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话:梅花鹿
雷雷猫2017-02-28 12:003,202

  被称作乐鳌的男子,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样子,正是刚才喝住梅花鹿的人,也正是这家药堂的东家。此时,他的眼神完全停留在夏秋的身上,然后他看也不看陆天岐的说道:“你说,她想做什么?”

  “做什么?作死!”陆天岐忿忿的说着,就想挣开乐鳌的手,“放开我,我可不想给咱们药堂找麻烦!”

  只是,乐鳌的手像是一把铁钳,他又怎么挣脱得开,不过,他也总算抽回落在夏秋身上的视线,终于看向了他,然后他抿抿唇:“难道你找的麻烦还少吗?”

  “你拿我同她比?”听到他竟然把自己同这个初次谋面的丫头片子比,陆天岐额上青筋直冒,就连脸颊都被气红了,但是,气归气,除了不甘的嚷嚷两声,一时半会儿他竟然也找不到反驳乐鳌的理由。

  也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夏秋已经走到了那头梅花鹿的面前。

  这头梅花鹿果然高大,不算鹿角,竟然比夏秋还要高两三寸,以至于夏秋看它的时候,还要仰着头才行。不过,虽然刚才它差点撞倒夏秋,此时看起来也很暴躁,但它却再没有半点要攻击夏秋的样子,只是用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她看。

  看到它的样子,夏秋也安心了几分,于是她先是试探的抚了抚这头鹿的后背,见它没有抗拒,然后便轻轻的抚向它的脖颈,一下一下的,看起来是试图让它冷静下来。

  一开始的时候,夏秋可以感受到,随着自己的触碰,这头梅花鹿还在微微颤抖着,应该是还没完全从刚才的激动和恐惧中平复下来。而渐渐的,颤抖慢慢消失,鹿眼里的血丝也悄悄消散,到了最后,它的气息也不像刚才那么粗了,呼吸平缓下来,情绪自然也慢慢缓和了。

  对于夏秋的做法,以及那头鹿的配合,乐鳌暗暗称奇,就连陆天岐也不试图去阻止她了,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和那头渐渐变得安静的鹿不错睛地看。

  终于,又过了一会儿,这头梅花鹿总算是彻底平静下来,乐鳌正要走过去,却见夏秋突然用自己的脸颊轻轻地抵住这头鹿的脖子,然后似乎说了句什么。

  她的举动让乐鳌的眉毛挑了挑,因为他很清楚的看到,在她说完那句话后,那头鹿的身体很明显又紧绷了起来。

  紧接着,让陆天岐和乐鳌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却见原本已经渐渐安静下来的梅花鹿,突然脖子一甩,四蹄一跃,向前蹿了去。与此同时,离它最近的夏秋也被甩开,然后她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几步,最后“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竟然是又摔倒了。

  而更巧的是,这次她摔倒的位置,刚好将门挡了个严严实实。

  不过,乐鳌早已发现了不对劲儿,所以,就在鹿蹿出去的那一刻,他便对身旁的陆天岐哼了一声:“把它带回来!”

  梅花鹿逃跑,夏秋摔倒,以及乐鳌开口几乎是在同时发生的,等陆天岐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头梅花鹿早就蹿过那道他们进来的小门冲了出去。紧接着,前面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乱响,应该是打碎了什么东西的声音。

  不过很快的,前面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应该是那头鹿撞倒东西后跑掉了。

  前面传来的声音听得陆天岐心中一揪一揪的,知道这次损失绝对小不了,于是他狠狠瞪了眼地上的夏秋,又斜了斜身后的乐鳌,幽幽的说了句:“记住,以后别老说我找麻烦了!”

  说完,他绕过夏秋,快速向小门冲了过去,然后身影闪了闪便消失在门口,却是追鹿去了。

  有心拦住他,可陆天岐身手实在是敏捷,夏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绕过自己追了出去,而就在她发呆的功夫,却听一个声音缓缓的说道:“怎么,还不起来吗?”

