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话:乐善堂
雷雷猫2017-02-27 12:003,291

  他的声音懒洋洋的,照样拖长了尾音,而随着他渐渐靠近,夏秋只感觉他若有若无扑过来的气息快要将她的脸蛋给烫熟了,更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却见男子本来眯着的眼睛睁大了,看向夏秋的眼神中突然出现了一丝诧异,紧接着他的眉头蹙了蹙,原本已经向夏秋弯过来的的身子,也直了起来。

  随着他脸上笑容的消失,夏秋的神智也一下子被找了回来,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感觉是多么的荒唐,就像是……就像是中了邪一般,仿佛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的眼里只有这个男人一样。

  如今夏秋总算恢复了神智,便连忙后退一步,然后她垂下头,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等这一切做过之后,等她再次抬起头看向对面男人时,却见他也不过就是眼睛长得比一般人好看些、顺眼些罢了,再加上皮肤白一些,眉毛浓一些,打扮摩登一些……大概是因为如此,才会让她有那么十几秒的失神吧……只有十几秒,绝不会更多!

  心情平静下来之后,夏秋说话也有了章法,她看着对面的男人缓缓地说道:“你好,我叫夏秋,是雅济医专三年级的学生,我家里以前是开药堂的,所以,想来你们药堂找一个药工的活做,不知道贵药堂需不需要人手。”

  等她不卑不亢的将自己的来意和身份说完,夏秋却发现对面男人的眉头似乎皱得又紧了些,嘴唇也抿成了一条线。

  虽然从一进门夏秋就做好了被拒的心理准备,可当她清清楚楚的听到从这个男人口中冷冰冰的说出“我们不需要”这几个字之后,还是难免有些失望,仿佛觉得这个门脸儿破破烂烂的药堂也并不如她刚刚认为的那样糟糕了。

  如今,她既然被拒绝了,也就该离开了,可不知为何,夏秋却迟迟说不出“告辞”两个字,整个人也有些呆呆的,而这个时候,对面那个原本笑嘻嘻的男人似乎更加不耐烦起来,再次重复道:“我们这里不需要药工,你还是去别家看看吧。太晚了,我们要打烊了。”

  逐客令已下,夏秋知道非走不可了,更知道自己今天迈出这个门之后将会面对的是什么,毕竟,被六大药堂拒之门外后,意味着她满心的希望化为泡影,她接下来的几个月也会更加难熬。

  可是,再难熬,也得熬下去呀!

  她的心中暗暗下了决心,正准备毅然决然的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却突然听到一声低吼从柜台后面的那条粗布帘子后传出来。

  随着这声音,她清清楚楚看到面前的男人一愣,然后,便见他再也顾不得她,而是急忙冲到了柜台后面,掀开了帘子。

  帘子的后面果然有扇门,而几乎是在同时,他就穿过小门消失了。

  看他就这么走了,夏秋先是怔了怔,而后竟鬼使神差般的,也绕到柜台后面,紧随那人之后来到了帘子前。

  不过,等夏秋掀开帘子后,却发现帘子后面的门竟然没有关上,而门的后面,是一个黑漆漆的院子。

  由于没关门,所以几乎是在她撩开帘子的同时,一股强烈的冷风便猝不及防的吹向了她,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更睁不开眼。但是随着身体的惯性,她还是穿过了小门,然后她沿着勉强能看清的台阶走下来,进入了那个院子里。

  随着她进入院子,那股不知道从哪里吹过来的冷风便消失了,这也让她终于能睁开眼,只是,她刚刚能看到眼前的东西,却惊恐的发现,随着一阵阵什么东西的喷气声,一个身材高大,目测至少有两米高的黑影向她冲了过来,眼看就要撞上她。

  猝不及防间,夏秋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可慌乱间她却忘了身后还有台阶,于是随着脚下一绊,她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一屁股摔坐在了台阶上。

  就在她摔倒的功夫,那东西冲到了她的近前,黑暗中,虽然她还无法看清那是什么,但却发现冲向她的那个黑影竟然有四条腿,也就是说,撞向她的东西,决不是人!

  也对,将近两米高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是人?

  非人、四条腿……那就只可能是野兽喽——她有些混乱的想,她到底是会被它咬死,还是会被它踩死呢?

