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话:聚灵草
雷雷猫2017-04-13 12:023,209

  夏秋一愣,随即垂下眸,低声道:“我也是去年才去医院实习,而且,整日都在医院里忙着,怎么会有时间出来?再说了,就算出来,也是去热闹的街市上买些必需品,然后就匆匆回返了,哪里有时间去逛荒山?表少爷,我知道你着急,可现在不是相互埋怨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治好那位青泽先生吧!”

  夏秋说的有理,而陆天岐也只是一时找不到人埋怨才会习惯性的针对她,其实话一说出来就后悔了,觉得少了绅士的风度,可如今听到夏秋这么说,反而觉得脸上挂不住了,立即看向乐鳌:“表哥,既然她什么都不知道,你也就别问她了,让她该回哪儿回哪儿吧。”

  言下之意是下了逐客令,不想让夏秋再掺和此事了。

  夏秋听了心中郁怒,她是有志气的,送上门去讨人嫌,可不附和她的作风。虽然她的确想同东家学本事,可是嗟来之食,不要也罢!

  想到这里,夏秋正要告辞,却听乐鳌突然说道:“这次,青泽的病,只怕少不了她帮忙。”

  “表哥,你说什么?”陆天岐一愣。

  此时乐鳌已经看向夏秋,犹豫了一下:“不管如何,青泽的元神肯呆在你身边,想必是觉得你身边很安全,我想大概也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受到其它妖怪的欺负,得以完整的保存元神到现在。我想,也许由你为他解毒,会事半功倍。”

  “表哥,你是说真的!”陆天岐此时已经一脸震惊,“你这样做,只怕不合规矩。”

  “那你想不想救青泽?”乐鳌皱了皱眉,“你可知,他现在不但身上半点灵力皆无,甚至连他失踪前发生过什么都想不起来。一日不知道是谁害了他,只怕这整个临城的妖都不安生。”

  陆天岐自然是想救青泽的,可是教一个普通人净化之术,在这千年里还是头一次,即便在他来临城之前也从没有过先例。

  而这个时候,夏秋已经是一脸欣喜,终于明白,原来东家毫不避讳将青泽的事情在她面前和盘托出,竟然是已经打算教她东西了。

  这个想法让她连之前对陆天岐的那一点点怨愤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脑海中只想着即将学到手的本事。于是她立即点点头:“东家放心,我一定帮您治好青泽先生,我也一定会好好学的!”

  乐鳌轻轻“嗯”了一声:“不急,我要出门一趟,临行前我先教你一些口诀,你先记下,若是有不明白的地方问天岐就是。”

  “问我?”“问他!”

  听到乐鳌的话,夏秋和陆天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怎么,有问题吗?”

  看到他们两个的样子,乐鳌脸色一沉。

  一看不妙,夏秋连忙道:“东家放心,若是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一定会好好请教表少爷的!”

  只是,听到她的话,陆天岐远没有夏秋识趣,反而在她服软后,重重的哼了一声。

  此时夏秋正开心着,根本没工夫同陆天岐一般见识,看没什么事了,正打算回房,好一个人将这个消息沉淀下,却听乐鳌又叮嘱道:“不过,在我离开这几日,你们最好别让落颜去青泽那里,最好……也别让她知道青泽中毒的事情。”

  “难道青泽先生连落颜也想不起来了?”夏秋想到乐鳌刚才提起青泽失忆,立即紧张的问道。

  “那倒不至于。”乐鳌摇头,犹豫了一下,“这是青泽要求的。”

  “是,东家!”虽然不明白青泽为什么这样做,夏秋还是应道。

  “另外还有一件事……”说到这里,乐鳌看着夏秋皱了皱眉,然后转回身背对着她道,“我看,这段日子你就留在乐善堂陪落颜吧。你房子的租期不是快到了吗?索性就退了吧。反正乐善堂地方也大,又不会要你租金,有你在,落颜还能安稳些,不会老想着往外面跑了!”

  这些日子,夏秋总是找不到机会同乐鳌说起这件事情,正懊恼着,却没想到乐鳌竟然主动提起了,这让她不由得受宠若惊,除了点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所以,直到离开书房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道谢,这又让她懊恼了一回。

  不过,此时再专门回去道谢就有些太刻意太突兀了些,反而多生了许多尴尬,只得暂时作罢。

  就这样,她边想着日后该如何好好学习法术报答东家的信任,边回了落颜的屋子。等她进屋后,却听到了落颜均匀的呼吸声,仿佛早已睡熟了……

  夏秋离开了好一会儿,陆天岐都没有离开的打算,眼睛只是盯着乐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乐鳌本来在写东西,可看到他站在旁边一动不动的,不得不放下笔,看着他道:“怎么,你有话说?”