  夏秋这才回过神来,急忙转回头,快速看了站在自己前面那个穿着靛蓝色缎面长衫的男子一眼,然后低下头,再不敢看他,而是红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借着拍打沾在衣服上的灰尘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不过,拍打的过程中,她却心疼的发现,自己的外套上不知何时破了一个大口子,应该是在刚才摔倒的时候扯破的。

  这衣服还是她娘亲给她留下来的,也是她为数不多的能穿出去见人的衣服之一,平日只会被她小心的压在箱底,只有天气好的时候才会拿出来晒一晒,这次,若不是要找差事,她根本就舍不得穿出来。

  正在夏秋沮丧的时候,乐鳌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淡淡的道:“院子里冷,进屋吧。”

  说着,他绕过夏秋,头也不回的进了小门,往大堂去了。

  夏秋回到大堂的时候,乐鳌已经坐到了旁边专门为大夫看病方便准备的隔间里,隔间同大堂只有一道帘子隔着,正对着大门口,此时,帘子高高的卷起,隔间便同大堂连在了一起,乐鳌就坐在隔间里的诊案后面,静静地看着她,显然是在等她。

  其实,刚进入大堂的时候,夏秋本想就这么走的,但此时被这个男人盯着,再加上大堂里一片狼藉,不但柜台上乱作一团,连厅中的一些桌椅都倒在了地上,显然是刚才那头跑掉的梅花鹿撞翻的。所以,她也实在不好意思一句话不说就走。

  她本想帮着收拾下,可心中实在是有鬼,怕太刻意反而会被怀疑,于是便蹭到了大堂同隔间交界的地方,然后舔着唇心虚的道:“那个,要不我帮你们收拾下?”

  “不必,天岐回来会收拾的。”看着她,乐鳌静静地道。

  夏秋心中松了口气,这才不失时机的说:“既然如此,天色太晚了,我就先告辞了……”

  可还不等她说完,却听乐鳌不紧不慢的再次开口:“急什么,难道你不想等天岐将鹿带回来了吗?”

  “带回来?”夏秋的脚一下子像生了根,“你是说,他还能把鹿抓回来?”

  怎么可能?

  现在是晚上,外面的街道上又没有人拦着,这头梅花鹿好容易跑了,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追回来?

  看到夏秋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乐鳌微微一笑:“不信?你觉得你故意将鹿放走,我们就找不回来了?”

  “我……我……我没……”

  被揭了底,夏秋的脸上立即像火烧的一般,想要辩解,却也知道这次是自己理亏,毕竟那是人家的鹿,人家的后院,说破大天,那是人家的东西,她给人家弄丢了,人家能不找她索赔算账吗?再说了,还有这被鹿弄得乱七八糟的大堂。

  一时间,她有些后悔起刚刚的冲动来……她应该多想想的,也许能找到更好的法子放走那头鹿,最起码,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主人家抓个现行。

  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她索性将心一横,抬头看着乐鳌道:“鹿是我放走的,你们想怎样?”

  让她赔钱是没有的,大不了欠着,反正她现在背了一身的债,正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也不在乎多欠这一家。

  见她一个小姑娘竟耍起了光棍儿,乐鳌哼了声:“你承认就好。”

  说着,他从旁边的书架上拿下来一本书,打开看了起来,同时低低的说了一句:“那就等着吧!”

  说完,他自顾自的看书,却再也不理会夏秋了。

  如今这种情况,夏秋也只能等着了,但她却不太相信刚刚那个男人还能把鹿寻回来。

  那头鹿的身材比普通鹿高大得多,四肢也健壮得多,跑得也一定比其它鹿快,而且她听说,梅花鹿的速度似乎比狮子还快,所以除非那个男人是飞毛腿,又或者他们家里养着洋人的小轿车,否则的话,别说抓回来了,想要追上它都不容易。

  只是,车子发动必会有声音,刚才那个男人追出去的时候,她根本就没听到发动汽车的声音,更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有车的踪迹。

  这让夏秋又安心又沮丧,安心的是那头梅花鹿总算是得救了,沮丧的是,自己这次只怕真要被这家的主人扣住了,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将她送到警察局去,警察局的人会不会让她赔钱,让她坐班房。

  正胡思乱想着,夏秋觉得自己的后背有些潮热,竟是出了汗,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这药铺里面太暖和,她在屋子里穿着外套戴着围巾,似乎有些不太合时宜。

  既然一时走不了,夏秋索性将自己脖子上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围巾解开了,然后又解开了外套上的纽扣,干脆连外套也脱了。

  外套的里面,她穿了一件乳白色带粉色碎花的斜襟小袄,下面自然是那条黑色的学生裙,被屋子里的热气一熏,浅色的袄子衬得她的脸颊红扑扑的,眼睛也越发明亮起来,再加上她继承了娘亲的美貌,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如今在昏暗的烛光下,更显得眉目如画,活脱脱就是一个从聊斋里走出来的妖精……

  然后,只见她犹豫了一下,却向隔间的乐鳌走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4话:兽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