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话:毒
雷雷猫2017-04-12 12:003,220

  她说着话,眼睛却是看向乐鳌的,很显然是在问他。毕竟,今晚的事情太过诡异,看样子,到现在乐鳌才追原田小姐回来,而老黄……不对,现在应该说是小黄师傅了,在他刚走不久,就来接她了,不过却没想到半途中遇到了地震,被大量涌到街道上的百姓们阻了路,直到子时前后才到达乐善堂。而这个时候,乐善堂早就没人了。

  乐鳌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看向她的左右,皱了皱眉:“黄苍呢?不是他去接你的吗?”

  “小黄师傅送我到乐善堂门口后就离开了,说是去看一个朋友,走了有一会儿了。”夏秋道。

  乐鳌没再说什么,而是径自往乐善堂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道:“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回去。”

  “回去?”夏秋一愣,不禁看向满大街出来避难的人,但马上她反应过来了,跟在乐鳌他们身后也进了乐善堂。

  进了大厅,乐鳌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向后院走去,进了后院里的书房,夏秋他们也自然跟他一起进了屋,不过进屋之后,夏秋立即道:“今晚不是真正的地震对不对?”

  乐鳌点点头,而这个时候,夏秋只觉得自己的袖子被人轻轻扯了扯,她转头,却看到落颜用既期待又紧张的眼神看着她,低声说道:“夏秋姐姐,青泽哥哥回来了。”

  “青泽回来了?”夏秋吃了一惊,她再次看向乐鳌,“青泽每次回来都是这个样子吗?”

  会引起地震?

  这是不是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怎么会。”这个时候,陆天岐插嘴道,“青泽很喜欢安静,每次来去都静悄悄的,否则的话,我们怎么会连他离开了都不知道。”

  陆天岐说着,也看向了乐鳌。

  之前乐鳌对他说,青泽的本体被人下了毒,所以他本人只怕也受伤不轻,搞不好早就魂飞魄散了,所以他们才会一直瞒着落颜。

  乐鳌天天去青泽的府邸给他的本体施行净化之术,只盼着能找回他的一魂半魄,好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即便是乐鳌,在青泽元神不在的情况下,也没有把握彻底为青泽解毒,更不要说指望他能重新出现了。

  而如今,青泽竟然真的回来了,这简直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奇迹了。

  只是,青泽中毒这件事情,如果说之前乐鳌瞒着落颜是为了不让她担心,可如今青泽人都回来了,他竟然还不肯告诉她真相,而是让她去问青泽本人,陆天岐知道其中必有缘故,自然也不敢多嘴。

  之前他已经多过一回嘴了,如今他可不想再被人说是长舌男。不过这次,落颜竟然也出奇的安静,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而点头附和道:“没错,青泽哥哥最不喜欢给人找麻烦了,若不是万不得已,绝不会如此大张旗鼓的惊动全城。”

  说到这里,她立即往外走去,却是打算回自己的房间,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今晚这种情形,明日肯定是不能上课了,我先去睡一觉,等明天去集市上买鱼,给青泽哥哥做醋鱼吃……”

  说着,她已经走到了书房门口,不过又似是想起什么似的嘟囔了一句:“就是不知道明日集市开不开市,今晚应该不会有人去河边捕鱼了吧……”

  边说着,她的人已经离开了书房,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甚至连声招呼都没同夏秋打。

  看到她终于离开了,乐鳌也似乎松了口气,这才问夏秋道:“你真的没有察觉,一直有个男孩跟着你吗?”

  夏秋知道乐鳌说的应该就是今日被原田捉去的那个孩子,虽然她在门里没看到什么,听到原田的声音更没敢打开院门,可原田说的话她还是听到了,她记得她叫了声“小东西”,大概就是乐鳌口中的男孩吧。

  只是,这些日子她根本就没注意到有东西跟在自己身边,而且,凭她的能力,也不该有东西肯不声不响的跟在她身边的呀,所以那个小男孩是怎么回事,她也不清楚。

  于是她老老实实的摇摇头:“东家,我真不知道。”

  “这么说,你更不知道他是谁了?”乐鳌又问。

  “他是谁?”夏秋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答案,但是却觉得根本不可能。

  不过,乐鳌接下来的话却把她认为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只见他点点头:“你应该猜到了,是青泽!”