  陆天岐本在犹豫,此时听到乐鳌主动问了,立即点头道:“你觉得我什么都不该问?”

  沉吟了一下,乐鳌双手交叉的支着下巴,低声道:“难道你不想救青泽了吗?”

  “青泽我当然要救。”陆天岐顿了顿,“可我也想提醒你,别忘了你父亲的事情,难道你想步他后尘?”

  乐鳌神色一黯:“说起我父亲,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然后他又自嘲的一笑:“其实岂止是我父亲,我们乐家,凡是这乐善堂的继承者,又有哪个不是很早就去世了?”

  “你既然这么清楚,为何对这个夏秋……”

  不等陆天岐说完,却见乐鳌突然站起,从桌案后绕了出来,笑着摇摇头:“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快点救青泽,快点知道那个下毒人的身份。你可知,青泽现在非常虚弱,正所谓虚不受补,我怕我的净化之力太猛反而会伤到他。有夏秋在一旁辅佐,反而可以抵消掉净化之术的刚力,对他的病情大有益处。而且,青泽也必须快点想起忘掉的事情,这样咱们才好早作打算,否则的话,我怕这临城就要发生大事了。”

  “你真的只是想救青泽?”听到乐鳌的这番话,本来已经笃定的陆天岐,终于动摇,也松了一口气。

  “不然呢。”乐鳌轻笑了一声,顺手将自己刚刚写好的东西塞到陆天岐手中,“明早,把这个给她,我去花神谷一趟。”

  略略扫了一眼手中的纸笺,发现上面写的内容,陆天岐终于又相信了几分,这才问道:“花神谷?你说要出门一趟就是要去花神谷?你去那里做什么?”

  乐鳌的嘴巴撇了一下:“当然是让谷主履行承诺了。”

  “履行承诺?”陆天岐立即想起来,一脸欣喜的说道,“原来那千年聚灵草你是为青泽准备的。”

  “其实他也不吃亏,毕竟是他的未来妹夫,就算没有这件事,他也应该会同意我用药的吧。”乐鳌说话的功夫已经到了门口,只是之后,却听他顿了顿说道,“不过,你们应该拦得住落颜那丫头的吧……”

  “什么意思……”陆天岐心中一惊,而这个时候,乐鳌已经消失在书房门口,早已离开了。

  ……

  第二日,临城果然是一团糟,落颜也不用上学,一睁眼就想去集市买鱼,好去看青泽。乐鳌叮嘱在先,夏秋和陆天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将落颜拦了下来。不过,夏秋本以为没事了,晚上便让小黄师傅陪她去雅济医院还钱,可就在她离开的这一小会儿功夫,陆天岐却被落颜钻了空子。

  所以,等夏秋办完事打算回乐善堂的时候,却被脸色凝重的小黄师傅告知,他刚刚收到陆天岐的通知,说是落颜跑出来了,而目的地很明显,正是青泽的府邸,也就是雅济医院对面的那棵老槐树。于是,她同小黄师傅又急忙驱车赶往那处山坡,结果刚到了岔路上的木桥旁,就看到落颜失魂落魄的从桥那边走了过来。

  看到终于找到她了,夏秋立即下了车,只是等她走到了她面前,她却仍旧毫无反应,直到夏秋唤了她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可一看到是她的夏秋姐姐,落颜便一下子扑到了她的怀里,然后“哇”的一下哭出了声。

  她哭得声音很大,看起来也很伤心,夏秋即便想劝,都不知道该从何劝起,只能任凭她在自己怀里不停的哭着,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抚着她的后背,希望她能好受些。

  也不知落颜哭了多久,总之,等夏秋察觉的时候,陆天岐已经站在她身后好长时间了,只是脸色却难看的紧。待落颜的哭声变小了些,他终于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了?他对你说什么了?”

  陆天岐的话说得太快,夏秋来不及阻止,于是眼见着本来哭声小了些的落颜一时间又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瞪了身后的陆天岐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话,然后又抚了一会儿落颜的后背,待她情绪又平静了些这才劝道:“外面太冷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等回去以后你再给我说发生了什么?他若是真的欺负了你,我就去把他抓来,让他亲自给你赔礼道歉。”

继续阅读:第11话:六角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