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话:青泽
雷雷猫2017-04-11 12:003,267

  六角亭的事情,林鸿升自然听原田说了,那也是她怀疑夏秋的开始,可直到现在,他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觉得要想查夏秋,还是要从雅济医院查起。

  可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说什么原田都是听不进去的,她的固执他一直都知道,更知道她这次是钻了牛角尖。

  所以,他也不立即否定她的话,因为那样只会越弄越糟,而是岔开话题道:“原田,事到如今,咱们还是先回去。你刚刚被反噬,如今又是爬山又是耗费灵力驾驭式盘的,一定累了,不如回去休息好了,咱们再好好研究一下该怎么办!”

  “怎么,你还是不信我?那我就去那个六角亭好好看看,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蛛丝马迹!”说着,原田就想下到另一边的山坡上去。

  “原田,今天晚上这么大的雨,就算有什么踪迹也早就被雨冲没了,你听我的,咱们还是快点回去吧。你的情形很不好,不能再在外面淋雨吹风了!”

  可是,原田又怎么肯听他的,甚至根本就没注意到他在说什么,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冲下去,冲下去找那个逃走的怪物。

  可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后颈一痛,她想转头看看是谁偷袭了她,可终究没有将头转回去,而是向一旁一歪,然后被林鸿升抱在了怀里。

  林鸿升也是没办法才会出此下策,看到原田终于安静下来了,他将她打横抱起,沿着原路下山。

  此时虽然已经不下雨了,可是山路泥泞湿滑,他又抱着一个人,下去的速度可比上来的时候慢多了,用了半个小时的功夫,他才下到半山腰。

  这里有一片平地,他可以暂时休息一下,而在他旁边,有一棵粗壮高大的老槐树。

  休息的功夫,他忍不住端详了这棵槐树一番,这才想起,自己小时候来这里玩的时候也有这棵槐树,听家里的大人说起,这棵槐树大概已经活了上千年了。

  可这次,虽然他认出了这棵槐树,却发现,这棵树早就枯死了,树干焦黑,树枝上也没有半分绿色,树杈也干枯的裂开了。它这副样子,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将它吹倒似的,也真难为附近的樵夫上山砍柴时没有看中它,将它劈成柴禾带回家。

  不过,同这棵树比起来,林鸿升的注意力却被正对着这棵树的另一座建筑吸引了过去。这会儿,那座建筑已经重新亮起了灯,应该是发电机重新工作了,那正是林鸿升觉得非常可疑的雅济医院。

  当看到那道青光落到这座山头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里。一次可能说是无意,第二次可以说是巧合,可次次都同这个雅济医院有关系,那岂不是就太奇怪了?

  更何况,原田最怀疑的夏秋,也是从这座雅济医院里离开的,这座医院在这次事情中出现的概率是不是也太大了点?

  休息过后,重新抱起原田,林鸿升继续往山下走,而此时,他已经恨不得明天就立即去雅济医院一探究竟了……

  ……

  看到他们终于下山离开,一个人影从大槐树的后面闪了出来,而同他一起闪出来的,还有那个穿着绿色袄裤的小男孩。

  扫了眼林鸿升的背影,乐鳌低头看了看旁边的男孩:“你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

  小男孩的眼睛此时已经变得异常深邃,眸子里承载的已经不再是懵懂迷茫,而是一种疲惫和无奈,他仰起脸看向乐鳌:“我要说忘记了,你信吗?”

  “我信!”乐鳌郑重的点点头,“不过,做为千年木灵,你又怎么是那么容易被毒死?不过,你能回来,还要感谢落颜!”

  “落颜?她来了?”男孩一愣,然后又皱了皱眉,“还有……你刚刚说……毒?”

  “是呀!”乐鳌转头看向他身后的大槐树,“你的本体都快被毒死了,可却被人用结界困在里面,还布置了幻像,让人在外面看着生机勃勃的。若不是落颜来找你,让我们发现了不对劲儿,谁会想到破开你木灵大人布下的结界,到你的家里一探究竟呢?”

