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想报仇吗
思楚2020-01-01 14:002,979

  父女二人很有默契的瞒下了雷灵根和三元丹的事情,倒不是不信任玉娘和江绮,只是谢玉娘性子软和,江绮又有点儿冒失,都不是藏得住秘密的人。她们知道这些后,很容易乱了心境,对修行有害无益。

  因为担忧林轩的报复,第二日一早,江家人没有坐马车,而是奢侈地进了城,搭上了前往碧云城的传送阵。

  江蓠站在层层银色的阵纹里,只觉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就已经置身于人来人往的碧云城中。

  她悄悄服下三元丹,走出传送阵。就听不远处的江绮赞叹道:“小篱,这里就是碧云城吗?真美啊!”

  的确很美。

  传送阵修在水中央的孤岛上,周围是大片盛放的红莲花。也不知是不是品种变异了,虽然已经是深秋,依旧迎着朝阳怒放。

  举目四顾的时候,但见那碧叶田田,那锦霞接天,端的是一派如诗如画的仙家气象。

  这一天,正是九月初九,江蓠的六岁生辰。

  与此同时,云阳城里同样暗波翻涌。

  在溶洞迷宫里逃了三日三夜后,林轩用尽了各种手段,自爆了几乎所有的法器,终于狼狈不堪地逃出了幽月谷。

  一想到江蓠,他就恨得心里呕血。也不知那丫头究竟练了什么见鬼的功法,留在他身体里的一丝雷灵力就像是扎了根一样,牢牢盘踞在丹田中,他只要动用灵力,就开始撕心裂肺的的疼。这些日子,任凭他想尽了办法,也没有办法化解掉一丝一毫。

  但他还真不敢直接杀上门去,那丫头是雷灵根,修炼的又是这等霸道的功法,只怕来历不小。

  那么,他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这时候,林轩又想起了轩辕墨。他的这个主子是轩辕家的家主嫡子,明明有一肚子的鬼心眼,却偏好做出纯良心软的模样,应该不介意帮他找些压制雷灵力的天才地宝来。不管怎么说,他会受这番大罪,也是因为轩辕墨,不是吗?

  这样想着,林轩连疗伤的心思都收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向着城主府走去。

  他回到城主府的时候,守门的一高一矮两个侍卫被吓了一跳,一副见鬼的表情,好不容易才认出林轩的身份来。

  “我家公子呢?”林轩心里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这你就不知道了,轩辕公子正和我们城主快活……呃,不,论道呢!”高个子的话说了一半,立即改口,对身边那人挤眉弄眼道:“林前辈回府了,你快去通禀城主一声。”

  矮个子道:“这种跑腿的事儿还是你去吧,我扶林前辈去去疗伤。”

  高个子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上次就是我进去的,这次轮到你了!”

  “够了!”林轩厉喝一声,筑基期修士的威压如大山般笼罩下来,压得两个护卫脸色煞白,伏地而跪。

  林轩本打是算自己进去,没理这两个推三阻四的蠢货。淡跨过门槛后,又停下了脚步,转身吩咐道:“你们两个都去!”

  高个子和矮个子护卫只觉身上压力一轻,忙不迭地爬起来,头也不回地向着主院的卧房跑去。

  林轩放出神识,看清他们的去向后,心头的血几乎冷成了冰渣子。

  他是个披着正道皮的邪修,对修真界里的龌龊手段门清儿。这种时候,要是还看不出里头的文章,就白活到筑基期了。

  秋池这个变态,居然是个喜好男色的。轩辕墨的昏迷,说不定就是他做的手脚。在他和白月容离开的时候,这个禽兽果然忍不住下手了。

  这厮不怕轩辕家的报复吗?

  秋池知道,他也许还真不怕。如此丢人的事情,一旦宣扬开,轩辕墨的一辈子也就差不多完了。为了自保,秋池十之八九留下了一些两人相好的证据,比如说,留影玉璧和留音符箓。

  直到正午时分,林轩才见到精神颓败,死气沉沉的轩辕墨。他神情极阴郁,周身的怨怒之气几乎凝成了实质,看起来比魔修更像魔修。

  “白月容呢?”轩辕墨听见他的脚步声,猛地抬起头,指甲掐进了肉里。

  “有个叫江蓠的小姑娘来见她,说幽月谷里有宝贝,引着她去了幽月谷。”林轩声音平板道。

  “江蓠?”林轩咬牙念了这个名字一遍,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又道:“她是秋池的什么人?”

