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2 你跟口红较什么劲
北以2019-03-09 20:483,134

  先去商场楼上的餐厅吃过早点,白纪然把钱夹扔给她:“自己去买衣服。”

  温浅接过钱夹,垂眸扯着自己孕妇装似的卫衣看了两眼:“嫌弃我拉低你颜值水准了?”

  她清了清喉咙,面不改色道:“老大,别看不上我,真的,我低调一点,是为你着想,毕竟你是一个特别容易吃醋的老大。”

  白纪然:“……”这女人要上天的自信是谁给她的?

  扶梯向下滑行,温浅翻开钱夹看了眼:“老大,现金不多了呢,银行卡密码多少?”

  白纪然说:“六个七。”

  温浅挑眉,乐了:“老大,你好俗哦,六个七,你为什么不直接改成六个六或者留个八?还挑一中间的数。”

  白纪然揶揄了一句:“意义特殊,可以吗?”

  温浅立马警惕起来:“前女友的生日?”

  不等白纪然回答,她又问:“前女友的名字?叫七七?小七?”

  白纪然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温浅一眼。

  以温浅的脑回路来分析,老大没有否定,那就是默认了。

  扶梯停在四楼,温浅想了想,跟在白纪然身后若无其事地说:“没关系,谁还没点儿过去啊,老大要是活这么久了连个恋爱都没谈过,说出来鬼都不信。说说吧,这叫七七还是叫小七的姑娘现在人在哪呢?结婚没?几个孩子的妈了?当年谁先追的谁啊?最后怎么就分手了?”

  她一连串抛出来五六个问题,还摆了下手,一幅不甚在意的模样:“其实我也没有很感兴趣,就随便问问,你也就随便讲讲就行。”

  白纪然险些被她气笑,但他忍住了,很认真地说:“她追的我,现在没结婚。”

  温浅瞪着他,说不出话了。

  白纪然觉得这个话题应该是会就此打住了,拿下巴点点她身后的一排专卖店:“去买衣服吧。”

  “那我尽量不刷卡,”温浅转身走出几步,想到什么,突然又跑回来,“如果我一时没忍住,把你密码改了,你会打我吗?”

  白纪然强忍住笑意,云淡风轻地说:“你试试啊。”

  温浅钻进专卖店速战速决,前后连十分钟都没有,就拎着袋子直奔白纪然。

  “一件毛衣,一条裤子。”她像交差似的敞开袋子给他看一眼,然后把购物小票和刷卡存根塞他手里,“现金真不够了,刷你五百九十八,黑卡。”

  白纪然展开刷卡单看了眼,哼笑一声:“名字签得真难看。”

  温浅轻轻地翻个白眼,给自己辩驳:“字签得难看怎么了,我的手天生就是用来画画的。”

  她看着白纪然的眼睛,忽然说:“老大给我做模特吧。”

  白纪然两手往兜里一抄,提步走了,俨然已经懒得拒绝她。

  一路下到二楼,白纪然才发觉哪里怪怪的,他扭头去看始终跟在自己身边的人:“你倒是逛啊,想买什么就去买,逛不到下午哪也不去。”

  温浅想了想,转身就往回走:“早说啊,我去买口红。”

  白纪然:“……”

  他一把抓住夹克帽子把人拖回来,低声警告:“口红只能买一支,能做到就去。”

  温浅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的郁闷能看出是货真价实的:“老大,你跟口红较什么劲儿哦?”

  “是你在跟口红较劲。”白纪然说,“病的太深,得治。”

  温浅继续叹气,苦恼极了:“生活到底对你做了什么?我一共就这两个爱好,一是画画,但是你死活就是不让我画。二是口红,你现在非要让我把口红戒了?如果我让你把唱歌戒了,以后再摸吉他就剁手,你乐意吗?”

  白纪然正要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

  是一个陌生来电。

  温浅凑过来看了一眼,二话没说就把手机抢过来,滑下接听。

  她第一反应来电人是老大的前女友,那个什么叫七七还是小七的女人。

  她没有出声,对面也一直没人说话,界面显示正常通话中,却一直没有声音。

  如此诡异的通话方式,温浅这下几乎就是确定了。

  她飞快地看了白纪然一眼,温温柔柔地主动开口:“喂?”