  “你这么说……我好像想起些什么了?可是……却模模糊糊的……”边说着,男孩子边皱紧了眉头,他那副表情,同他此时的年龄很不相称。

  看到他的样子,乐鳌撇了撇嘴:“放心,你马上就会好起来的,这一阵子,我几乎天天都来这里一两趟,已经为你的本体净化了快一个月了,如今你回来了,只会事半功倍。”

  说着,他的左手突然晃了晃,随着山风,他的手臂立即变成了布满鳞片的妖臂,然后他又将自己的右手抬了起来,同左边的妖臂虚托起了一个圆,而几乎是在同时,在这个圆中,一团金黄和一团银白色的气各占一半充斥其中。

  随即,他口中念念有词了一会儿,到了最后,只听他轻叱一声,一道交织着金黄和银白的灵气向大槐树涌了过去。

  这道灵气很快就将大树包裹起来,与此同时,男孩的身上也笼上了一层镶着金边的白光,然后,他同这棵树就像是起了共鸣一般,随着这道灵气的缠绕、跳跃,也一起闪动起来,就像是一起进入了夜空中璀璨的银河。

  这异象只是一闪即逝,等到达山脚的林鸿升察觉了些许不对劲儿再看向半山腰的时候,随着又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瓢泼大雨再次下了起来,让他再也没心思探寻那一纵即逝的奇怪气息,一心只想着快些回到车里,带着原田回去,结束这湿冷阴暗又混乱的夜。

  而这个时候,随着接连两三道闪电在夜空中闪过,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青年已经出现在乐鳌面前、老槐树的前面,出现在原本那个男孩子所在的地方……

  看到这个青年,乐鳌终于淡淡一笑,对他伸出了手:“青泽,欢迎归来……”

  ……

  乐鳌下到山脚下的时候,遇到了正在上山的陆天岐和落颜,看到他从山上下来,落颜立即上前拉住了他的袖子,焦急的问道:“可是青泽哥哥回来了?是不是他回来了?”

  “你们怎么来了?”看到他们,乐鳌的眼神微闪,他没想到落颜回来这么快。

  “刚刚地震了,我们在街上躲避的时候,看到了青光和闪电,还以为是哪个妖要渡劫飞升了,便想来看看热闹。”听到乐鳌的问话,陆天岐回答道。

  “不过,我们先是去了西郊的乱葬岗,找了好一会儿,结果什么都没发现,正打算回去的时候,落颜眼尖,看到了轮胎印儿,我们这才循着印记一直找到了林家的车,然后来到了这里。本来我们是要立即上山的,却看到林少爷抱着那个东洋女人从山上下来了,便猜是青泽出了事。”

  陆天岐说着,却频频看向一旁的落颜。

  看到林鸿升抱着原田晴子从山上下来的时候,由于这个东洋女人恶名在外,这丫头都快急疯了,差点就冲上去同她拼命,要不是他察觉不对死命拉着,不定还会惹出什么乱子。而接下来的那几道闪电,他一眼就认出是乐鳌在做法,又怎么肯让落颜上去打扰,硬是连哄带骗的让她在山下等了一会儿,确定乐鳌已经做法完毕了,这才同意她上山。不过没走几步,就遇到了乐鳌,他也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正说着,落颜却已经等不及了,就要继续往山上冲,结果这次却是被乐鳌给拦住了。

  “他刚刚回来,你还是让他休息一下吧。这一阵子,发生了不少事,我觉得,他大概也想自己静一静。”

  “发生了不少事?”落颜一愣,随即她垂下了眸子,“青泽哥哥他……真的是去给我找药了吗?”

  乐鳌一听,立即看向她身旁的陆天岐,却见后者撇了撇嘴,眼神却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别的地方,一副不自在的样子。

  他立即明白了,犹豫了一下对落颜说道:“关于这件事情,刚才他并没有提起,而我们之前也只是听喜鹊说的,可她的话却并不一定能信。所以,我觉得,你还是亲自问他比较好。”

  听到他的话,落颜愣了愣,抿了抿唇,垂下头道:“好吧,这么久没回来,青泽哥哥一定是累了,今天也的确是太晚了,我明天再来找他好了。嗯,正好给他做醋鱼接风。”

  乐鳌同陆天岐对视一眼,两人都没再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这个时候,落颜已经转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三人没再借助法术,而是慢慢的往回走,不是他们不想用,而是等到了大路上才发现,整个临城的百姓们此时全在街上呆着,谁都不敢回家,结果路上的人比白天人还多。

  所以,等他们赶回乐善堂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而这个时候,很多街坊已经冒险从家里拿了被子出来,在大街上席地而卧,打算就这么将就一宿了。

  好在现在已经是暮春,天气不是很冷,不然的话,这一夜的露宿后,只怕明日各大药堂医院又要爆满了。

  眼看就要到乐善堂的时候,陆天岐远远地便看到,夏秋竟然站在大门口,看到他们回来了,连忙紧走了几步,一脸担心的说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地震了……”

继续阅读:第9话: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