  下意识地,他把这个“江蓠”看成了秋池的同党,受秋池的指使,专门来引走白月容的。

  “秋池是云阳城的城主,江蓠则是城里的散修之女。”林轩故意把话说的似是而非,引着秋池往阴谋论上想:“月容走了一日,依旧不见回转,我只得去幽月谷中寻她,却只找到了她的尸身。”他亲手制造出来的“尸身。

  “我正想带着月容的尸身离开,却被一条四阶巨蟒缠上了,花了好几日的时间,才从那巨蟒口中逃得性命。可是,我回城的时候,江蓠一家人已经消失了。”

  “秋池!”轩辕墨拍案而起,眼中闪着狰狞的凶光,已然认定了这个“江蓠”就是秋池的同党。

  林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明白,这小子的仙途怕是到此为止了。就凭他如今的心境,如果继续走下去,迟早落得个五雷轰顶,走火入魔的下场。唯有走魔道或者邪道,或许还能争得一线生机。

  “公子,您想报仇吗?”林轩忽然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轩辕墨用噬人的目光盯着林轩。

  “在下见过不少如秋池这样的衣冠禽兽。”林轩缓缓说:“事到如今,公子,您还相信那些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吗?秋池城主在散修口中,也是素有贤名的。”

  “你究竟要说什么?”轩辕墨此时恨极了那些“正人君子”,恨不能将他们剥皮拆骨,食肉寝皮。其实,他也恨眼前的这个林轩。恨他知道了自己丑事,也恨他玩忽职守,把他一个人留在这城主府里。不过,眼下他的修为还低,不宜多生事端,只能选择隐忍。

  “在下觉得,公子遭此大噩,仍能忍辱偷生,心性着实可嘉。”林轩淡淡说:“不如弃道从魔吧!反正你的灵根也不算好,在仙道上成就有限。魔道和邪道不重灵根,首重心性。在下一直觉得,公子很有成为邪魔的前途。”

  “弃道从魔?你是魔修?”轩辕墨猛地站了起来。他真没想到,林轩居然会是魔修。

  “不错!”林轩满意地看着他脸上的震惊,笑道:“比如说,如果你现在自废修为,改修他道,我以心魔起誓,只要三个月,你定能迅速筑基,灭了秋池满门。”

  轩辕墨的身子一震。他知道,林轩既然把这等隐秘告诉了他,就容不得他说一个“不”字。

  他忽然发现,空间神器并不总是那样好用。

  比如说,在秋池和林轩的面前,他宁可忍辱偷生,也不敢躲进空间神器中。一旦他们看破了空间神器的秘密,下一步肯定是杀人夺宝,毁尸灭迹。

  “好!”轩辕墨终于点了点头。心中却在思忖着,只要有机会,一定要干掉眼前之人。

  “你果然识时务!”林轩大笑,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黑色玉牌,说道:“分一缕神魂到这寄魂牌上,日后,你便是我同道中人了。”

  轩辕墨接过玉牌,照做。

  “很好!”林轩又将玉牌收了回去,大笑道:“轩辕墨,欢迎你加入白云山庄。”

  “什么?白云山庄?”轩辕墨大惊:“那不是百年前名噪一时的邪修组织吗?”魔修虽然不属正道,与仙修之间时不时就要大闹一场,表明一番政治立场,却也是公认的正宗道统之一。而邪修则是见不得光的地老鼠,不管是仙门还是魔门,都将他们视为眼中钉。

  白云山庄在邪修中同样臭名昭著,以手段狠辣,特别喜爱滥杀无辜著称。最让人不齿的,就是他们以魂牌控制门下的弟子,一旦交出了魂牌,从此生死都不属于自己。

  林轩将轩辕墨的震惊和后悔看在眼里,冷笑了一声,说道:“反正都是正道的对头,何必分得那么清楚?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打着杀我灭口的主意。不过,这没关系,在咱们门派里,有这种心思的人太多了。”

  轩辕墨只觉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一步错,步步错,他好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