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谁算计谁
思楚2020-01-01 14:001,397

  途径栖霞山的时候,江云天去荒野中猎来了一些妖兽,拿到附近的城镇上去,换回了几十块灵石和一粒丹药。

  “这是三元丹。服下后一个月内,修士的灵根会外显为水木土三灵根。”江云天把丹药交给江蓠,说:“明日就是小篱的生辰了,这算是阿爹给你的生辰礼。”

  “多谢阿爹!”江蓠收下了这份生辰礼,见阿娘和姐姐正在不远处烤肉,低声问道:“阿爹,你和阿娘是不是躲什么仇人?”

  “就知道这些瞒不过你!”江云天在车辕上坐下,温和笑道:“都是些陈年旧事了,说给你听也无妨。”

  原来,当年追求谢玉娘的男子不止江云天一个,还有一个名叫王子鸣的筑基期男修。

  王子鸣也是谢家的客卿长老之一,但一向花心风流。谢玉娘如何肯嫁给他,就拒绝了他的求亲。

  而那王子鸣恼羞成怒,竟是因为此事恨上了谢玉娘和江云天,干脆叛出谢家,转头就娶了萧家家主的女儿,成了萧家的乘龙快婿。

  碧云城中,萧家和谢家互相抗衡,但关系一直不好。而那王子鸣娶了萧家小姐后,突然在炼器一道上表现出了骄人的天赋,成为碧云宗器峰峰主的接班人。

  江云天根基损毁后,王子鸣便不择手段地打压玉娘夫妇,并扬言,要谢家把玉娘送给他做妾室。

  万般无奈之下,谢玉娘和江云天只得逃出谢家,躲到了修士罕至的邙山村。

  “小篱,绮儿是火木双灵根,这等资质在谢家也算是第一流的了。她只要能拜入碧云宗,就必然会得到老祖的悉心关照。”江云天说到这里,叹息道:“看在绮儿的份上,谢家会护着我们。”

  “我都明白!”江蓠笑了笑,说:“物极必反,我的资质若是传出去,只会带来大麻烦。”她停了停,坚定道:“所以,我想拜入太玄门。”

  江云天若有所思道:“哦?这是为何?”

  “轩辕墨是正道第一宗门,太玄门门下的弟子。若是林轩侥幸未死,一定会挑拨轩辕墨与我们为敌。”说到这里,江蓠眼神微冷:“将来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不希望被自己的宗门,还有外祖一家出卖。”

  其实,她心里隐约有个猜测,原著中,父母的死劫就是因为轩辕墨而起。

  她若是不曾穿来,又在里面搅和了一把,阿爹很可能会死在林轩和白月容手里。

  到时候,玉娘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在这吃人的修真界里行走,能落得什么好下场?

  君不杀伯仁,伯仁因君死。

  所以,原著中,在紫竹秘境里,江蓠其实是真的想杀了他吧?

  而现在呢?轩辕墨的两个护卫,一个死于自相残杀,一个被困在幽月谷中。那位喜好男风的秋池,会放过轩辕墨这块小鲜肉吗?

  不会的!江蓠心里清楚,甚至连他的重伤昏迷,也是出自秋池的算计。

  真不知道轩辕墨的空间神器是否来得及拯救他的清白。不过,他重伤的时候都没来得及躲进珠子里,后面就更不可能了吧?

  再说了,若是让秋池亲眼见识到空间神器的秘密,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如此,等轩辕墨活着逃出来,会更恨不得杀了她吧?

  炮灰和主角,果然是宿命的敌人啊!

  江蓠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厚道,但她一点儿也不后悔。她不可能为了轩辕墨的清白,而置父亲的性命于不顾。

  江云天并不清楚小女儿心里的弯弯绕,却心惊于女儿的话中的戒心之深。可又不得不承认,她的顾虑有道理,为难道:“可是,太玄门每十年收一次弟子。上一次开山门是三年前,下一次就是七年后了。”

  “我可以等。”江蓠微微低头,笑了笑,想起那个救命恩人来,心中掠过一片酸涩和温柔,她说:“何况,我的手里有现成的功法,不需要求到师门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