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2 尘封的谜
北以2019-03-06 11:372,300

  英国那边大概还不到凌晨五点。

  “爸爸,早上好。”温浅规规矩矩地说。

  那边传来温廷亦的笑声:“心心这是睡醒了?爸爸刚还在犹豫,这个时间打电话会不会吵到宝贝的懒觉。”

  温浅靠在车门上,抬眼看三楼阳台:“不会呀,爸爸,我在准备我的下一副作品呢,现在每天都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

  温廷亦沉默片刻:“心心,爸爸打电话是有一件事情要交给你来完成,画画先推迟一段时间,能答应爸爸吗?”

  温浅想都没想,立马说:“当然没问题,爸爸你说。”

  温廷亦叹了口气,声音忽然低了:“爸爸想让你去成都取一件你妈妈生前的藏品,是一颗她最心爱的夜明珠。你妈妈她一直信奉佛教,自打当年她走了,这颗夜明珠就按照她的遗愿一直供奉在文殊院,用你妈妈的话来讲,叫听经闻法,共沐佛恩,而且啊,也是对你和你哥哥的一种祈福庇护。爸爸这么说,心心会觉得我和妈妈迷信吗?”

  温浅低下头,眼眶忽然有些发涨。

  母亲走的,太突然。

  她没见到最后一面。

  甚至,当时对于死亡是什么,都没有一个真切概念。

  那一年,她五岁,温家移民到英国的第一年。

  她眨了眨眼,深吸一口气:“当然不会啊,我去帮妈妈取回来。”

  “好孩子。”温廷亦欣慰地说,“这颗夜明珠已经按照你妈妈的遗愿在庙里存放够了年限,爸爸想把它取回来,放回你妈妈身边。但是心心,你这次去,一定要注意安全。爸爸和你随叔叔的事情,你大概也了解一点,这颗夜明珠,当年你随叔叔就一直对它虎视眈眈,爸爸现在跟你讲这些,你能明白吗?”

  温随两家的恩怨早在温浅记事起便根深蒂固,表面上往来和谐,实则暗流涌动,温廷亦私下不知告诫过她和温霖多少次,与随家二公子随衍的交往要注意分寸,点到为止,做不得真朋友。

  对于这些上了年头的纠葛,外界传言不断,版本不一,在温浅看来,那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报道全部都是夸大其词,没有丝毫可信度而言。

  至于真正缘由,温廷亦从未提起,这在温家,便成了一个尘封的谜。

  温浅笑了笑:“知道了爸爸,我会小心的。如果真的遇到随家的人,我会保护好妈妈的东西,也会保护好自己,我的格斗比哥哥还厉害呢,爸爸忘了?”

  “我的宝贝,爸爸很欣慰,你真的长大了,”温廷亦像是松了一口气, “宝贝你记住,如果遇到随家的人,不可以惊动警方,低调行事,有任何事情,随时跟爸爸联系。当然,爸爸也希望,这一切的担忧都是多余,我们心心可以出色完成这次任务,回家之后爸爸有重要的事情要同你讲。”

  温浅对于那句“不可以惊动警方”感到不解。她张了张嘴,下意识想一问究竟,但转念一想,爸爸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她按部就班去执行就好了。

  只是关于套路老大的日程,她得先放一放了。

  “我记住了爸爸,我现在就准备出发,拿到东西后直接从成都转机回英国。”

  手机收了线,温浅垂眸去看自己身上这套穿起来别别扭扭的衣服,还有那双传说中没有男人可以拒绝的红底鞋,又抬头去看三楼阳台的方向,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多少有些败兴。

  出师未捷身先死么?

  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是温廷亦发来的寺庙相关信息。

  四川成都市,文殊院,清伽住持。

  温浅让徐安冉先送她去了商场。

  徐安冉被她绕得大脑有点发懵。

  看她捧着几包口味不同的巧克力和糖果往购物筐里丢,奇怪地问,“浅,你换战术了?”

  温浅又捡起两包抹茶味棉花糖丢进筐里,拖着她的胳膊往收银台走:“换个鬼,我得出去几天,不,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回家之前,我要彻底把烟戒了,要不然温霖能把我软禁起来,再也不让我回中国了。”

  徐安冉“哈”了声:“戒烟糖啊?”

  温浅拿过一根收银员扫完码的棒棒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对啊,我已经坚持一周没碰烟了。”

  徐安冉点点头:“怎么这么突然,是去哪啊?有急事?”

  温浅抬了下眼皮,临时想起温廷亦的告诫,于是打了个哈哈:“去成都替我爸爸看望一位老朋友,然后回家一趟。”

  徐安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那会儿在车里好像隐约听到温浅讲电话说的是要去取什么重要的东西……

  从超市出来,温浅回到公寓整理好未来几天要穿的便装,那个被塞的鼓鼓囊囊的背包里,一半是糖果和口红,一半是日用品和衣服。

  她觉得,去成都这趟最多逗留三四天就要飞回英国家里,这些东西足够了。

  温浅最后站在全身镜前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战服”,始终觉得心有不甘。想了想,她把手机拿过来,调整角度拍了几张美照。用老大的话来讲,是非常女人的美照。然后用私信发给白纪然。

  当然,她完全没有想过,老大已经把微博APP从手机卸载了。

  所以这几张她自认为非常女人的美照,并没有起到她预期中该发挥的任何作用。

  这不是她第一次骑摩托车远行。

  提前查好路线,检查过骑行装备,出发前,温浅又看了一眼私信状态,加上一句:

  老大,放养你半个月,等我回来,告诉你我是不是女人。

  ——

  乐队推掉了接下来一周的酒吧驻唱。

  初言无所事事地叼着一支笔,有灵感了就写写歌词,没灵感了就窝在沙发里看利秀跳舞。

  白纪然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补眠,除了吃饭的时候现个身,其他时间根本看不到他的影子。

  航班是上午十点钟的。

  初言和利秀想去送机,他没让。

  他讨厌那种被人送走的心情。

  无论归期长短。

  出租车发动前,他偏头从车窗里看向利秀,最后又提醒他一遍,如果敢再一次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那个女人,后果是什么。

  利秀竖着两根手指跟他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

  他的小姐姐一定是被老大欺负狠了,他这两天发给小姐姐的私信全都石沉大海,别说回复了,连状态都是未读。

  哪还能给他叛变的机会?

继续阅读:Chapter 13 清伽住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