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林老爷子
雷雷猫2017-03-09 12:003,173

  这会儿,梅花鹿已经接近芍药园的大门了,眼看就要冲出门去,夏秋顾不上同乐鳌计较,心则提到了嗓子眼儿,只盼望它赶紧冲出去。不过可惜,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了,眼看梅花鹿已经跑到了门前,却听芍药园的大门一响,竟然有伙计从外面冲了进来。

  原来,刚才那几个吓跑的伙计回药堂报了信,叫醒了睡在偏厢里的其他几个伙计,很有几个胆子大爱凑热闹的,听了芍药园的事情,便立即抄家伙冲了进来,结果时机刚刚好,正好堵住了梅花鹿的去路。

  梅花鹿的出路被截,一时间急的在地上转起了圈儿,四蹄敲击在石子路上也发出“哒哒”的脆响,充分表达了它此时焦急的心情。

  就这一耽搁的功夫,林管事也紧随其后到了门前,看到这头鹿已经无处可逃,立即怒气冲天的大声嚷嚷道:“打死它,打死它!这头畜生,给我打死它!”

  虽然这样可能会毁了鹿皮,可如今这头鹿惹了这么大的祸事,一张鹿皮又算什么,他坚信,哪怕是东家现在就在这里,也会这么做的。

  “是!”

  看到这头野鹿被围困,自己人又多,伙计们胆子更大,立即重重的应了一声,同时攥紧了手里的家 事儿,开始向鹿靠近,准备痛下杀手。

  “怎么办!”一着急,夏秋紧紧抓住乐鳌的胳膊,力气大的甚至将他的袖子攥出了褶子。

  乐鳌皱了皱眉,甩开她的手,低低的哼了声:“再看!”

  再看?

  难道到了现在还会有奇迹发生不成?这鹿难道还能长了翅膀飞出去?

  虽然心中这么想,可夏秋还是将视线投向了梅花鹿,却见随着它的后退,林家伙计组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有的伙计甚至已经高举起自己手中的木棒,对准了它的头。

  “啊!”

  眼看着木棒就要落在了梅花鹿的头上,夏秋连忙闭上眼——终究还是来不及了吗?

  就在她暗暗懊悔的当儿,只听到周围“嗡”的一声响起,再然后她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光。

  这让她立即睁开眼,于是,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却让她目瞪口呆。

  原来,除了他们三个,原本一院子的人此时已经声息皆无,竟是全都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至于刚才被围攻的梅花鹿,这会儿也没了踪影,而在鹿原本所在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披着长发,穿着棕色衣衫的青年。

  这个青年身材异常高大,肩膀甚至比乐鳌的还要宽,一看就魁梧有力。只是,同他的高大魁梧极不相称的是,他竟然有一双黑葡萄似的清澈眸子。对夏秋来说,这双眸子不但似曾相识,甚至可以说是熟悉。

  此时,这个青年的手中正握着什么东西,在漆黑的夜色中,这东西正散发着幽幽的光晕,那种感觉,就像是有雾的夜里,包裹在月亮周围的那层光晕,只不过,月亮的光晕是银色的,而这东西却裹在一团金光里。

  显然,刚才那道闪过的光,就是这东西发出来的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东西上的光晕逐渐消失,再次恢复了它的本来面目,却是一根很不起眼的木棒,正是刚才梅花鹿衔在口中的那根。

  “那是什么?”夏秋的视线停在那根黑漆漆的短木棒上很久,怎么也挪不开。

  没有回答他,乐鳌却对那人拱了拱手:“鹿兄如今可得偿所愿?”

  看了看手中的短木棒,被称作鹿兄的那名青年先是对乐鳌皱了皱眉:“这本来就是我族的东西,如今只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而且,这只是其中一件,远谈不上得偿所愿。”

  边说着,他的眼神扫过站在乐鳌身边的夏秋,眼神立即变了,竟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然后他这才又看向乐鳌,对他拱拱手:“但还是多谢先生,过几日在下只怕还要来叨扰。”

  说完这些,他立即转身,看似要马上离开芍药园。

  夏秋虽然猜出了几分,可还有一肚子的话想问这位鹿兄,看他就这么走了,半个字都不肯多说,实在是很不甘心,但贸然挽留,看他一副急匆匆的样子,仿佛有大事要办,又怕太唐突。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却见已经到了门口的鹿兄自己停了下来,然后“咦”了一声。

