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1 抱一下就算表白
北以2019-03-09 18:103,000

  这一夜被窗外不知几时下起的秋雨延伸得格外漫长。

  白纪然睡眠浅,尤其眼下这几天,客栈的安全问题在他心里始终是个无法忽略的隐患。

  而隔壁床上却是一种极致的反差。

  温浅大概是真累了,吹完头发之后自己主动拿吹风机把濡湿的枕套和被子吹干,躺回去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临关灯,还美名其曰,第二天要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睡在对面床上的老大的脸,怎么能掉头睡呢。

  白纪然也没准备告诉她,她睡到半夜的时候磨牙了。

  翻来覆去整个长夜,雨声渐渐歇了,天边泛白,透过窗帘漫进几丝亮意,他才终于熬不住,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温浅睡到自然醒,习惯性伸着懒腰欲打哈欠,嘴巴刚张开,余光扫到睡在自己隔壁,且呼吸微重的白纪然,一下子清醒过来,硬生生把打了一半的哈欠给压回肚子。

  她动作轻轻地翻过身,与他面对面躺着,弯起眼睛看不够似的盯着他,用目光缓慢而细致地勾勒出一幅轮廓深刻的画,再贪婪地存进脑海。

  她手痒得都快忍不住了,想画他,想画很多不同状态下的他。

  只等温霖派人来把东西妥善带回家,她就可以安安心心,开始这个全新的系列创作。

  还有,跟老大谈个甜死人的恋爱,也要加速提上日程。

  一想到这些,对明天,对未来的生活,便有些迫不及待了。

  白纪然睡得并不安稳。

  温浅的视线最终落在他蹙了一个小小郁结的眉心,忽然有些心疼。

  老大来这里,踏上这一条路,经历这些连她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甚至疑点重重的事件,都是在陪她。

  虽然他一直口是心非,还总是乐此不疲地欺负她。

  她不是个喜欢把感谢挂在嘴边的人。

  她看得上眼的人不多,其实真正对她好的人,也不多。

  徐安冉是一个,现在,老大也是。

  温浅感性够了,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她想去给老大买早餐。

  但她忽略了那双不合脚的拖鞋。

  趿拉着迈出一步,还没绕过床头,清脆的一声“啪嗒”便敲碎了空气里的宁静。

  温浅无语了,叹了口气转身看回去。

  白纪然果然被吵醒了,慢慢掀开眼皮,眯缝着眼睛看向她。

  温浅朝他摆摆手,挤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笑。

  白纪然皱起眉,有点不爽的语气:“你过来。”

  温浅觉得,老大这多半是有起床气。

  她趿拉着拖鞋来到床头,正犹豫自己是站是坐,老大忽然伸过手,直接扣住她的腰把她往下一带,她毫无防备,瞪着眼睛直挺挺摔到他身上。

  这个姿势并不舒服,她被白纪然的骨头硌的腰疼。

  温浅自己撑着床爬起来,下一秒,扣在她腰上的那只手撩开卫衣下摆,轻车熟路探进了她的小腹。

  他指尖的温度有点高,烫且干燥,像是点火一样划着她小腹上已经不怎么明显的马甲线勾勒了一遍。

  温浅脑袋“轰”的一声,像是炸开了一簇礼花,整个人都陷入完全没办法思考的状态。

  她不得不去怀疑,老大难道……根本就没睡醒?

  这么想着,她觉得最明智的举动是赶快逃离这个暧昧丛生的事故现场。万一老大突然醒过来看到这一幕,不分青红皂白冤枉她没皮没脸又跑来招惹他呢。

  她明明只敢说说而已啊喂……哪次来过真格的?

  结果她才刚起身,就听到白纪然低低沉沉的警告:“别动。”

  说完,他另外一只胳膊也环过来,隔着卫衣,把她圈得更紧。

  这还不够,似乎是不满足此刻的距离,他抱着她的腰,脑袋也朝她这边靠了靠,直接枕到了她腿边。

  温浅差点被胸口那只得了失心疯的小鹿撞死。

  因为她身上穿的还是白纪然昨晚扔给她的那件卫衣,站起来时长度刚不及膝盖,坐下就……白纪然湿热的呼吸一下一下在往她腿上砸,毫无遮拦。

  真是要了命的痒。

  温浅完全坐不住了。

  她抬手拨开散在他额头上凌乱的发丝,露出他仍闭着的那双眼睛,轻声喊他:“老大。”

  白纪然低低“嗯”一声,眼皮抬都不抬,但是搂在她腰间的力度又收紧了几分。

  温浅说:“老大这是在变相跟我表白哦?”

