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清伽住持
北以2019-03-15 11:062,527

  飞机抵达成都双流机场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十五。

  白纪然推开眼罩,摁了摁有些发涨的太阳穴,起身随着人潮走出机舱。

  距离上次来这里,已经过去十多年。

  而当时的心情,那一天的迫切,被打碎的希冀和铺天盖地的绝望,他仍旧记得清清楚楚,深刻种进了夜里,变成一场挥之不去的噩梦。

  仿佛那些片段全部都是昨天刚刚发生,那份情绪还在鲜活跳动,叫嚣着,可怜着,可笑着。

  他站在被按下快进键的出站口,停下脚步,回身环顾。

  四海八方,人潮汹涌,旅客大多形色匆匆,步履慌张。

  那么多张陌生的脸,可似乎又是同样的漠然。

  就像,他站在这人群之中,哪怕是突然间蒸发掉了,也不会被人发现和想起,他曾经存在过。

  其实,把自己封闭起来,划开一道生人勿近的界线,只是他唯一会做的自我保护罢了。

  因为,谁也没资格再一次把他推开,像扔掉一个累赘。

  他沉默地收回视线,拿出一只黑色口罩戴到脸上,低头离开机场。

  ——

  温浅骑机车抵达成都的时间是第二天夜里十点。

  前一晚在高速服务站的宾馆休整了五个小时,无论高度紧张的大脑还是身体,都已经熬到极限,找到徐安冉帮忙预定好的青年旅社,简单洗漱之后便直接一觉昏睡到了第二天正午。

  虽然电话里面爸爸并没有肯定的告诉她,随家目前仍旧对妈妈的夜明珠心怀不轨,但爸爸着重交代过的事情,一定不是空穴来风。

  她刻意避开其他出行方式,也是以防万一,因为航班信息泄露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包括放弃入住当地正规星级酒店,选择了一家相比较之下位置隐蔽,毫不起眼的青旅,也是由此。

  关于妈妈的东西,她绝不允许在自己这里出现任何差池。

  是温家的东西,谁也别想不择手段地耍心机,占为己有。

  出了青旅她才发现,今天并不是个好天气。

  空气中弥散着湿漉漉的雾,整座城市都被笼罩在一抹化不开的阴郁中。

  大概是要下雨了。

  骤降的温度让她冷得缩了缩肩膀,把手抄进大衣口袋,来到路口打车。

  文殊院附近有一条小商业街,都是些颇具当地特色小吃的店面,路边沿街摆开两排摊位,复杂却格外精致的竹编工艺品,形态生动逼真的银丝制品,还有些绣工一流的服装和画屏。她从街心穿过,走马观花地左顾右盼,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大概不是节假日的原因,这会街上游客不多,三三两两,倒也慵懒而清净,大城市快节奏带来的焦虑感不知不觉被遗落在了身后。

  她混迹在其他游客群进了文殊院正门。免费发放的香火,她没拿,因为她并不是虔心信佛之人,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执念,所以烧香拜佛这件事情,做来并没有真正意义,或许还是对诸佛的不敬。

  文殊院是类似四合院的格局,青砖黛瓦,殿宇古老而庄重,是典型的清代建筑。迎面第一进殿是天王殿,她走近几步,看到有信奉佛灵的善男信女跪拜在祭垫之上,虔诚祈祷。

  鼻翼间是厚重的香火气萦绕沉浮,牵引着人逐渐进入一种安然忘我的状态。

  在中国,温浅还从未拜访过这些修身净心之地。

  迎面一位一身黑衣的志愿者正在清扫甬路,温浅摘下口罩,过去询问拜见清伽住持的相关事项。

  对方抬头看她,想了想,指向身后的长廊,“清伽住持这会儿应该是在文殊阁附近,住持的禅修半个小时前已经讲完。”

  温浅礼貌道过谢,按照对方指给的方向,穿过长廊,视线张望着寻找文殊阁的具体方位。

  脚下的廊路落了一层潮湿的雾气,将石色染成深青。

  身后那排银杏似乎上了些年头,枝桠繁茂,叶片微微泛着黄。

  耳边有梵音与诵经声在流转,清幽得宛如不小心踩进了梦境。

  还没有找到志愿者口中的文殊阁,温浅绕过几段青石路,刚出了一座凉亭,就看到转角处竹墙之外,一位身穿素裟,盘坐在蒲团之上,正闭目轻敲木鱼的师太。

  温浅原本已经从她身旁经过,鬼使神差地,她退回两步,停在师太面前,安静等待。

  木鱼敲击的节奏慢下来,师太睁开眼睛,抬头对她微笑:“姑娘有什么事吗?”

  温浅礼貌颔首:“请问您是清伽住持吗?”

  师太点头,一双眼睛慈悲得仿佛能包容世间万物:“姑娘姓温?”

  温浅愣住:“您早都知道我今天要来吗?”

  师太但笑不语,从蒲团起身:“姑娘请随我来。”

  温浅困惑极了,心中疑云重重,她紧跟在清伽住持身后,又穿过几条甬路和殿宇,最后停在一排廊房之外。

  住持回身朝她点头示意,独自拾阶而上,推开第三间廊房的门,进去之后轻轻关阖。

  她望着那扇朱赭色的木门,心里忽然有点发慌。

  从爸爸这个可以说是有些突兀的来电开始,到关于随家的叮嘱,再到面前这位看似通透始末洞悉一切的住持。

  温浅隐约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并不像自己最初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其间,一定有一条线,是可以将这些零碎的线索串到一起,拼凑成关于解开某个秘密的钥匙。

  而这个秘密,跟温家有关,跟随家有关,或许,还跟妈妈当年突然的离世有关。

  尤其那通电话的最后,爸爸说,她回家后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同她讲。

  不过两分钟的等待,清伽住持推门出来。她迎上去,接过住持送来的一个黑色锦袋,封口是被拉绳束紧的,她没打开,隔着锦袋感受到,里面是一个方形,大小约为戒指盒一般的收藏盒,落在手心,微沉。

  她弯腰道谢:“多谢您这些年的悉心保管。”

  清伽住持拾阶朝下走:“姑娘是准备在此地休整几日吗?”

  温浅把锦袋放进大衣口袋里,跟上住持的脚步。

  “不,我明天就回家。”

  清伽住持挽唇:“那我便不多留你,日后若有时间,可以来寺院小住几日。”

  温浅笑着应下:“好。”

  重新回到廊房转角处的青砖甬道上,温浅与住持告别。

  一抬眼,却见住持正看向自己身后的某个方向,神色有些复杂。

  “最后送你一句话,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住持收回视线,转身平静离开。

  温浅皱了皱眉,在心里默念一遍这句话,一时间无法理解话中深意。

  她下意识把手伸进另一边口袋里,想取出手机,空荡荡摸索了一圈,只抓到几颗巧克力,她猛地想起来,手机放在房间充电,没有带在身边。

  她准备沿原路折返,一转身,几米开外,那个低着头仓促离开的身影不偏不倚正撞进她的眸底。

  她警惕地眯起眼,觉得这个背影格外眼熟。来不及多想,她大脑一热,抬腿便追了过去。

继续阅读:Chapter 14 我配合你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