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夜行人
雷雷猫2017-02-23 18:593,557

  民国八年的正月末,临城的天气还很冷,再加上这几日阴着天,天色也比平日黑得早,所以,即便是以商铺众多闻名的五奎巷,不过是天色刚刚擦黑,大多数铺子就关了门。

  即便关了门,可这些铺子还是会留下几盏气死风灯挂在店铺门口,这些灯笼上面或刷着店名,或用来照亮门口的招牌。不过,随着它们在冷风中摇曳,随着夜色渐渐加深,这微弱的灯光非但没能延续白日里的繁华,反而更让这条巷子显得萧瑟阴暗。

  铺子都关了门,路上的行人则更少,偶尔有一两个,也是急匆匆的,没有半分停留,只是在青石板路上留下一串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的脚步声,然后便消失在了巷子的尽头。

  就在这时,随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梳着两条乌黑辫子的女学生沿着小路慢慢的走来。

  这么冷的天,女学生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羊毛外套,羊毛外套是青色的,质地应该不错,可就是袖口已经起了球,样式也有些老旧,显然已经穿过多年。女学生的脖子上还围着一条黑色的毛线大围巾,这总算是为她增了几分暖意,却也将她的脸颊遮去了大半,只露出一对明亮的眸子。

  因为阴天,青石板上布了一层水汽,被两旁的气死风灯一照,古旧的石头反着光,一看就很滑,这让女学生不得不走得小心翼翼,此时你会发现,在这么冷的天里,她竟然没穿棉鞋,只穿了一双黑色粗布面的学生布鞋。布鞋套在一双白色的毛线袜子外面,袜子紧紧裹着她的小腿,再加上露在大衣外的一小截黑色裙摆,更让人肯定了她学生的身份。

  只是,虽然天冷路滑,女学生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完全放在脚下,时不时的她还抬起头来,向两旁店铺看去,似乎在找着什么。

  终于,在拐过一个弯儿后,一个淡黄色的上面刷着“乐”字的灯笼映入她的眼中,再仔细看,挂灯笼的店铺竟然还亮着灯。这让女学生眼睛一亮,再也顾不得脚下湿滑的地面,快步走了过去。

  来到那家店铺面前,她看到的“乐”字灯笼是挂在店铺的右边的,而店铺的左边还挂着另外一只,上面刷着一个“善”字,合起来就是“乐善”两字,再向大门口的上方看去,黑色的招牌上也清清楚楚刻着“乐善堂”三个绿色的大字,原来,她要找的是一家药堂。

  女学生对书法的认识只限于字体的甄别,所以除了能认出这招牌上的字是草书,写字之人很有力道之外,什么都看不出来。况且,她现在可不关心字写得好坏,她只知道这是她今天最后的希望了……即便,这家乐善堂比她想象中的要老旧很多。

  踌躇了一下,女学生走上药堂的台阶,来到大门前,她正要抬手敲门,却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低吼,这让她即将敲下去的手指顿了顿。可她又等了大概一分钟的样子后,却再也听不到里面的动静了,反而是她身后的街道上,风越来越大,风声也越来越大,风吹过街道发出的“呜呜”声,听起来有些吓人。

  她喃喃自语道:“大概听错了吧。”

  边嘟囔着,她的手则毫不迟疑的敲了下去——笃、笃、笃……

  女学生用的力气不大,可是在静谧的街道上却显得尤为清晰,店门是虚掩的,随着敲门声,出现了一道缝隙,她迟疑了一下,便轻轻地把门推开,走进了店中。

  一进屋子,一股热气便迎面扑来,熏得她眼睛雾蒙蒙的,这个时候,她看到柜台后面坐着一个人,当即彬彬有礼的对那人说道:“请问,这里是乐善堂吗?我是来应聘药工的……”

  临城是座大城,也是座古城,这一百多年来,在医药这一行有六大药堂享誉全城,分别是种徳堂、陆同泰堂、庆余堂、方承志堂、回春堂和乐善堂。这几间药堂,即便是紫禁城的儿皇帝被赶下龙椅,洋人们的洋医院在临城开起来一座又一座,也很难撼动其在临城百姓心中的地位。

  对他们来说,打针输液住院什么的,那都是有钱人能用得起的高级稀罕玩意儿,对于他们这些小老百姓,生了病,还是找先生写个方子,抓几副药心里最踏实。

  对于家中曾经开过药堂的夏秋来说,即便她已经在雅济医专学了三年护理,眼看夏天的时候就要从医专毕业,直接进入雅济医院做护士了……可从小的耳濡目染,让她还是对千百年来老祖宗留下来的医术情有独钟。

  由于从小就跟着父亲在自家药堂帮忙,所以夏秋认药是很厉害的,这也是她想到六大药堂应聘药工的原因,只是,她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却不想困难重重。