  “什么!”不等夏秋惊讶,陆天岐率先叫出了声,“怎么可能?你是说,青泽一直跟在夏秋的身边,根本就没离开临城?”

  乐鳌点头:“没错,他把自己灵力全部收了起来,只有元神化作了灵,一直跟在夏秋的身边。若不是这次他受到了威胁,而我又一直在给他的本体净化毒素,让他受到的侵害渐渐变弱,只怕他永远都会以这个小男孩的样子存在,直到他自己身上的毒渐渐消失,他有能力再次驾驭自己灵力的那天!”

  “表哥,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我们察觉了青泽的不对劲儿,没有及时替他的本体解毒,他可能会不声不响的死掉,而他死掉后,元神则化为灵体,就像是普通人死了以后会变成灵一样?”越说,陆天岐的脸色越难看。

  “差不多就是你说的这个意思。”乐鳌肯定了陆天岐的话。

  “可是表哥。”陆天岐眼神微闪,“若是妖,本体消亡之后,不是元神也会随之消亡的吗?青泽他虽说是木灵,但毕竟还未渡劫飞升,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即将消亡的元神化作一个小男孩出现呢?”

  “这一点,我也想不通。”乐鳌沉吟了一下,看了眼旁边听得目瞪口呆的夏秋,“我想,大概是青泽在这临城已经千年,早就同这里的地脉连成一体,所以,他的元神在这里总会更容易找到归处。不过,也许还有另外一个可能……”

  “你怀疑什么?”陆天岐连忙问道。

  “我怀疑,下毒之人根本就没想杀青泽,只是想让他中毒罢了,不然的话,这世上那么多毒药,他又何必用效果如此缓慢的毒呢?大概他……”

  “怎么?”

  “大概,他只想让他发狂罢了。”

  “发狂?”陆天岐心中一紧,“你是说发狂?”

  乐鳌再次点了点头。

  虽然对他们的话不是太懂,可一说到毒和发狂,夏秋立即想到了前一阵子发生的事情,插嘴道:“难道是像鹿兄那样,被人喂了三朱丸。”

  “三朱丸对草木是没有用的。”乐鳌回答道,“但是他这毒的效果,也应该差不多。”

  说着,他看向陆天岐:“你别忘了,青泽就像是整个临城的眼睛,这里发生了什么,没人比他更清楚了,而如今,这双眼睛若是再也起不到作用的话……”

  “这样那个下毒之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陆天岐终于想清楚了,声音沉沉的说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此时,书房里的气氛一片凝重,看到平时最吊儿郎当的陆天岐都这副表情,夏秋也越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只是,以前乐鳌他们做什么事情都瞒着她,可这次,他们就在她的面前肆无忌惮的谈论起青泽的事情,倒让她有些不太适应了,总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对,但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到底该做什么,只能细细回想起自己这一阵子都去过哪些地方,碰到过哪些人,又做过些什么。

  突然,她想到以前老黄似乎给她指过青泽本体所在的位置,这让她心中一动,不过,那突然冒出来的想法也让她的心中更加忐忑。

  而在这个时候,却见乐鳌的神色反而缓了缓,低声道:“你不用太担心,其实,他还是小看青泽了。若是其它妖,中了他这毒,只怕一定会走火入魔了,可偏偏是性格恬淡的青泽。”

  “表哥,难道是青泽对你说了什么?他现在真的没事了?”

  乐鳌摇摇头:“他消失了好几个月,想恢复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青泽心地太善,再加上他灵力充沛,又是遍布全城,所以,那人想要困住他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他,为了不走火入魔伤人害人,竟然舍得散了自己的灵力,甚至还让元神脱离了本体,反而让他的元神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略略思忖了一下,夏秋明白了:“东家的意思是,他的病入了皮毛却没入经络脏腑,虽然元气大伤却并没有伤到根本,所以还有得治?”

  “你要这么理解,也没错。”乐鳌点点头。

  这会儿夏秋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阵子东家经常出门,是去为青泽治病去了。”

  乐鳌还没回答,却听陆天岐没好气的说道:“不然还能如何?倒是你,青泽到底是怎么跟上你的,你真的想不起来吗?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以前在雅济医院实习过,青泽的本体就在雅济医院对面的山坡上,同医院遥遥相对,难道你以前没去过那里,以前没注意到对面的山上有一棵老槐树?”

继续阅读:第10话:聚灵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