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话:铁木鱼
雷雷猫2017-03-10 12:003,012

  这一次,林老爷子才仿佛真的被鹿兄镇住了,在他的步步威逼下,他重重叹了口气:“也罢,铁木鱼鼓在我院子里的密室里,你随我来取吧!”

  鹿兄是从林家宗祠里找到的铁木鱼棰,显然,林家人竟将这一整套铁木鱼的鱼棰和鱼骨藏到了两个地方,实在是狡猾,鹿兄心中暗骂了句奸诈,这才开口:“好,我这就随你去取,记住别玩花样。我既然已经破了禁,自然就不在乎再多破几次!”

  “是,是,大……大师随我来!”林老爷子连连点头,然后转回身去,在前面带路,看样子是要领鹿兄亲自去取鱼鼓。

  直到这个时候,夏秋还只是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但正因为是旁观者,她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事情的发展是不是太过顺利了些?

  就在她暗中思忖是哪里不对的时候,却听乐鳌轻哼一声,说了句“蠢货”。

  夏秋一怔,而下一刻,她突然听到“嗡”的一声响,仿佛有一股波动在芍药园里弥漫开来,紧接着,空中也金光大盛,竟像是有人在空中念起经文来。

  再看林老爷子手中,竟然多了样东西,看形状应该是个黑漆漆的木鱼,只是这木鱼的鱼眼里并没有鱼棰,发出的也不是木鱼该有的声音,而是随着他的不停抚摸,配合着他口中念诵出来的咒语,凭空传出一阵阵梵音。

  不过可惜,这梵音并不像寺庙里高僧念诵的经文,让人感到高严肃穆,心情平静,这凭空出现的念经声,竟就像是一根根钢针,一根接一根的刺入围观者的耳膜,刺入他们全身的每个毛孔,夏秋觉得,自己几乎要喘不过气来了。

  于是,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不由自主的,夏秋的心口涌出一股熟悉的气息缓缓蔓延至全身,然后又快速向她周围弥散开去……

  与此同时,鹿兄已经摔倒在地,然后抱着头满地打滚儿的大喊道:“你竟然随身带着它?你竟然会念咒语?谁,谁教给你的?”

  显然,作为妖,他受这梵音的影响更大!

  “哈哈哈!”看到自己的咒语有了效果,林老爷子立即狂笑起来,“难道你忘了那个天师?太祖留下来的《列宗传》里说,正是因为这个咒语,当初你们那个快要成仙的族长才会被重创。不然,你以为他这么多年为何要藏得严严实实,让我们林家连根鹿毛也找不到,是因为他怕我们,怕我们会发动铁木鱼。不过如今,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看来是我家太祖显灵啦!”

  鹿兄脸色大变,可此时他连站都站不起来,甚至元神也开始受到波及,他感觉若是再过一会儿,只怕他就会被打回原形,到了那时,可就真成了任人宰割了。

  看到鹿兄不能动了,林老爷子更加得意,当即也不再废话,口中继续念念有词,速度也越来越快,手掌抚摸铁木鱼的频率也越来越高。而他每摩挲一下,鹿兄就会大喊一声,看样子极其痛苦,而到了最后,鹿兄的生息越来越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痛苦晕了过去。

  看到他竟然没了声息,林老爷子心中也有些忐忑,怕把他咒死了,就无法从他身上拷问到鹿族隐居地的位置,便渐渐停了咒语。

  但是他也不敢贸然过去,只是看着地上的鹿兄冷笑:“只要你告诉我你们鹿族村落的入口,我就给你个痛快,否则,这咒语我天天在你耳边念上十遍、百遍,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又是一阵静默,鹿兄还是伏在地上一动不动,这让林老爷子更不安了,有心凑过去看个究竟,可又怕他使诈,故意引他过去。于是,为了安全起见,他又念了几遍咒语,直到发现鹿兄半点反应皆无,这才着了急,连忙走到鹿兄身旁,用脚使劲踢了踢他,恼火的说道:“起来,别装死。”

  鹿兄仍旧纹丝不动,林老爷子蹲下,想将他翻过来,试探他的鼻息,生怕他真死了,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只是,眼看他就要触到鹿兄肩膀的时候,突然,他手腕被一只铁钳般的手牢牢抓住,林老爷子知道上当,不过他倒是也没慌,而是再次念出咒语,院子里也又一次闪起了金光。