  她这几天跑遍了全城,将其它五大药堂转了个遍。可明明很缺人手的几大药堂,一看到她是女子,还是个学生,便纷纷摇头,说些有的没的将她打发了。更有甚者,其中一家药堂的管事还语出轻佻,让她当即甩了脸子掉头走了。虽然离开后她还是有些可惜,但是却也不后悔,只不过是又要继续找其它药堂的活儿干了,而这乐善堂就是她要找的最后一家。

  说起这乐善堂,虽然也是六大药堂之一,可却是行事最低调的一家,同其它五大药堂及其家族在临城的根深叶茂不同,这间乐善堂也就只有在人们谈论起其它几大药堂的时候捎带提上一句,就连位置也是夏秋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打听出来的,可也只打听出它位于临城的东北角,五奎路上,这也是她今天这么晚才找到这里的原因。

  来的路上,夏秋的心中还是很忐忑的,生怕自己再被拒绝,那样的话,她就只能去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药堂了。只是,先不论这些药堂的大夫医术医德怎么样,单是酬劳就没法子同大药堂比。

  据她所知,六大药堂的药工,一个月最少给四块钱的工钱,而且还包午饭。而小药堂的话,一个月最多两块钱,甚至还会找各种借口刁难克扣,一个月下来,很可能连饭钱都不够!

  她现在缺钱……十分的缺钱,她必须在夏天到来前攒下一大笔钱。所以,若是这六大药堂不要她,那些小药堂她也没必要去了,就得另辟蹊径赚钱。

  只是,等她好不容易来到这乐善堂门口后,她的心中却有些小小的失望,因为,同其它几家比起来,这家药堂的门脸儿实在是太小了,甚至可以说是破旧,真要论起来,只怕还比不上她家以前开得那间。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都已经到了门口,哪有不进去看看的道理,若是真同她的理想出入太多,她走也就是了。

  可等她进入药堂,自我介绍完,真正看清楚坐在柜台后面的那人之后,心中的失望却又多加了一分,因为,坐在柜台后面的那人虽然只露了一张脸,却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只有十八九岁的后生,此时他正伏在柜台上写着什么。夏秋猜,那人应该只是个学徒。

  夏秋的到来似乎吓了那人一跳,他放下笔抬头看了看她,然后有意无意的又向身后看了一眼,那里有一条蓝色粗布帘子,遮着的应该通往内宅的门。一般情况下,这种老旧的门脸儿都是前店后宅的。

  看过帘子之后,这人才转回头来看向夏秋:“这位小姐,你刚刚说什么?”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夏秋此时已经预感到自己这次大概又要无功而返了,再加上如今铺子里只有一个“学徒”,又不是做主的人,所以更让她沮丧无比。不过,人家既然问了,出于礼貌,她只得又小声重复了一遍:“我是想问问看,你们药堂需不需要药工,我……我想找个差事!”

  “药工?”这下,那人听清楚了,只是嘴角却向上扬了扬,拉长了声音道,“我家从不招工……”

  那人上扬的嘴角,以及被他拉得长长的尾音立即被夏秋看做是对自己的嘲讽,因为这几天,她听到的类似语气实在是太多了。

  多日的奔波此时化作满腔郁郁,不知怎的,夏秋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头也在同时抬高了,然后睁大了眼睛看向那人:“你们这里是乐善堂吗?种徳堂他们都在招药工,预备着过几日开市,你们难道不需要?”

  既然被怠慢已经是肯定的了,那倒不如把底气做足,也许还会被高看一眼也不一定。

  那人似乎没想到,一个来找活做的小丫头片子竟敢这么大声对他说话,一下子来了兴趣,干脆从柜台后面绕了出来,向夏秋走了过去。

  只是,等他离开了柜台的遮挡,走到了烛光下后,夏秋这才发现,她以为的“学徒”,竟然穿了一身灰格子的西装。只不过,他并没有系领带,只是任由西装里面的衬衫敞着领口,而领子则翻到了西装的外面,就连袖子,也不伦不类的向上挽了一截。

  夏秋的脑子一下子有些发蒙,她记得上次看到有人这么穿衣服,还是年前在雅济医院实习时,自己跟的那位从国外留洋回来的罗医生,那天据说是洋人的圣诞节,罗医生要去参加什么“派对”,所以才会打扮的如此摩登。否则的话,平日虽然他也穿西装,但样子颜色就要保守多了,远不如那会儿那么打眼。

  但是,不管怎么说,不管这西装是保守还是时髦,都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徒能穿的,更何况,这个男人比罗医生穿着好看太多了。怎么说呢,如果说这衣服穿在此人身上像是一朵从远处飘来的白云,那么罗医生就是一只被打包带捆好的行李……

  夏秋知道这么比喻有些怪异,可看着这个男人就这么向她走来,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尤其是等他那双眼尾微微上翘的丹凤眼眯起来看向她的时候,她只觉得口舌发干,脑中更是纠结成了一团乱麻,甚至连思考都不会了……直到,这个男人笑嘻嘻的开了口。

  “我还是没听明白,你的意思是,埋怨我们药堂不招工喽?嗯?”

继续阅读:第2话:乐善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