  不过,就在夏秋忙着胡思乱想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在后院中响了起来:“放肆!”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那只野兽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上,竟然生生停了下来,甚至于还发出一声痛呼。

  眼看就要撞上来的东西就这么硬生生的停了下来,这若是在平时,一定会引起夏秋的注意,不过可惜,这个时候夏秋刚刚“死里逃生”,脑子还乱糟糟的,根本就顾不上往别的地方想。

  而且,这个时候,她也终于能看清那头野兽的真正面目了,结果却大大出她意料之外,也让她忘记了考虑这件事的诡异之处,因为,向她冲过来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猛兽,竟然是一头高大的梅花鹿。

  这头梅花鹿应该是一头成年的雄鹿,四肢健硕,看起来十分有力,不但如此,它的头上还长着一对巨大的鹿角,这一对鹿角仿佛树杈一般,即便在夜晚也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十分漂亮。

  也正是因为它这对粗壮巨大的鹿角,才会让它看起来比一般的雄鹿更加高大,才会让夏秋以为撞向自己的是一头高大凶狠的猛兽。

  只是……药堂的后院里怎么会有一头鹿?

  心念电转间,夏秋突然想起来了,以前她就听父亲说过,大些的药堂有时候会自己养鹿用来割鹿茸,甚至于用来操纵药市的行情,因为鹿的身上可以用来入药的地方非常多,可以说是浑身都是宝。

  她刚来临城的时候,也听本地的同学提过,说是几十年前,种徳堂在临城郊外养了几百头梅花鹿,有一年鹿茸行情暴涨,他们赚了个盆满钵满,也成了六大药堂之首,羡煞他人。

  所以,自那以后,很多药堂都学了去,只不过规模都是根据药堂自己的情况,有大有小罢了,不过,在这临城,再大的鹿场,也都大不过种徳堂的。

  要是这么说的话,这头梅花鹿出现在后院也就不奇怪了,毕竟这乐善堂也是六大药堂之一,肯定也养了鹿。如今,他们将鹿牵到了后院,要做什么也很清楚,除了割鹿角,夏秋实在是想不到还能有别的。

  此刻,虽然这头梅花鹿停下来了,但是它却还在不停地喷着气,看起来很暴躁,眼睛里也布满血丝,显然刚才受了不小的惊吓。

  夏秋又忍不住向它那对威武的鹿角看了去,凭她对药材的了解,虽然鹿茸需要的是未成年小鹿的鹿角,而这头梅花鹿已经成年,鹿茸是取不了了,但是却可以用鹿角来熬制鹿角胶,那也是很贵重的药材之一。

  品相如此好的鹿角很难得,熬制出来的鹿角胶也一定是上品,而且,即便不用来制胶,只是整对拿去卖,也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更何况,除了鹿角,鹿的浑身都是宝,否则的话,那些有财力的药堂又怎么舍得办鹿场。要知道,临城本地是很少见到野生梅花鹿,那些鹿可都是他们托人不远千里从江西一带贩过来的呢!

  她突然想到自己刚才在门外时听到的那声闷哼,显然,那应该不是错觉,更不是风声。因为那一声和刚刚在屋子里听到的声音除了大小之外几乎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那声音应该是这头梅花鹿发出来的声音,显然,它是很不甘心被切掉鹿角的。

  据她所知,若是自家鹿场里的鹿,绝不可能长出这么长的鹿角来,因为鹿茸比鹿角更好卖,鹿场主人绝不可能将鹿角留到这么长才割,所以,这头鹿只可能是猎人从野外抓回来的。

  而像这种野生梅花鹿的角被活生生割下后,即便不被杀,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因为那是它的精华所在。

  犹豫了一下,夏秋从地上站了起来,向这头梅花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陆天岐根本就没想到,夏秋会跟着自己进后院,所以,等他察觉的时候已经晚了,不过,幸好梅花鹿被及时制止了,这才没有酿成惨案,不然的话,肯定又要增添很多麻烦。

  但是,危机虽然解除,可他还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如今看到夏秋只是摔了一跤,并没有出什么大事,便忍不住大声呵斥起来:“谁让你进来的,还不快点离开,否则,别怪我……咦,你要做什么……”

  看到夏秋向那头差点将她踩死的梅花鹿走了去,陆天岐又奇怪又吃惊,心道:莫不是这个女人被这头鹿给吓傻了?看到差点踩死自己的“凶手”非但不躲开,反而要靠上去?

  虽然心中这么想,虽然刚才在前面大堂的时候,这个丫头片子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他很不舒服的气息,可他也不能看着她自己上去找死呀,更何况还是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所以,吃惊之余,他就想上前将夏秋拉开。

  只是,他的脚刚刚动了动,却被一个人拉住了胳膊,他转头,神色古怪的看向身后那个穿着靛青色缎面长衫的男人:“乐鳌,你拦我做什么?”

继续阅读:第3话:梅花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