  可这次,金光在闪了一下之后,便消失了,那梵音也根本没再响起,紧接着,林老爷子只觉得自己手中一空,却是被人夺走了铁木鱼,刹那间,他的脸色仿如死灰。

  “你……你竟不怕这咒语?怎么会?怎么会!太祖留下来的《列宗传》上……”

  夺回铁木鱼,将鱼棰插入鱼眼中,鹿兄站了起来,他先是向旁边的那扇窗户看了一眼,这才低下头,冷冷的俯瞰林老爷子:“我本该灭了你们林家……”

  此时,林老爷子连嘴唇都没了血色,下颌上的花白胡子颤动了半天,最终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但他的眼中,此时却露出了真正的恐惧。

  “只可惜……”皱了皱眉,鹿兄一脸厌恶的松开了抓着林老爷子手腕儿的手,“为你这种人再破戒,实在不值。”

  说着,他一转身,往通往夹道的大门走去,却是要离开。

  见他要走,原本害怕的要死的林老爷子不知从哪里得来了勇气,再次拿出了那把手枪,对准鹿兄的后心就想开枪。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女子的惊呼从旁边传来,让林老爷子的手顿了顿,头也往声音发出的地方侧了侧。

  就是这一耽搁,保住了鹿兄的命。在枪响之前,他及时察觉了林老爷子的企图,躲开了子弹,而下一刻,林老爷子只觉得自己手腕一痛,手中的枪被踢飞了,然后喉间一紧,被鹿兄卡着脖子拎了起来。

  这次,鹿兄是真的被惹怒了,若不是刚刚有人出声提醒,只怕今日他就算能走,也要身负重伤。虽然他是妖,可也是血肉之躯,真要是被这子弹打中要害,也照样会流血丧命。

  “你还真是不死心!”看着已经憋得脸色通红的林老爷子,鹿兄原本黑葡萄一般的眸子中出现了一道金色的竖线,在漆黑的园子里既醒目又妖冶,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

  他的手渐渐收紧,林老爷子的脸也由通红变成了青紫,气息也越来越弱,颈骨也随着鹿兄渐渐收紧的手指尖开始发出“咯咯”的摩擦声,仿佛下一刻就会被捏得粉碎……

  这个时候,鹿兄已经忘记了为什么而来,又是为什么想要杀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他所能看到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绝望的眼神,所能听到的只有这个男人几不可闻的呼吸,活了这么久,做了这么久的妖怪,他头一次发觉,原来亲手终结一个人的生命竟是一件这么让人兴奋的事情,那种主宰一切的感觉,让他隐藏在心底深处的东西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这真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就在他陷入这种兴奋的感觉中不可自拔的时候,随着一声“住手”,一个声音将濒于边缘的他拉了回来,让他骤然清醒。

  这声音仍旧是刚才救了他的声音,而这次,她等于再一次救了他,刹那间,鹿兄只觉得自己的后背上出了一层冷汗,手立即松开了,整个人也仿佛虚脱了一般,向后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好几步,惊恨交加的看向已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林老爷子,大口大口喘着气。

  片刻之后,鹿兄觉得自己的情绪终于平复了一些,这才看向乐鳌他们躲藏的方向,拱了拱手道:“多谢!”

  说完,他不再耽搁,一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芍药园,沿着夹道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他走之后,乐鳌才带着夏秋和陆天岐重新回到芍药园中,三人来到林老爷子身边,夏秋立即将手凑到了他的颈脉处,发现他果然还没死,只是晕了过去,这才松了口气。她抬头看向乐鳌:“现在咱们怎么办?”

  乐鳌正要回答,却听陆天岐指着地上的林老爷子惊讶的说道:“咦,他的嘴角怎么溢出了口水,好恶心。”

  “口水?”

  夏秋一愣,再次看向地上的林老爷子,脸色大变,她刚要开口对乐鳌说什么,却见他对她摆了摆手,仿佛在倾听什么,然后却见他眉毛皱了皱,低头看向夏秋:“你刚才不是想摔倒吗?”

  “咦?”

  初起夏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紧接着,她却听到芍药园的外面传来林家下人们焦急的声音:“老爷还不出来,要不,咱们进去瞧瞧……”

  (第二篇《神鹿——天下熙熙》完)

继续阅读:第1话:夜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