牵着她站到展示柜跟前:“帮我选两双,也帮你自己选一双。不是说每个女人都应该拥有一双红底鞋么?”

  徐安冉看着面前这排标有天价的价签,抿抿唇小声嘀咕:“浅,你不是不喜欢穿高跟鞋吗?而且,那句话好像是,每个女人都梦想拥有一双红底鞋。”

  温浅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两句话没什么不同。她随手拎过一只鞋子,看着它鞋底那抹传说中具有挑逗元素的一抹红:“老大喜欢啊。”

  徐安冉:“……?”

  温浅见她愣愣的,直接把手里那只鞋塞给她:“试试呀,喜欢就买,我送你。”

  她的确很感谢徐安冉,关于误打误撞搜索到老大微博的那件事。

  虽然徐安冉千叮咛万嘱咐要关注的那位大老板,她到现在也没关注。

  关于如何把老大撩到手,是她目前所有日程的重中之重。

  老大之外的其他人和事,她真是没心情。

  徐安冉开着小Polo把温浅送回公寓,搬了三趟才把堆满整个后备箱,加起来比这辆车都贵的奢侈品全部送进她的衣帽间。

  温浅把分散在两间衣橱里的卫衣夹克牛仔裤归并到一起,新买的各种裙子和小香外套挂进去,最后拎起两双基本款红底鞋,放到柜底层。

  徐安冉随手扒了一下被打入冷宫的夹克和卫衣的品牌标签,心脏一阵抽抽:“浅,你的机车……是不是也要被下架了?”

  “暂时的。”温浅最后又扫一眼焕然一新的衣橱,确保风格足够女人,才满意地弯起唇角,“等什么时候,老大不这么肤浅了,我就可以重新为所欲为了。”

  ——

  白纪然临睡前,微博弹出一条私信消息提醒,来自温心心,

  待会见啊,老大。

  这个女人的口气还真是一点没变。

  他把人低估了。

  白纪然闭上眼睛,烦躁地捏了捏眉心,看一眼时间,凌晨两点四十。

  把人拉黑,或者移除,其实并不如冷处理,

  因为拉黑,她还可以换号,移除,还能继续添加关注。

  他没耐心跟她做这些无用的周旋。

  想了想,他直接把新浪微博APP从手机卸载。

  那段视频,录过了,也就过了,只是一种祭奠的仪式罢了。

  与别人无关,更与这个奇怪甚至是病态的女人无关。

  更何况,她,不是那个小丫头。

  所以,真的不要来提醒他了,一次又一次。

  徐安冉收下那双价值她大半年工资的红底鞋后便主动请缨,包揽下温浅近期的日常出行。

  虽然代步工具有些寒掺。

  工作室的插画工作大多是搬到家里完成的,所以她的时间相对也算自由。

  温浅说,她今天要去看老大打脸。

  徐安冉早早地就开车过来接人了。

  接到她的微信不久,温浅穿一条秀场款星空裙,脸上带着精致的淡妆,踩着红底鞋出现在楼下。

  徐安冉看呆了。

  温浅走过来,偏头朝她笑笑:“我好看吗?”

  徐安冉自动忽略了她的一步三崴脚,点点头说:“不食人间烟火的心心小仙女好像坠落凡间了。”

  温浅满意地摸摸她的头,拉开车门矮身坐进副驾。

  徐安冉驾驶着小Polo按照温浅的纯人工导航往老大家小区开。

  “浅啊,你就这么喜欢老大?才见过几面而已,会不会太草率了哦?”

  温浅毫不迟疑:“喜欢啊,都想跟他睡觉的那种喜欢。”

  徐安冉干笑两声,觉得这个回答没毛病,很温浅了。

  温浅望着窗外匀速流动的街景出神:“我这两天总是恍恍惚惚,感觉我跟老大好像不是最近才认识,这种心情很难形容,但它的确是存在的。”

  徐安冉鄙夷道:“行了吧,这些招数早都被人用烂了,一见钟情就一见钟情呗,非要给扭曲成什么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我上辈子就见过你的,这样一点都不单纯,好吗?”

  温浅笑着叹了口气,懒得跟她解释太多,虽然她丝毫没有夸大其词。

  徐安冉忽然想起什么,犹豫着扭头看了她好几次:“浅啊,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温浅瞥她一眼:“不知道当讲不当讲那就等知道的时候再讲。”

  徐安冉被噎了一下,索性一鼓作气:“那个随少爷……你真的不考虑了?我觉得他人超好的,而且跟你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一直对你死心塌地的,而且跟你家世背景相当,而且……”

  温浅皱了皱眉,低声打断她:“而且,你怕不是被随衍收买了吧?我记得你们俩总共也没见过几回面吧,什么情况?”

  徐安冉脸上闪过一瞬即逝的慌乱,差点连方向盘都扔了,急急忙忙地解释:“不是不是,我就是单纯觉得他对你特别好,从多方面综合考虑是适合结婚的那种人选,你别想多了。”

  “我警告你啊,”温浅指着她,表情很冷,“随衍不适合你,你那些小女生的心思不许放他身上,知不知道?”

  “为什么啊……”徐安冉有点没底气了。

  “因为,因为……”温浅绞尽脑汁地想了半分钟,“因为随衍天生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徐安冉弱弱地“哦”了一声,情绪似乎有点低落。

  车开进小区,温浅轻车熟路地指挥着方向,小Polo停到老大家的公寓楼下。

  “原地等我几分钟,我很快就下来。”温浅开门下车,正欲提步往单元门走,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她看了眼来电,又注意到时间,有些疑惑地蹙了下眉。

继续阅读:Chapter 12 尘封的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