  也就在此时,夏秋突然觉得自己的胳膊被身旁的乐鳌一拽,然后耳边风声响起,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见他们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拐入了旁边的一个小院里,站在了一处扇形的上面镂着喜鹊登枝图案的窗子后面,透过这扇窗子,刚好可以将整个芍药园尽收眼底。

  夏秋正要发问,却听乐鳌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嘘,别出声。”

  他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一下子让她的脸颊变得火辣辣的,她想离他远点,结果他又用更低的声音说道:“别动。”

  湿漉漉的气息再次扑来,夏秋只觉得更窘,但是却也再不敢动了,只得听乐鳌的话,静静地站在窗子后面,悄悄地注视着芍药园。于是没过一会儿,她便看到一个老者踏入了芍药园,站在离窗口不远的地方,然后他看向已经回过头来的鹿兄,缓缓地道:“你果然不是一头普通的梅花鹿?”

  看此人的年龄气度,夏秋猜,他应该就是林家的当家,林老爷子。于是她不得不慨叹乐鳌的急智。试想,这一院子的伙计都人事不省了,却只有他们三个人还好端端的站着,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林家人,他们同这件事情有关系或者自己有问题吗?所以,藏起来是必须的。

  她正想着,却听鹿兄叹了口气:“林老爷子,我若是普通的野鹿,你会给我服那三朱丸吗?你们林家的心思好歹毒!这是知道我们一族的族规,在人间必须以原形示人,对吗?”

  三朱丸?

  夏秋立即想到了那被裹了一层又一层的药丸,看来,那药是林老爷子给梅花鹿下的,他想做什么?

  芍药园里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鹿兄和林老爷子一时间都没开口说话,不过,又过了一会儿之后,却听林老爷子干笑了两声,声音发涩的说道:“我还知道,离了灵雾山,你们的妖力也要大打折扣,更不能随便使用。以前,我总以为太祖传下来的那本《列宗传》是假的,看来,太祖诚不欺我。”

  随着一阵“咔咔”的金属碰撞声,只见林老爷的手中多了一样黑漆漆的东西,然后只听他阴沉的声音:“将铁木鱼棰放下!这枪是我儿子上次从东洋带回来的,德国造,你是躲不开的。”

  枪?林老爷子竟然带了枪出来!

  夏秋暗暗心惊——看来他这是有备而来呀!

  不过可惜,林老爷子此举除了进一步激怒鹿兄,似乎没有别的作用。只听鹿兄发出一声轻笑,然后慢慢向林老爷靠近:“本来,我已经要走了,不过……你真以为这东西对我有用?也罢,既然你是这林家的当家,我且问问你,鱼鼓在何处?我本来还想再来一趟,可如今看来,应该是不必了!”

  “你……你别过来,再过来,再过来我就开枪了!”看到鹿兄根本不怕,林老爷子的气势立即减了一半,连话都说不利落了,而且,他手中的枪虽然指着鹿兄,人却一步步向后退去。

  反观鹿兄,脸上的怒意却越来越盛,神情也越发的无畏,想到刚才他说的话,夏秋猜,他这是今日就要讨要“另一件”东西了,应该就是刚才他所说的鱼鼓。

  “找死!”

  随着这个声音,夏秋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一股刺鼻的硝烟味顿时在周围弥漫开来,她的心立即揪紧了,洋枪的厉害谁不知道,就算是妖,也是血肉之躯铸成,不一定能讨得了好去。

  待硝烟散尽,夏秋总算放了心,因为鹿兄仍旧稳稳的立在原地,而林老爷子的声音则越发颤抖:“你……你竟然躲开了?”

  “鱼鼓!”鹿兄冷冷的道,“把它给我,我立即离开。”

  他们一族性情温顺,与世无争,在灵雾山隐居了数千年,日夜守护着神器铁木鱼,若不是百年前救了一个不该救的小人,让他将铁木鱼偷走,甚至还引来一个厉害的天师,重创他们的老族长,只怕至今他们还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如今,百年一遇的大灾即将来临,他必须找回遗失的神器,才能救自己的族人,这才不得不重新出世,追查神器的下落。哪想到,这神器的下落他是寻到了,可自己却让林家重创,甚至还给他服了三朱丸,差点陷整族人于险境。

  就在刚刚,他无奈之下现了人形又伤了人,已经触犯了族规,回去一定会受罚,再加上这个林老爷子步步紧逼,实在是让他忍无可忍,索性就不做不休,干脆将神器完整的带回去。至于族中的惩罚,只要他能拿回铁木鱼,救了族人,哪怕关他百年他也无怨无悔。

继续阅读:第7话:铁木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