  白纪然语气懒散,“抱一下就算表白,那亲一下是不是该结婚了?”

  温浅愣了几秒,她正要压低身体亲自测试下这句话的真实性,白纪然忽然说:“别乱动。”

  温浅于是安分地坐回去,撇了撇嘴。

  “刚做噩梦了。”白纪然叹了口气,“梦见狼来了。”

  “嗯?然后狼把我叼走了,老大很难过?痛不欲生?”

  白纪然轻轻地说:“狼被你一脚踢死了。”

  温浅翻了个白眼。

  所以,这句话的重点,那所谓的噩梦的根源,最后指的是她?

  她觉得自己被又被老大玩了。

  “白纪然,”她的声音冷下来,“摸我,你有感觉吗?”

  白纪然终于肯掀开眼皮了。他认真回味了一下,才说:“还真是没什么感觉。”

  温浅气炸了。

  她把白纪然的手用力打开:“没感觉你摸得这么起劲!”

  白纪然淡淡问:“你不是免费?”

  温浅瞪着他:“滚!”

  洗漱完从洗手间出来,温浅顺手捞过挂在衣架上的夹克往身上套,没什么好气地问:“我去买早餐,你吃什么?”

  白纪然看一眼她身上穿的自己那件蓝白拼接的卫衣:“待会出去吃。”

  顿了下,又说,“在你哥的人来之前,尽量去人多的地方待着,安全。”

  温浅想了想,老大说得,在理。

  她发现,最近这两天,她似乎跟没带脑子一样。

  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

  有老大在,她好像变傻了,还经常很没常识。

  想到这里,她突然陷入深深的恐慌,这还没正儿八经开始谈恋爱呢,智商怎么就直线下降了呢?

  不过再转念想一想,这也没什么,毕竟老大很聪明很细心,能把一切都合理安排好,这就够了。

  全身心依赖老大的感觉,让她很踏实。

  下楼的时候仍旧是一前一后。

  温浅刚抬脚迈下楼梯,夹克连帽忽然被人从后面扯了一下,白纪然低低地问:“衣服都穿不好?”

  她转身看回去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身上穿的是白纪然的卫衣,后面带个帽子,不是自己之前那件,这会帽子正鼓鼓囊囊埋在后背。

  她退回去找白纪然:“老大帮我把帽子整理一下,我自己够不到。”

  白纪然没说话,敷衍地把里面那个帽子拎出来,塞进夹克连帽里,又顺带上下一扫她身上这套衣服。

  还真是惨不忍睹。

  卫衣比夹克长一截,都是宽松版,偏她还被偷的只剩了那条修身皮裤,没得换,这么组合到一起,跟竹竿人背了个大面包似的。

  他两手抄兜倚在墙角不走了:“待会到了门口先叫辆车,我马上下去。”

  他担心两个人一起下楼会被前台发现温浅没做身份登记。

  温浅像只兔子一样往下跳了两级台阶,没回头,晃着小臂朝他摆了个OK的手势,一蹦一跳地下了楼,玩得乐在其中。

  他摁了摁眉心,无奈地想,这个女人哪天真的正常起来,那才叫不正常。

  走出客栈的时候,温浅已经找好了出租车,还体贴地拉开后厢车门,朝他招手。

  白纪然看了眼副驾的位置,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她一起坐到了后面。

  “我们要去看邛海吗?还是泸沽湖?”

  白纪然先打量了司机两眼,对方一副当地人的质朴打扮,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去市里的商场。”

  温浅愣了两秒后忽然一把抓住他胳膊,严肃而迫切地说:“我要买口红。”

  白纪然拍掉她的手扭头去看窗外,冷冷地说:“没钱。”

  温浅软磨硬泡碎碎念了一路,各种路数都用了一遍,白纪然始终无动于衷,看都不看她一眼。临下车,温浅突然瘪着嘴,格外委屈地蹦出来一句:“白让你摸了那么久,连支口红都不给买?”

  司机果然一脸复杂地从后视镜看过来一眼。

  白纪然:“……”

继续阅读:Chapter 32 你跟口红较什么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