  那边沉默两秒,传来一道男音,是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对不起,打错了。”

  话落,没有任何停顿,通话被切断。

  温浅一脸茫然地看着白纪然:“打错了,对方是个男的。”

  白纪然又看了眼那串完全没见过的手机号,没有多想,把手机扔回口袋:“没事,买你的口红去。”

  温浅很快被转移开注意力,拉着他去了转角那家SEPHORA。

  白纪然看她轻车熟路地支开导购,径直找到几个喜欢的牌子,然后就放开了勾着他手腕的手,目光梭巡一圈口红色号,然后抽出一支,心无旁骛地开始试色。

  他发现,大概也只有在口红面前,才能稍微降低一些自己在她眼中的存在感。

  这女人不是一般的会磨人。

  连他的猫都甘拜下风。

  白纪然跟在她身后绕了几圈,后来实在无聊,索性就靠在展示柜上不动了,看她挑剔又不厌其烦地在那几个牌子间转来转去,也不知反复试了多少个色号。

  他心道,这女人估计还有一种病,选择困难症。

  当然,这其中也有自己的原因,限定只能买一支,否则,她指不定能一口气买下半个展示柜的色号也说不定。

  冷不丁又想起几分钟前那个打错的电话,白纪然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归属地,显示为北京。

  想了想,他拨通了利秀的电话。

  电话接通很快,对面没传来人声,先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硬物撞击声。

  白纪然说:“秀儿,你们怕不是把家拆了?”

  利秀大概是开了外放,手机扔在一边,这会扯着嗓子喊道:“我做饭呢老大,初言天天欺负我,你不在家,他都反了天了,连外卖都不吃!我今晚都决定在菜里给他下毒了!你别拦我,我跟你讲,谁说都不好使……”

  白纪然低低地笑了起来:“我还得过几天才能回去,这边有点事情没处理好,家里这两天有什么事吗?”

  “没事啊。”利秀顿一下,又改口,“不对,有件事儿,我那会儿接了一个电话,对方说是什么公司来着,月底有场周年庆活动,问我们能不能接商演。”

  白纪然“嗯”了声,示意他继续。

  “我想着你没在,就没直接答应下来,我跟他们负责人说了,等你回北京之后考虑好了再给他们回复。”

  白纪然说:“你把我手机号给他们了?”

  “没啊,老大的手机号哪能随便给别人。我就说你最近不在北京,等你回来之后,我们考虑好了给他们回电话,别的什么也没讲。”

  白纪然皱眉,忽然觉得那个陌生来电有种说不出的奇怪,因为他感到了一阵强烈的不安。

  自己的信息被泄露?这不太可能,虽然昨天与那帮人打过短暂一个照面,也完全不可能这么轻易被查到身份信息。更甚,他们搭上重卡折返回了西昌,那帮人即使后来看到扔在路边的哈佛,也不太可能立马就判断出他们是回了成都方向,还是继续西昌的行程,更不要提追上他们换乘过两次的出租车,以及最后又从酒店改到了邛海附近的客栈?

  如果是真的,这未免有些太可怕了。

  察觉到白纪然的脸色不太对劲,温浅拿着选好的口红几步跳过来,把擦在手背上的试色在他眼前晃一晃,“这个颜色好不好看?老大买的是正红色,既然只能选一支,就买豆沙粉好了,有没有很清新很想咬一口的冲动呀?”

  那边的利秀听到一个突然乱入的女声,还语气亲昵地直呼老大,沉默几秒钟后,格外严肃地问了一句:“老大,你是不是搞外遇了?你如果对不起我小姐姐我都不想喊你老大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白纪然:“……”这熊孩子果然欠欺负。

  这熊孩子后边还叽叽歪歪了些什么,白纪然已经听不到了,因为温浅把口红塞到他手里,直接拿过了他的手机。

  “对,老大现在一日三餐都跟我形影不离的……还会唱歌哄我睡觉呢……”

  白纪然叹了口气,伸手把手机抢回来,打断了那边利秀魔性的笑声,冷冷地问:“秀儿,不喊我老大了是吗?”

  利秀又笑了能有半分钟才刹住,讪讪地说:“不是,喊,我错了。还有啊,老大的行程这次真不是我透露给小姐姐的,我发誓。看看你俩这该死的缘分!”

  白纪然:“……”

  利秀见白纪然不说话,于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那不叫老大,我以后改口叫姐夫行吗?”

  温浅在一旁偷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继续阅读:Chapter 33 他叫Asa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